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日本加入TPP談判 中國何去何從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3月份在記者會上談論跨太平洋夥伴關係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3月份在記者會上談論跨太平洋夥伴關係

作為世界最大的經濟體之一,日本宣佈將加入由美國主導的跨太平洋夥伴關係—TPP的談判,無疑給美國的亞太再平衡策略增加了砝碼,但同時也使中國陷於被動,給中國的東亞戰略構成挑戰。


日本加入跨太平洋夥伴關係(TPP)談判的決定給這個由美國主導的亞太多邊自由貿易協議增加了分量。

*日本欲借加入TPP振興經濟、強化日美同盟*

對此,美國負責亞太日韓和APEC事務的助理貿易代表溫迪·卡特勒(Wendy Cutler)說:“我們對日本加入TPP談判感到非常高興。我們相信,日本將會有助於TPP發揮其經濟影響力,而且對增加美國出口和就業有巨大潛力。”

受到國內政治的影響,日本在是否加入TPP的問題上曾經舉棋不定。日本的農業遊說團體和其它利益團體仍然強烈反對日本加入TPP。但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在一次講話中把加入TPP稱為日本維持亞洲經濟強國地位的最後機會。日本政府估計,加入TPP將有助於日本經濟增長至少330億美元,相當於日本經濟總量的0.7%。

世界第三大經濟體日本的加入將使得TPP成為一個真正有影響力的亞太區域自由貿易協議。日、美兩國的GDP將占到TPP十二個加盟國經濟總量的90%以上。此外,令美國感到興奮的是,日本的加入也會起到示範作用,有助於其它亞太新興經濟體加入到這個自由貿易協議的談判中。

“日本的參與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激勵東盟成員國比如泰國和菲律賓也在近期內加入到TPP的談判中,”日本貿易振興機構理事長石毛博行說。

*TPP水準超越任何亞太FTA*

跨太平洋夥伴關係最初由新加坡、新西蘭、汶萊和智利四個國家發起,後來在美國加入後談判基本由美國主導。

美國希望將TPP打造成一個面向21世紀的、涵蓋廣泛的高水準自由貿易協議,而且還是美國亞太再平衡戰略的重要組成部分。華盛頓智庫傳統基金會亞洲研究中心主任沃爾特·洛曼(Walter Lohman)說:“從根本上來說,TPP具有扭轉局勢的意義,很重要,因為TPP無論從廣度、規模、還是深度來講都是巨大的。”

正是由於TPP涵蓋的範圍廣、水準高,比如電子商務、知識產權保護、金融、國有企業和勞工標準等,亞太地區另一個最大的經濟體中國尚未表現出參與TPP談判的興趣。另外,由於美國直言不諱TPP是其亞太再平衡策略的一部分,這也讓中國對TPP心存疑慮。

*TPP挑戰中國東亞戰略*

隨著日本的加入,TPP正在給中國的東亞戰略構成挑戰。中國一直在努力構建一個符合中國利益的東亞自由貿易區,包括與日本和韓國就中日韓自由貿易協議(FTA)進行談判,以及積極參與由東盟發起的區域全面經濟合作夥伴關係(RCEP)的談判。然而,無論是中日韓FTA還是RCEP,都在不同程度上面臨著障礙和挑戰。

目前,中國在TPP問題上已陷入一個兩難的被動局面:如果繼續不加入,中國將被排除在亞太最具影響力的自由貿易區之外,從而喪失掌握亞太事務的主導權;如果加入,中國將不得不接受近乎“苛刻”的貿易標準。

“TPP是一份已經成形了的自由貿易協議。隨著時間的推移,我們將會完成TPP的談判。到那個時候,TPP將成為亞太地區的貿易準繩。中國要么加入TPP並接受TPP準則,要么就得自謀其它出路,”傳統基金會的洛曼說。

新加坡國際事務研究所(Singapore 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Affairs)的高級研究員漢克·林(Hand Lim)認為,不參與TPP談判,中國等於是放棄了在亞太的領導地位。

他說:“中國作為一個正在崛起的超級大國應該擁有其領導地位。如果只是被動地接受TPP,中國從某種意義上等於是放棄了它在自己家門口的領導地位。”

一些中國貿易政策分析人士認為,中國應更加積極地推動中日韓自由貿易協議和區域全面經濟合作夥伴關係以應對TPP的挑戰。但由於近年來中日因東海領土糾紛導致兩國緊張關係加劇,再加上日本對中國崛起的擔憂,日本對中日韓FTA的談判態度消極。而以“東盟+3”為基礎的RCEP從涵蓋範圍和程度上都不及TPP。

一些西方媒體最近報導說,中國可能即將出台全面、大膽的經濟改革措施,增加市場自由度,降低政府對經濟的干預。如果中國領導人的確想要對中國經濟做出一些必要的調整,那麼或許以更積極的態度對待TPP將會有助於創造一個共贏的局面。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