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安倍政權稱“不能無視南中國海局勢”


日本自衛隊P3C巡邏機2014年在澳大利亞軍事基地準備起飛,前往搜尋馬航MH-370(資料圖片)

日本自衛隊P3C巡邏機2014年在澳大利亞軍事基地準備起飛,前往搜尋馬航MH-370(資料圖片)

日本海上自衛隊兩架P3C巡邏機周四(2月18日)結束在越南峴港市的3天訪問回到日本。這雖是日本P3C巡邏機自2014年3月以來第三次起降越南,不過這次增添了為越南軍隊訓練救援和軍事交流等活動,日本防衛省傳出消息稱此舉“意在牽制中國”。

過去幾天,日本不僅十分關切在華盛頓舉行的美國與東盟峰會,以及中國在帕拉塞爾群島(中國稱西沙群島)的伍迪島(中國稱永興島)部署地對空導彈部隊如何影響南中國海局勢,而且日本也在接待到訪的澳大利亞外長畢曉普和美國太平洋軍司令哈里斯時,突出日本明確希望緊密合作針對中國的意向。

當美國公開中國在伍迪島部署導彈部隊的錄像後,日本內閣官房長官菅義偉周三下午在記者會上說,有關中國在南中國海的動向,政府平時就持著重大關切來分析,希望不就包括部署導彈部隊在內的具體事務作評論。但他接著說中國“在南中國海迅速、大規模地填海造島、構築據點作為軍事利用目的等單方面改變現狀、促升緊張的行為,是國際社會的共同憂慮。我希望再次強調,我國既對此深感憂慮,也不承認這一既成事實化行為”。

防衛大臣中谷元也召開記者會說了同樣的話,並且說:“中國以前有過‘沒有軍事化意圖’的發言,現在自己推翻了,我們要求中國作出有說服力和透明性的說明。防衛省將繼續注視中國的動向”。

*日美緊密合作*

周三晚中谷在防衛省與到訪的哈里斯會談中,對中國在南中國海部署地對空導彈、加強海洋行動說:“日本不能無視中國嘗試改變現狀的行動,日本支持美國的‘維持航行自由作戰’行動,希望推進日美在這一地區的聯合訓練等應對”,對此哈里斯針對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去年9月訪美時表示中國沒有在南中國海建設軍事據點的意圖,回答說:“證明習近平不守承諾,希望與日本在這個問題上協作”,雙方確認了兩國軍事緊密合作應對中國行動的意向。

此前一天,哈里斯還與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會談,據日本政府公開的消息,安倍向哈里斯表示感謝美軍在北韓較早前試射彈道導彈行動過程中提供情報,“得到美國協作,令日美實現了緊密合作”,並向哈里斯說明“北韓的彈道導彈包含針對美國”的看法。哈里斯對安倍說,北韓試射彈道導彈“充分表現出其危險性”,強調去年日本成立的《和平安全法》和修訂的《日美防衛合作指針》“發揮了非常好的機能”。

*哈里斯的作用*

哈里斯與安倍也討論了東中國海和南中國海等地區局勢,安倍也向哈里斯說明美軍駐沖繩普天間機場轉移問題,聲稱“將以堅定的決心推進”。與安倍會談前,哈里斯已先與日本自衛隊統合幕僚長(相當於自衛隊總司令)河野克俊討論過東中國海和南中國海問題。

1956年出生在東京郊外橫須賀市的哈里斯,母親是日本人,在日本被稱為日裔美國人。在美國總統奧巴馬“亞洲再平衡戰略”中,哈里斯2014年9月獲任命美國太平洋軍司令。去年5月上任以來,哈里斯明確、積極地推進日美軍事同盟關係。

哈里斯在畢曉普訪日討論引進日本潛艇、加強安全合作期間抵達日本,並在畢曉普與安倍和中谷會談後接踵而至首相官邸與防衛省,與日本討論北韓問題和東中國海、南中國海局勢。

*關係峰回路轉*

畢曉普本周匆匆訪日24小時的行程中,分別與日本外相岸田文雄、安倍、中谷會談,除了一再確認日澳“決不容許北韓危險挑釁行為,加強合作應對”和推進核裁軍、核不擴散的一致立場外,畢曉普與岸田還討論了捕鯨糾紛與日本合作開發澳大利亞新一代潛艇的問題;與安倍會談過包括生產潛艇和南中國海問題上兩國加強經濟和安全合作的議題;與中谷會談了合作開發潛艇和南中國海的問題。

中谷對畢曉普說,中國在南中國海積極活動中,“日美澳三國的存在感很重要”,畢曉普回答說她“將敦促所有當事國和平解決紛爭”。

日本與澳大利亞的同盟關係在去年澳大利亞總理特恩布爾上台後,一度相當動搖,尤其是前總理阿博特政權積極引進日本潛艇的意向,因為特恩布爾重視經濟政策,看重國內生產潛艇帶動僱佣的效果,使得提出“蒼龍型”潛艇競標的日本對“蒼龍型”具備最先進的隱形技術外流到澳大利亞,然後可能流向中國極為抗拒。與日本競標的德國和法國看出日澳隔閡,更致力迎合特恩布爾重視僱佣的立場,提出在澳大利亞合作生產的細節。

*南中國海“生枝”*

不過在德、法向澳大利亞提出“最佳方案”令特恩布爾傾心時,隨著中國在南中國海填海造島行動與菲律賓、越南、南來西亞、印尼等周邊自稱主權國糾紛升級,南中國海局勢趨於緊張後,特恩布爾政權不得不重新審視同屬美國同盟下的日本關係。

日本防衛大學教授福島輝彥說,澳大利亞本來在經濟上獲得中國很大恩惠,政府與民間都很重視與中國的經濟關係,尤其是特恩布爾政權。雖然也重視與美國的同盟關係,但對日本,澳大利亞區分東中國海與南中國海問題很現實,在尖閣諸島(中國稱釣魚島)問題上,澳大利亞儘量避免讓自己捲入,澳大利亞傳媒對阿博特政權親日立場本來不以為然,認為不應引進日本潛艇去刺激中國。但在南中國海問題上,澳大利亞就不覺得事不關己,“中國在南中國海自作主張愈深刻,愈促使澳大利亞認識與美國同盟的重要性”。

去年11月中谷在馬來西亞與澳大利亞國防部長佩恩會談時,對澳大利亞希望引進潛艇技術在國內生產的問題,第一次鬆口說“如果日本奪標,將柔性應對澳大利亞希望的建設場所等要求”。

*美國敦促出成果*

事後日本有報道解釋中谷改變口風說,美國對日本“蒼龍型”潛艇評價本來很高,美國敦促日本基於南中國海局勢所需的戰略同盟,如果“蒼龍型”不能參加南中國海巡航,那麼能做的就只有協助澳大利亞生產。報道說,安倍政權也很憂慮,能監視中國潛艇的日本潛艇既然不派遣到南中國海巡航,那麼如果又不向澳大利亞出口技術的話,會令日美同盟陷入危機。

今年以來,日本和澳大利亞傳媒又開始披露,美國敦促澳大利亞採用日本潛艇技術,理由是日美澳軍事同盟、共享情報的關係,如果澳大利亞採用德、法潛艇,今後就不能與美日共享軍事情報。日本有報道稱,哈里斯便是遊說者之一。而澳大利亞《澳洲人報》稱,美國通過事務層次敦促澳大利亞採訪時還說,“採用日本以外潛艇,也意味著中國外交戰略勝利”。

從畢曉普訪日頻繁討論潛艇問題來看,日澳兩國已在美國敦促下,嘗試加強包括先進軍事技術出口在內的安全合作,而去年美國開始在南中國海巡航以來,一直聲稱支持卻不行動的日本也開始著手訓練越南這些與中國爭執南中國海主權國家的軍事能力,可能正突顯了安倍政權感到“日本不能無視”的焦慮。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