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陳愉新書 - 讓剩女的生命之花怒放

  • 美國之音中文部

接下來要為你介紹一個作家,她叫陳愉,上個月陳愉在中國四大城市巡迴宣傳她的新書《30歲前別結婚》,引起眾多讀者的熱烈關注。她在2010發表的《30歲前別結婚》的同名博客,吸引了大量網友,導致服務器幾度癱瘓, 究竟這本書有何吸引力?為甚麼說30歲前別結婚?

陳愉- "我回想我20多歲約會過的那些男朋友,回想每一個前男友,我實在太慶幸我沒有嫁給他們!"

她叫陳愉,31歲當上美國第二大城市洛杉磯的副市長,38歲結婚,今年43歲的陳愉是兩個孩子的媽媽,作為新一代女性的典範,陳愉希望用這本書去啟發中國女性,尤其是被冠上“剩女”稱號的女性。

為了寫《30歲前別結婚》,她辭去全球500強的獵頭工作,花了將近兩年時間,研讀超過200本書,範圍涉及人類學,神經學,社會學。

我寫這本書不是要說服你,不是要說服誰,而是想要發起一個討論,這樣會對我們女性好,也會對社會好。

她的書在中國一發行,隨即被搶購一空,各大媒體都紛紛對此進行報道,引爆了對剩女乃至對女性事業和婚姻的討論,就連美國的哥倫比亞廣播公司也注意到中國的剩女現象,採訪了陳愉。

剩女們都是按照社會規則生活的女人,她們從小被教育要當第一,上好學校找好工作,但是一到這些女生20多歲的時候,社會突然要求她們放慢腳步,不要把男人們嚇跑,回歸傳統的相夫教子的角色。

陳愉﹕“幾千年以來,我們的生活多半都是被別人安排的,我們要嫁給誰,我們要住在哪裡,都不是我們自己選的。但是﹐我們是新一代女人,我們有很多新選擇,我們可以在婚姻外面生存下去,我們如果完成了生存的需要,我們就有新的追求,我們想要理想,想要愛,需要找到生活上的意義。”

陳愉在書中寫到:擁有夢想造就了我們與之前數個世紀的中國女性之間巨大的斷層。這斷層存在於文化,社會,情感,哲學,精神等各個層面,我們是第一代這樣的女性 - 我們要得到一切。

20多歲的女人充滿困惑,還在探索自我,探索未來。有些年輕人誤認為婚姻是所有困惑和不安全感的解決方法,也有人擔心過了30歲,就失去競爭力。

(當你尋找到你自己的時候,)我只是擔心會不會你的市場已經沒有了,你可以找到的適合你的男生的群體已經被別的女生搶走了,這樣會讓我感到有點同輩壓力。

陳愉在書中引用中國民政局的數據指出,中國80後在2005年的離婚率竟然高達57%。陳愉希望給這些對婚姻心存疑慮的女生打一劑強心針。她在書中現身說法,用自己的經歷告訴她們,婚姻不是她們尋求的解決方案。

陳愉﹕“我出生在一個非常傳統的家庭裡面。我的家人總每個星期給我打電話問我,你為甚麼還沒有男朋友,怎麼還沒有結婚?”

陳愉的父親來自南昌,母親來自寧波,60年代來美國念研究生,父親念的是麻省理工,母親念的是康奈爾大學,他們相遇之後,有了陳愉和弟弟。

和所有華裔移民一樣,陳愉的父母對孩子管教十分嚴格,家裡甚至沒有電視機,就是為了讓陳愉和弟弟免受干擾。在這樣的環境下長大,陳愉非常努力拼搏,獲得城市規劃和MBA雙碩士學位。31歲的她便當上洛杉磯市副市長,率先制定了教育和員工培訓計劃,這些計劃後來成為了全國範圍內的典範。她的大學入學計劃,在2007年被加利福尼亞州州長阿諾德施瓦辛格簽署為州法律,並幫助了超過10萬戶家庭的孩子順利進入大學。卸任後,陳瑜自己創業,專門為世界500強企業招聘CEO等高端人才。在別人眼中,她或許是會嚇跑男人的女強人。但是陳愉的丈夫大衛卻深深被她吸引著,他還記得兩人第一次約會的情景

大衛說﹕“我安排了一個海邊的餐廳,那是我最喜歡的餐廳,約會是7點開始,但是我們卻一直聊到餐廳打烊。”

陳愉不是傳統意義上的“賢妻良母”,她從來不做飯,只會煎雞蛋,其它家務活也基本不粘手。那麼,她吸引大衛的魅力何在?

大衛說﹕“她有太多吸引我的地方了,她充滿活力,積極向上的態度,還有對生活的熱愛。我們第一次約會我就愛上了她。”

陳愉去年夏天去中國為《30歲前別結婚》做宣傳時,大衛和兩個女兒全程陪同。大衛積極協助雜誌拍攝,在陳愉的講座上也會耐心回答各種提問,當陳愉為了寫書而要辭職時,大衛全力支持。

大衛說﹕“我更加努力賺錢,我們也會減少一些家庭支出,因為Joy需要專心寫作,所以我會負責照看孩子,接送她們上學,我們的家人也幫了很多忙。”

大衛十分贊同陳愉“30歲前別結婚”的觀點。

大衛說﹕“30歲是成熟的標誌,我會告訴女性朋友,甚至告訴男人們這一點,因為有些男人直到20多30歲也不知道他們想要甚麼。我覺得發展自己的事業和發現你真正的愛好非常重要,當你找到了自己,才能找到自己的真愛。”

不過他也替太太解釋了一下標題的來由,

大衛說﹕“30歲前別結婚”是個搶眼球的標題,不是指非要以30歲為指標,陳瑜的婚齡指標是成熟,而不是具體的年齡。”

陳愉說﹕“30歲前別結婚”還有個好處,就是對孩子也好,她說生育孩子需要很多錢、很多智慧和精力。她說在20多歲的時候,真的不能給孩子提供這麼好的家庭環境以及物質條件,比如,她請不起保姆,如果沒有保姆,就不可能重新擁有自己的事業。陳愉說,更重要的是,20歲時的自己還是一個孩子,情緒很不穩定,經常會很煩惱,那孩子們就不會像現在這樣開心了。如果有機會重新規劃的人生,她不會改變太多。

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的當天,陳愉一大早就起床在家裡為採訪做準備,拍攝外景,中午趕到北大清華等北京高校聯合會﹐給美國華人們組織的演講和簽書會,下午回家後接受中國某雜誌的電話採訪,晚上還要跟家人和朋友出去吃飯。一個40歲的女人如何能夠保持如此旺盛的精力呢?

陳愉說﹕"我覺得我們女人當妻子當媽媽之後,特別需要保護我們自己的me time,需要有自己的愛好,需要保持自己的身體健康,如果沒有保持健康,就沒有energy(體力)做我們想做的事情。"

陳愉的me time就是指暫時拋開母親,妻子,女兒的角色,就讓自己一個人沉靜在自己的空間中,做自己喜歡的事情。

陳愉說﹕“我們當女人從小就被訓練在社會上的角色就是要幫助別人,我看在公司裡面最用功的就是女人,別人一問你可不可以幫我做些甚麼,女人總是說:當然可以,然後馬上跑去幫忙,所以女人總是為了服務別人而生存。所以我發現我們當太太、當媽媽之後,我發現有很多女人迷失了自己,她們一天到晚忙於幫助他人,服務別人。”

在陳愉生產之後,有一次,她的婆婆看見她面容憔悴,疲憊不堪,就趕她去打網球,從此陳愉迷戀上了網球。

陳愉說﹕“我不喜歡跑步或舉重,因為對我來說那些運動都比較無聊,所以我很高興我發現了網球,對我來說,網球很理想的一個運動,一方面可以鍛煉身體,讓你覺得很精神,另一方面,網球是個社交運動,你不能一個人打,必須找人跟你打。”

陳愉在書中還寫到:擁有社會關係會讓我們快樂,並讓我們擁有一種團體歸屬感。在處理各種關係時,人們最常犯的一個錯誤就是希望從一個人身上獲得全部 - 比如從我們的老闆或配偶身上,擁有不同種類的朋友能夠讓我們在不同方面發展,成為更加全面的人。

陳愉的朋友依芙蓮說﹕“你或許已經發現,JOY是個人氣王,她吸引著各種各樣有趣的人,因為我初來乍到,她就給我介紹了各種各樣的人。”

依芙蓮20多年前搬到洛杉磯時認識了陳愉,依芙蓮也是個家庭事業雙豐收的女性。她曾經擔任《洛杉磯時報》駐中國記者,她當時寫的一篇新聞報道獲得了普利策新聞獎,後來她創辦了自己的媒體公司。兩人雖然相差10歲,但是成為閨蜜,依芙蓮是陳愉的伴娘,也是她女兒的乾媽。

依芙蓮說﹕“我就像是她的姐姐,姐姐就是你無話不談的人,是會對你說實話的人,每個人生活中都需要這樣的人。”

陳愉在書中寫道,“作為現代女性,我們不需要靠婚姻才能生存,但生活中的確需要跟他人建立起真正的聯繫從而獲得愛。”

正是因為擁有著許多互相支持的好友,讓陳愉在工作之餘有著豐富的精神生活,而不會因為缺乏異性情感而感到空虛寂寞。而且,在遇到丈夫之後,圈子也沒有因此縮小,而是把互相的朋友圈子融合,夫妻兩人經常一起出去約見朋友。

陳愉目前和丈夫在同一棟樓同一層租了兩個小房間,作為他們各自的公司。

大衛說:“我做我的房地產開發,她寫作,她除了寫書之外,還給幾個媒體雜誌寫專欄,這樣我們兩人都可以各自專注於工作,下班時我們一起開車去接女兒放學,我很慶幸我有個幸福快樂的家庭。”

大衛為妻子寫了這本書的尾序:

男士們——我知道你們在偷偷地看這本書,因為這是一本解釋女性神秘世界的,最值得一讀的書。我要給你們一個忠告:四處約會總歸好,不過當你要尋找生活伴侶時,成熟的女人才真好。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