無障礙鏈接

日本與俄羅斯關係轉冷 安倍能否平衡?


今年2月8日,安倍晉三在許多西方國家首腦抵制索契冬奧會的情況下與普京見面並出席了冬奧會開幕式

今年2月8日,安倍晉三在許多西方國家首腦抵制索契冬奧會的情況下與普京見面並出席了冬奧會開幕式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上台後,一直希望改善與俄羅斯的關係。今年2月8日,安倍晉三在許多西方國家首腦抵制索契冬奧會的情況下與普京見面並出席了冬奧會開幕式,安倍與俄羅斯修好的期盼可見一斑,日俄關係似乎也達到了階段性的高點。

但是安倍不曾料到的是,此後不久,兩國關係的發展超出了他的控制,離他的期望值愈來愈遠。今年3月,俄羅斯將原屬於烏克蘭的克里米亞納入自己的版圖,美國和歐盟宣佈對俄羅斯實施多輪經濟制裁,而且制裁措施一次比一次加強。作為美國的盟友和工業七國集團的成員,日本不得不追隨西方對俄羅斯實施多輪制裁。

專門研究日俄關係的日本慶應義塾大學( Keio University)副教授廣瀨洋子( Yoko Hirose)稱,安倍實際上非常不願意制裁俄羅斯,但是,作為美國盟友,日本處境兩難。

廣瀨洋子說﹕“實際上日本並不希望制裁俄羅斯,原因有以下幾個方面:首先,安倍個人做出了很大的努力希望與俄羅斯,特別是普京,保持良好的關係。 第二,坦率地說,對日本來說,與俄羅斯相比,烏克蘭並不是那麼重要。”

廣瀨洋子說, 對安倍來說,能與俄羅斯就日俄有爭議領土千島群島(也即日本所稱的北方四島)進行磋商,促成普京在任期間歸還北方四島是安倍政府的重中之重,安倍也希望借此在歷史上留下濃墨重彩的一筆。北方四島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日本宣佈投降後,被前蘇聯佔領。除此之外,日本對俄羅斯遠東地區豐富的能源資源也有迫切需要。

3月18日,日本政府宣佈對俄羅斯實施首輪制裁,包括暫不啟動與投資、太空開發等有關的三項國際協定的談判,不過,日本的制裁被一些分析人士認為是象徵性的。4月29日,日本宣佈對俄羅斯追加制裁,暫不向俄羅斯政府相關人士等共計23人發放簽證。理由是俄方未履行旨在緩和烏克蘭緊張局勢的日內瓦協議,持續侵犯烏克蘭主權和領土完整。相對與歐美,日本的制裁措施比較溫和。

7月17日馬航客機在烏克蘭東部墜毀,美國指責烏克蘭東部分離主義武裝利用俄羅斯提供的導彈將飛機擊落。7月29日,美國和歐盟幾乎同時決定對俄羅斯實施新的制裁,日本也隨後宣佈將對俄羅斯追加制裁。8月5日,日本內閣正式決定就烏克蘭危機對俄羅斯實施追加制裁,凍結包括俄政府官員在內的40名個人以及兩個實體在日本的資產。

儘管非常的不情願,儘管一直小心翼翼,儘管與美國和歐盟相比,日本對俄羅斯的制裁非常有限,但是俄羅斯還是對日本做出了反擊。

8月12日,俄羅斯日俄有領土爭議的千島群島海域開展軍演。8月23日,俄羅斯又將一份禁止進入俄羅斯的日本公民名單交給日本駐俄大使館。另外,俄羅斯還宣佈,原定8月底舉行的圍繞領土問題的日俄副外長級磋商延期舉行。 現在,俄羅斯總統普京原定今年秋天訪問日本的計劃也變得懸而未決。

美國普林斯頓大學教授、東北亞關係學者吉爾伯特羅茲曼(Gilbert Rozman)說,很明顯,日俄關係在惡化。

羅茲曼說﹕“安倍和普京聯繫的努力正在搖搖欲墜,8月份出現了很大的變化。日本和俄羅斯兩邊關係正在失去發展的勢頭。按計劃,普京秋季要訪問日本,但是這已經不太可能,除非烏克蘭問題上出現很大的轉機。現在強調改善日俄關係的想法已經有點過時了,目前,兩國關係是在惡化。”

不過, 日本慶應義塾大學的廣瀨洋子認為,日本和俄羅斯關係還有發展的機會。烏克蘭危機後,俄羅斯的外交重點暫時轉移到亞洲,雖然中俄關係最近有很大的發展,雖然中俄在建立多級國際秩序方面有共同的利益,但是,她認為,中俄關係有潛在的競爭性,俄羅斯並不信任中國,因此日本有很好的機會。

廣瀨洋子說﹕“但是想想區域問題,俄羅斯真的很擔心中國在中亞的影響,中亞曾經是前蘇聯的一部分,因此仍然是俄羅斯的勢力範圍以及俄羅斯的利益所在。另一個例子是金磚五國俄羅斯和中國在競爭誰是金磚國家的領導地位另外,俄羅斯也在加強與印度的關係。另外一個例子是上海合作組織, 在上海組織的項目中,他們也是對手。”

但是普林斯頓大學的羅茲曼認為, 俄羅斯內心信任不信任中國不重要的,重要的是兩國有更多的共同利益。

羅茲曼說﹕“俄羅斯是否信任中國這並不重要,但是俄羅斯與中國的聯繫愈來愈多,愈來愈被中國吸引。考慮到俄羅斯的國家利益以及國家認同,我想,俄羅斯與中國的關係會繼續加強,兩國關係最近確實得到了很大的加強。”

最近的一個例子是,俄羅斯總統普京與中國副總理張高麗出席中俄東線天然氣管道俄國境內段開工儀式的時候,邀請中方入股俄羅斯石油公司旗下其中一塊最大的油田,更強調只對中國不設限。分析人士認為,普京的做法首先是希望中國擴大在俄羅斯的投資, 另一個就是希望與中國建立良好的伙伴關係。

羅茲曼說,幾乎很難想象,俄日交往能給普京帶來更大好處,讓他改變俄羅斯的對華政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