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理想不改:專訪六四參與者李恆青


六四參與者李恆青(視頻截圖)

六四參與者李恆青(視頻截圖)

李恆青今年47歲,在美國華盛頓特區工作,是一名註冊審計師。 25年前,李恆青是清華大學化學系大四的學生,也是化學系的學生會主席。他從4月22日起加入了天安門廣場的八九民運,並成為清華學生高自聯成員。 6月4日早晨,他是最後一批離開廣場的學生之一。

李恆青說:“6月3日開始屠殺,然後一直到第二天的早晨,我們最後離開廣場。我們是最後一波同學和市民從廣場的東南角,從那兒退出來,應該說是被趕出來,那時候應該大概是早晨7點左右。”

回憶起6月3日的情景,李恆青說,那時候並沒有預料到之後事態的發展。

李恆青說:“在這之前,我們原來想最大的可能性是像76年四五運動的時候,最後拿著棍子一個一個打我們,然後把我們就裝到卡車裡頭抓走了,頂多自己去坐牢。確實沒有想過說後來他們會真槍實彈地去對著學生,對著市民,這麼去屠殺。”

李恆青在高三就加入了共產黨,並擔任清華附中的校團委書記,但是八六年的學潮令他接觸到民主和自由的思想,以及自己應該擁有的一些基本權利。

他說:“在八六年學潮以後我開始思考很多的問題,才突然發現人並不是一定要參加到政治運動當中,或者是參加到一個黨派當中,去建立自己的信仰。而更多的,人應該有基本的自由,基本的權利。這些開始在我腦子裡有一些概念,然後開始讀書。尤其是那段時間,讀了胡平有一篇文章,叫《論言論自由》,後來又讀了他的《再論言論自由》,這兩篇文章對我的影響我覺得還是非常大的,從那以後開始轉變了看法。”

三年後,李恆青義無反顧地加入了八九民運。
他說:“我們當時只是要求反腐敗,要求政府出面來反腐敗,另外一個要求跟政府對話,要改變四二六社論反革命運動的定性。後來是要求新聞監督,新聞自由,進而要求民主和自由,就是這些基本的訴求,從來沒有一個訴求是希望推翻中國政府,中國共產黨的政府,沒有這方面的訴求。我想直到今天,可能正真有這種訴求的還是極少數,我們還是希望中國走一個憲政民主的道路。”

六四之後,逃亡數月的李恆青決定回到清華,1989年8月被捕,關押在昌平看守所,之後轉到秦城監獄,直到1990年7月被釋放。

李恆青2000來到美國,近年來越來越積極的投入海外民運,是華盛頓六四25週年紀念活動組織者之一。

李恆青說:“作為當時25年前八九民運的參與者,實際上我一直覺得我其實就是一個普通人,而且現在我生活的環境我也就是一個普通人。包括我們在搞25週年紀念活動的組織者、參與者和捐款人,其實每一個人都是非常普通的。在生活中,在茫茫人海中,你可能都不會認識他們。但是正是這麼一批人,其實身上都是打著一個非常明確的印記,這個印記是什麼呢,就是我們心裡頭有一個火光,一個希望一直沒有滅,就是希望中國好。希望中國有憲政,希望中國有民主,有基本的人權。這種訴求過了25年以後一直沒有滅。所以這可能是我們跟其他的、更多的普通人稍微有一點點區別的地方。但是,正是這麼一批人,聚集在一起,希望在25年之後我們能夠繼續銘記這段歷史,不忘這段歷史,然後把這段歷史告訴後人,警示後人,希望中國不再發生類似的事情。”

6月1日在華盛頓國會山前舉辦的“勿忘六四”活動將以音樂和詩歌的方式來紀念六四25週年,八九民運學生領袖王丹將專程從台灣來華盛頓出席,天安門母親所收集的近200名死難者的名字也將會出現在大屏幕上。另外,去年由王丹等發起的“天下圍城”也將在6月2日上午在國會山舉行紀念活動。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