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李旺陽家屬不認同當局的自殺報告

  • 黎堡

香港人6月30日示威,要求還李旺陽公道

香港人6月30日示威,要求還李旺陽公道

中國湖南民運人士李旺陽離奇死亡事件一直受到香港人的關注。上星期﹐兩名香港記者突破湖南當局的防守探訪了李旺陽的親友﹐但也因此遭到兩天的軟禁。記者們報道說﹐家屬並不認同當局公佈的自殺報告。


香港明報星期三在顯要位置用了整整兩個版面報道了該報兩名記者上星期前往湖南省邵陽市採訪李旺陽親友的驚險經歷。

報道說﹐這兩名記者9月5號到達邵陽﹐在廣州維權律師唐荊陵的協助下﹐下午2點左右探訪到李旺陽的妹妹李旺玲和妹夫趙寶珠﹐只談了10分鐘就因為安全原因不得不匆匆離去。

唐荊陵星期三對美國之音說﹐這次他帶領明報記者見到李旺玲和趙寶珠純屬偶然。

唐荊陵﹕“ 正好﹐我們到那裡﹐他們兩人在那裡打工﹐就在他們家附近。是一個建築工地﹐他們在那裡挑沙。我一下看見他們了。我想這真是太難得了﹐就過去跟他們打招呼。他們很驚訝﹐說你們趕緊走﹐太危險了。他們擔心有人過來把我們抓住。他們自己也被盯得很嚴﹐所以我們就談了幾分鐘就離開了。 ”

下午5點左右﹐記者們到達市郊某處準備做另一個相關採訪時突然被大批公安人員包圍和沒收採訪器材。之後﹐他們被帶到市內一家酒店﹐受到安全人員不停的盤問。

第二天上午﹐公安繼續在酒店盤問記者﹐並仔細搜查沒收的手機和電腦。下午﹐當局安排趙寶珠﹐還有李旺陽的兩名好友到酒店﹐並強迫記者在全程監控下採訪他們﹐並威脅說﹐如果好好配合﹐就能早點回香港﹐否則可能面對司法程序。

第三天﹐也就是9月7號﹐公安稱兩位記者非法採訪﹐在交還手機和採訪器材後﹐下午將他們送到衡陽高鐵車站。

至此﹐這兩位香港記者在被軟禁44個小時後終於重獲自由。

跟兩位明報記者同行的維權律師唐荊陵和開車的司機也在記者被帶走的同時失去自由。唐荊陵被帶到邵陽市一個派出所﹐整晚受到盤問﹐電子用品被沒收﹐第二天傍晚再被廣州國保警察押到韶關﹐在失去自由五天後才回家﹐並被再次警告不准繼續調查李旺陽死亡事件。那名司機在被關了一夜後第二天獲釋。

被稱為六四硬漢的62歲民運人士李旺陽在1989年學生民主運動被鎮壓後先後被監禁20余年﹐期間受到酷刑﹐並因此失明失聰﹐去年才出獄。今年6月6號﹐他被發現吊死在醫院﹐當局堅稱他自殺身亡﹐但許多人不相信這一說法。憤怒的香港民眾舉行過多次遊行示威。6月10號﹐兩萬五千人參加了被認為是中聯辦前規模最大的一次遊行。在這期間﹐示威人士還燒燬了自制的中國國旗﹐以表達對中國當局踐踏人權的憤怒。

面對港人對事件的強烈不滿﹐中國當局今年7月委託官方在香港的一個新聞社發表湖南當局做出的李旺陽死因報告﹐堅稱他是自殺身亡﹐並刊登了據稱是他妹妹李旺玲和妹夫趙寶珠簽名的公開信﹐稱他們接受官方的死因報告﹐並希望外界不要打攪他們。當時﹐很多人懷疑公開信上的簽名被當局造假。

明報星期三的報道說﹐李旺玲和趙寶珠上星期見到記者的時候否認接到和接受官方所作的死因報告﹐但趙寶珠又說﹐迫于壓力﹐他們在一個有很多看不懂的醫學術語的文件上簽了名。但他們否認自己簽署了那份不希望跟外界聯係的公開信。

李旺玲的律師唐荊陵在重獲自由後對美國之音說﹐他可以確認李旺陽的親屬沒有在官方的死因報告上簽字。

唐荊陵﹕“他們手頭應該沒有政府兩份死因結論的文本﹐如果他們有的話﹐會給我一份﹐這樣有些工作就可以開展。但是他們手頭並沒有當局的死因報告的文本﹐這一點我是確證的。”

另一方面﹐李旺陽的親屬李旺玲和趙寶珠以及多名生前好友繼續受到當局嚴密監控﹐不能跟外界接觸。過去幾個月裡﹐多名香港民主人士和新聞記者曾到邵陽﹐試圖接觸他們﹐但都被安全人員攔截和追擊。

唐荊陵說﹐李旺陽的親屬和友人一直都被當局嚴密監控﹐包括電話監聽和登門查訪。他預計明報的報道發表後﹐他們受到的監控和打壓會變本加厲。

香港記者協會對明報記者在湖南採訪期間被當局軟禁事件予以譴責﹐稱當局強迫記者在官方監控下做採訪的手法很卑鄙。

香港支聯會副主席蔡耀昌也稱湖南當局軟禁記者並強迫他們採訪的行為卑鄙無恥﹐並對北京中央政府的不作為表示不能接受。

蔡耀昌﹕“我想整個事情可以看到﹐湖南當局肯定在隱瞞李旺陽的死因﹐支聯會強烈譴責湖南當局。我們覺得﹐中國﹐尤其是北京政府﹐不採取措施認真獨立地調查事件﹐根本不能向包括香港人在內的所有中國人交代。”

蔡耀昌說﹐支聯會主席李卓人下周二前後將前往歐洲﹐就李旺陽事件向聯合國有關機構提出申訴。

中國當局一直試圖迴避香港民眾對李旺陽事件的強烈關注。國家主席胡錦濤在出席香港回歸15週年活動期間幾次對媒體記者的相關提問置之不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