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美印日馬拉巴爾軍演移師背景的中國因素


美國印度日本聯合軍事演習中的美國軍艦和直升機(2015年10月17日)

美國印度日本聯合軍事演習中的美國軍艦和直升機(2015年10月17日)

在國際海洋法庭將要判決中國在南中國海構築軍事基地引發與菲律賓的紛爭,以及中國軍艦日前首次進入東中國海尖閣諸島附近海域引起日美高度警戒中,美印日三國正在日本沖繩以東的海域展開“馬拉巴爾”聯合軍演,突出了聯合防範中國海洋軍事行動的意識。

相當於日本海上自衛隊司令部的海上幕僚監部6月7日正式宣布日美印馬拉巴爾聯合軍演2016的計劃,是在日本各大傳媒5月初報導後超過一個月,距離6月10日開始至6月17日結束的軍演只有三天時間。

海上自衛隊幕僚監部公佈這次軍演目的是“提升海上自衛隊戰術技能以及促進與參加軍演的各國海軍加強合作”,並說明日本海上自衛隊參加軍演的軍備包括日本大型護衛艦“日向號”、救難飛艇US-2、巡邏機P-3C和P-1,主要軍演項目是:對艦戰、水上戰、對空戰以及搜索和救難。

不過兩週前日本傳媒紛紛報導這次軍演地點是在“沖繩周邊的東中國海”,而海上自衛隊幕僚監部最終以“從佐世保起的沖繩以東海域”,迴避了直指現在中日兩國之間正十分敏感的東中國海海域,也縮小了“沖繩周邊的東中國海”的廣義。

防衛監理研究所所長、前防衛大學教授山內敏秀說:“沖繩周邊的東中國海這種定義太曖昧,尖閣諸島(中國稱釣魚島)海域也屬於沖繩周邊”。

心照不宣

美國參加這次軍演的包括了核航母“約翰·斯坦尼斯號”,印度是包括導彈驅逐艦在內的4艘軍艦。 6月10日當天,軍演是以印度4艘軍艦清晨進入長崎縣佐世保港時,參加這次軍演的三國共11艘船艦和8千名軍人集合揭開了帷幕。

儘管率領美方的美國海軍第七艦隊副司令布萊恩·哈利海軍少將說,這次軍演是謀求國際法認可下的航行自由,並非是基於意識中國而實施,不過日本各大傳媒都形容,這次軍演是基於中國加強了在南中國海和東中國海行動後,更突出了防備與牽制中國的目的。日本官方電視台NHK說明,率領印方參加這次軍演的印度海軍東部艦隊司令斯尼爾·波加利在日本稱“期待維持自由航行,防範萬一不測時合作應對是這次軍演目的” ,就是針對中國把南中國海全域列為自國管轄的主張下的發言。

而率領日方的海上自衛隊第三護衛艦隊司令真鍋浩也強調這次軍演“希望能為了海洋和平與自由,加深三國合作”。

軍演擴大

美國與印度1992年開始實施馬拉巴爾聯合軍演,2007年日本海上自衛隊首次應邀參加,經過2009年參加和2014年後每年參加,這次是第五次,也是去年12月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與印度總理莫迪會談,敲定日本定期參加馬拉巴爾軍演協議後的首次。

馬拉巴爾軍演以往通常在印度洋舉行,2009年聯合軍演時移師西太平洋、2014年起移至日本沖繩以東的東中國海。

過去日本並不大關心在印度洋舉行的馬拉巴爾軍演,正如印度也不大關心日美加強戒備中國的日本西南防衛一樣。但是近年馬拉巴爾軍演移師西太平洋乃至東中國海後,受到了日本內外關注,不僅日本各大傳媒、輿論廣泛視此為日美印三國加強合作牽制中國活躍的海洋行動,而且中國百度百科也在馬拉巴爾09年軍演後說:“中國軍事專家分析認為,隨著日本加入馬拉巴爾演習常態化,該演習正逐漸從印度洋向西太平洋延伸,凸顯三國軍事合作升溫背後針對中國的企圖。此次印度到西太平洋演習,不僅有向美日學習反潛戰的目的,更有三方聯合演練防範中國潛艇的意圖”。

憂慮共有

二十一世紀後,日本與印度不僅加強了政治關係,而且正加深軍事關係,2007年日本參加馬拉巴爾軍演後,2008年日印簽署了《日印安全保障聯合宣言》。在日本放寬武器出口限制的新政策下,日本正在向印度推銷US-2飛艇,並可能同意對印度技術轉移。日本出動US-2參加這次馬拉巴爾軍演2,可能正是作為向印度展示性能的契機。

不過,在日本也被稱為“研究中國海軍第一人”的山內敏秀說:“印度真正開始警惕中國海軍行動,是中國參加索馬里國際打擊海盜的活動時,出動了潛水艇穿越印度洋,令印度警覺中國利用參加國際活動為名,實則是探索印度洋海底結構,從此印度開始對中國有了戒心。這種疑慮是當然的,因為打擊海盜根本不用出動潛水艇”。

他還說,中國再三強調日本不是南中國海糾紛當事國,“但南中國海是日本重要的經濟航道,日本進口能源的貨船都要經過那裡,如果南中國海被中國掌控、限制了航行自由,日本的貨船就要繞道而行,這樣運輸時間至少要增加3天,這3天時間所增加的運輸成本勢必造成日本能源價格上升,導致萬物騰貴,每一個生活在日本的人都會受影響”。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