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六四週年被旅遊的貴州維權人士陸續獲釋

  • 陸揚

今年六四期間被警方強制旅遊的貴州維權異議人士有大約十幾位,除糜崇彪之外都已陸續回家。他們說,跟以往在六四期間受到的監控相比,今年當局對他們的控制力度更大。

貴州人權研討會負責人廖雙元星期三(6月13日)對美國之音說,今年六四的氣氛跟往年的確不同。

“本來我們都認為今年可能要寬鬆一點。5月28日,我到安順那邊維權,回來以後感覺可能要寬鬆一點。但是第二天,雍志明、糜崇彪都被抓了。雍志明、糜崇彪、李任科的電腦都被抄走了。”

廖雙元告訴記者,貴州維權人士盧勇祥因重病在身,沒有被旅遊,但他的電腦也被抄走。

廖雙元和妻子吳玉琴5月31日被警方強行帶走,6月10日下午回到家。期間,他們夫妻二人被旅行了4、5個地方。廖雙元說,如今他們即使回到家,警方也派人一天兩班看守在他們家外面。白天從早上7點半開始,到午夜0點左右撤走。

廖雙元說,往年六四期間被旅遊,警方都提前通知,而且也只有2、3天。今年警方當天突然告訴他們要出去幾天,沒有準備時間,旅遊時間也比往年長。而且,往年旅遊回來,警方基本不派人把守在住所外面。

貴州人權研討會另一位重要成員陳德富也感到今年六四期間當局對維權異議人士的控制更加嚴格。陳德富同一天對美國之音說:

“旅遊的時間比較長,控制力度比較大。然後,帶得很遠,去了8天。以前最長是3、4天。這次就長了。”

陳德富說,這次被旅遊回來之後,警方突然通知他去派出所,要他簽一張告誡書,告誡他不許上網,不許接受記者採訪,再有就是及時向警方反應情況。而這種做法,以往是沒有過的。不過,陳德富表示,他不做違法的事。言論自由、表達自由是公民的基本權利,他不會因為接受美國之音採訪而懼怕警方知道。

得到的回應或者是“電話已經停機”或者是“電話無法接通”。廖雙元說,這種情況經常是當局故意設置的名堂,比如“空號”、“不在服務區”、“欠費停機”。

記者還嘗試撥打糜崇彪的手機﹐得到的應答是:您撥打的用戶暫時無法接通,請稍候再撥。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