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肯尼迪的自由呼喚 50年後仍響徹柏林


1963年肯尼迪在柏林發表著名演講“自由呼喚”。(資料圖片)

1963年肯尼迪在柏林發表著名演講“自由呼喚”。(資料圖片)


11月22日星期五是約翰·肯尼迪總統在達拉斯遇刺50週年紀念日。當時,美蘇之間的冷戰正值高峰,而這其中沒有比柏林城的分裂更引人注目的了。肯尼迪總統在遇刺前幾個月在當地發表了著名的“自由呼喚”的講話。

肯尼迪總統說:“有些人說共產主義是未來的潮流。讓他們來柏林看看!”

肯尼迪總統1963年6月來到柏林。根據分析人士安德烈亞斯·埃特格斯的說法,這座分裂的城市成了冷戰的前線。

慕尼黑大學的安德烈亞斯•埃特格斯說:“柏林對雙方來說都有巨大的象徵意義。特別是對美國人來說,我想你們應該把柏林形容成一種前線城市。在這裡應該捍衛美國的價值觀和美式自由,抵擋共產主義的力量。”

1961年8月,蘇共總書記赫魯曉夫下令建築柏林牆以防止東柏林人逃走。西柏林居民亞歷山大·朗格留斯說,恐懼和混亂包圍著這座城市。

他說:“西方盟友將會保護我們,特別是美國人。但這是有點天真的信念。”

德國人曾批評肯尼迪接受柏林牆。美國希望能夠讓西柏林人們放心,蘇聯的侵略將被柏林牆擋住。

安德烈亞斯•埃特格斯說:“人們在城市裡到處排隊。孩子們不去上學。許多大公司解散他們的工人。”

看到歡呼的人群和勃蘭登堡門的柏林牆,肯尼迪感到他準備好的演講稿並不夠充分。

安德烈亞斯•埃特格斯,慕尼黑大學說:“所以基本上在現場的時候,他決定他要放棄已經準備好的演講稿。他找人幫他在一張備忘紙上寫下來一些有關德國的事,然後他就發表了我們現在都知道的那篇演說。”

西柏林人亞歷山大•朗格留斯說:“現場場面絕對瘋狂。那個地方本身並不是特別大,為了容納下大量的民眾,所有的邊角街道上都站滿了人。所有的陽台都擠滿了人。每個人都想在那裡聽演說。”

約翰·肯尼迪總統說:“來到這座城市我很自豪。”

安德烈亞斯•埃特格斯說:“我認為有兩個組成部分。一個是肯尼迪實際上談的是一些人建議的緩和政策和與蘇聯協作。”

約翰·肯尼迪總統:“今天,在自由世界裡,最驕傲的說法是“我是一個柏林人”。”

安德烈亞斯•埃特格斯說:“另外一則訊息是重溫美國對柏林的承諾。這段話是他的演講裡最著名的一段話。”

西柏林人亞歷山大•朗格留斯說:“有些人疑惑他能否和赫魯曉夫平起平坐,或者赫魯曉夫可能把他當作一個年輕、經驗不足的總統。這些都錯了。”

凡納·克拉茨修說,東柏林的反應更多是批評性的。

東柏林人凡納•克拉茨修說:“人們的反應是,我們不屬於這個世界,而且永遠不會屬於這個世界。因為美國人會幫助西柏林人,而不是我們。”

柏林牆繼續存在了26年,但是在那一刻,肯尼迪總統堅定的站在了蘇聯的對立面。
他稍後和一名助手說,“在有生之年,我們永遠不會再有像這樣的一天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