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香港學生領袖創建新政黨“香港眾志”

  • 海彥

前學民思潮骨幹創建新政黨的宣傳海報(蘋果日報圖片)

前學民思潮骨幹創建新政黨的宣傳海報(蘋果日報圖片)

由香港學生領袖、前中學生組織學民思潮骨幹黃之鋒等人創建的新政黨4月10日將正式成立,取名“香港眾志”。在香港本土思潮和獨立議題近來引發社會熱議之際,香港首個以學生為主政黨的誕生備受關注。有分析表示,北京不給予香港一國兩制下的真普選,就會令年輕一代轉向本土和港獨思潮,採取超常規抗爭手段。

香港學生領袖前中學生組織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

香港學生領袖前中學生組織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

前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發言人黎汶洛和周庭,以及剛剛卸任的香港大學生組織學聯的秘書長羅冠聰等人,星期天晚將舉行記者會,宣布新政黨成立。預料該黨今年9月將推出至少兩名候選人參加立法會選舉。


主推公投

黃之鋒等人星期三公佈新政黨的名稱,以及一張模仿電影“飢餓遊戲”的“由周庭、黃之鋒、黎汶洛、羅冠聰領銜呈現,一部為香港未來而寫的大作—眾志圍城”的海報。黃之鋒等人沒有透露“香港眾志”的具體政綱,不過此前黃之鋒曾表示,要主力推動公投,讓香港人自決2047年以後的前途,選擇包括一國一制、一國兩制和獨立。

黃之鋒等人介紹新政黨的英文名是“Demosistō”,“demo”來自希臘文,為“人民”之意,是民主,democracy的詞根,“sistō”為拉丁文,意思“站起來”,意義是“人民能夠團結自立”。

新式抗爭

香港時事評論員、浸會大學新聞系高級講師呂秉權星期四對美國之音表示,近期新政黨的成立顯示,香港年輕一代對於傳統泛民政黨爭取民主的抗爭方式感到絕望,希望直接投入,為香港帶來變化。

他說:“年輕人想進一步影響政治,希望為香港未來做多一點事情。也是以往爭取的方法(和平理性非暴力),還有老舊政黨的思維,很難有什麼特果。所以,他們就搞這個2047年全民公投制憲,迫得中共一定要接招。這些政黨出來之後會給中共一些壓力,好好想一想怎麼樣回應香港人的訴求。”

此外,在香港首個以港獨為綱領的“香港民族黨”3月底成立之後,港府官員、建制派、親中媒體以及中共官媒展開對“港獨”的批判。據港媒報導,曾任梁振英競選辦副主任的香港專業聯盟主席、理大校董劉炳章,星期三在港台節目中批評,鼓吹港獨是自找麻煩,觸動中央底線,逼中央出手。劉炳章批評港獨有如教人打劫銀行和製造武器等,本身就是錯誤,學術研究也不應該做,否則會讓一國兩制提早結束。

港人絕望

身兼親中的“團結香港基金”顧問的劉炳章,還多次質問出席同一節目的前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是否支持港獨。黃之鋒則回應,出現港獨訴求是由於港人感覺一國兩制已經“走樣”,走到了盡頭,中央2014年發表“一國兩制”在港實踐白皮書和去年銅鑼灣書店人士失踪事件,都是例證。

黃之鋒強調,在中國主權下,如果香港能實行民主自治,也就是實現特首的真正普選,相信不會有人提出港獨,走向港獨是無奈的選擇,而港獨言論越打壓越會反彈。黃之鋒表示,香港回歸19年來,一國兩制已名存實亡,民主回歸已到盡頭,港人失去信心。他重申,恢復信心的最好方法就是通過人民授權,推動民主自決。

曾任無線和有線電視中國新聞首席記者的呂秉權表示,當年輕一代看到所有爭取真正普選的和平理性非暴力方式都毫無結果,看不到在一國兩制下能獲得民主的希望之後,會很自然地轉向“勇武”、“本土”和“港獨”等非常手段去抗爭。

他說:“民間爭取民主的運動都失敗了。所以,最近幾年本土、港獨思潮就越演越烈。如果內地在不給一點點善意的話呢,大家都會覺得這種在制度裡面的爭取是沒有的,一定要用一些超常規呀、超越現在的方法去爭取。”

前景難料

據港媒報導,自3月29日宣布成立後一直沒有接受媒體採訪的香港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星期三首次現身,強調香港不獨立才會走向絕路,稱連“保皇派”,甚至財政司司長曾俊華等官員都高舉“本土”的時候,代表再討論“本土”話題已經過時,應當要超越本土派的主張,對統獨之爭必須表態。

陳浩天表示,香港民族黨申請公司註冊被口頭拒絕,但不會做社團註冊,以免警方向他們索取敏感資料。他透露黨內成員約有30人,一半是學生,目前運作資金有數萬元,全部來自黨內成員。

另外,全國港澳研究會副會長劉兆佳星期三對媒體表示,中央為遏阻港獨思潮會軟硬兼施,但當國家安全受到威脅時,便會直接出手,包括基本法二十三條立法。他認為,今年9月的立法會選舉,很大機會會有支持本土,甚至港獨的候選人當選。而特首選舉明年3月舉行,相信中央希望新特首可以彰顯管治能力,做好團結及化解矛盾工作,不希望新特首上台後,社會不斷出現動盪、需要不斷鎮壓。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