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層出不窮的中國食品藥品安全醜聞


中國層出不窮的食品藥品安全醜聞中最新一件是藥品的毒膠囊事件。部份人士認為,中國的體制和社會出了嚴重問題。

在公眾的恐慌和憤怒聲中,中國已經拘捕53名犯罪疑犯,他們涉嫌生產和銷售用皮革廢料制成的有毒藥用空心膠囊。由於皮革在加工過程中用到重金屬鉻,這些劣質膠囊中鉻的含量超標,有可能致癌。這種工業明膠的成本低於可以吃下去的明膠。一些企業用這種工業明膠生產的膠囊流向下游制藥企業,再流向市場。

毒膠囊,是民間和部分媒體的說法,而中國食品藥品監管局的說法比較含蓄,把這稱作“鉻超標藥用膠囊事件”,“是非法使用工業明膠生產藥用膠囊及使用鉻超標膠囊生產劣藥”。備受抨擊的食品藥品監管局4月20日開會全面部署藥用膠囊質量安全專項監督檢查行動。

中國40%的空心膠囊是浙江紹興新昌縣生產的,上海《第一財經日報》說,那里存在長期疏鬆的“空心監管”。

《21世紀經濟報道》報社辦的 21世紀網發表江佩霞的文章說:“工業明膠的產業去向,已經從‘毒膠囊’蔓延至食品、化妝品和雪糕冰淇淋乳制品企業,消費者恐慌情緒急劇升溫。”

《環球時報》的社評說:“在現代信息環境下,每一次食藥安全事故都可能成為重大輿論事件對有害食藥的擔心很容易發展成社會恐慌,進而演變成對政府監管不力的憤怒。”

有博客作者把問題歸咎於政治體制,作者質問當局,怎么還不政治改革?難道要等到人民都被毒死嗎?

群眾也把矛頭指向制藥企業,但是制藥企業說,他們也是受害者。對此,廣東的政論作家朱健國評論說:“9家企業都說::‘我們是受害者,我們不是制毒者。’現在新聞報道的語气是在批判這種觀念。但是實際上,9家企業的說法有道理。”

學者朱健國引用法國作家雨果的話說,沒有罪惡的人,只有罪惡的社會。朱健國告訴VOA,從三聚氰胺到毒膠囊,盡管犯錯甚至可能犯罪的是這些企業,但問題的根源不在它們。企業都想當百年企業,都重視自己的信譽,它們為何鋌而走險?是因為今天的中國沒給它們放心去做百年的安全感。

朱健國接著說:“所有的企業都想抓住現有的時机去撈一把賭一把,不管是國營的還是民營的。國營的,因為它的掌舵人過兩年就要退休或者調离,它就在現有的情況下盡量去撈。民營的,不知道明天的中國會怎么樣,有些人拿了綠卡,隨時准備逃。在這種心態下,中國永遠會無止境地出現這種三聚氰胺和毒膠囊。”

也有不少人把問題歸咎於企業追求利潤最大化。時事評論員“五岳散人”認為,追求利益和監管失靈兩方面的原因都有,“ 監管失范而利益輸送异常,反常的利益輸送又收購了監管的權力,到最后他們就都贏得了市場与錢包,倒霉的自然是老百姓。”

博客作者靈鳴寫道:“人人都在抱怨,人人都自詡為受害者生產激素牛奶的逃不開瘦肉精,做瘦肉精的吃地溝油,做地溝油的吃皮鞋酸奶,做酸奶的吃有毒膠囊,做有毒膠囊的吃避孕藥黃瓜,生產黃瓜的得吃油魚,做油魚的吃紙板、血脖肉包子,做包子的喝工業酒精勾兌的名酒,做酒的最終還是吃了三聚氰胺奶粉”。

有些分析人士把這稱作中國社會的“互相投毒”和“人人害我,我害人人”現象,以及“屢闖大禍、無人負責”現象。

針對那種用舊皮鞋制造食品藥品的情況,網民們編了個段子說:“最近皮鞋突然很忙,上得了廳堂,下得了廚房,爬得了高山,走得了水塘,還制成了酸奶,壓成了膠囊。”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