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異議人士入境突破 省親40多天

  • 楊明

吳仁華入境後的留影(吳仁華推特提供)

吳仁華入境後的留影(吳仁華推特提供)

暌違中國22年後,八九民運參與者和六四事件的見證人吳仁華突破入境限制名單從上海進關,回中國省親40多天後平安返回洛杉磯。有觀察人士指出,中國當局在不觸動六四事件結論的同時,會對具體人做個案處理。而新一代領導人要解決六四問題,至少要在5年之後。

暌違中國22年後,八九民運參與者和六四事件的見證人吳仁華突破入境限制名單從上海進關,回中國省親40多天後平安返回洛杉磯。有觀察人士指出,中國當局在不觸動六四事件結論的同時,會對具體人做個案處理。而新一代領導人要解決六四問題,至少要在5年之後。

北京時間2013年元月11日上午9點左右(美國洛杉磯10日下午5點左右),吳仁華在推特@wurenhua上發佈消息說,“我於2012年11月27日清晨發完推文‘早安,推友們!’踏上結果難測的回國探親之旅,六四後流亡海外22年,最終在故鄉溫州蒼南縣與高齡86歲母親及家人重聚。今日平安回到洛杉磯。真誠感謝推友們多日來的關注。”

此前,吳仁華在推特上說,“2012年11月28日下午,我於上海浦東機場突破入境限制名單進關,終於踏上故土,悲喜交集,無法言表”。

吳仁華很高興又安全回到了美國,不過一路旅途勞頓,坐了十幾個小時的飛機,吳仁華暫時不接受任何媒體的採訪。

吳仁華說﹕“我自己剛回來,我的心緒要梳理一下。”

據美國之音特約記者容易的介紹,吳仁華用美國護照進關,沒被發現,但幾天後就被公安盯住,並且告訴他以後沒有機會入境了。由於不想連累朋友,他沒有帶手機,電腦也不上網,回國40多天整天和86歲的老母親在一起,補償22年別離的時光和母子之情。

吳仁華1982年畢業於北大中文系,後執教中國政法大學。他參加了1989年天安門民主運動,是首次遊行的組織者之一,曾擔任過新華門絕食請願的負責人,並在6月3日率特別糾察隊趕赴天安門廣場,目睹了整個清場過程。1990年2月,他從珠海跳海游泳至澳門,在“黃雀行動”安排下坐船偷渡香港,7月5日流亡美國洛杉磯。吳仁華曾任《新聞自由導報》總編15年。作為八九民運的參與者和六四事件的見證人,他著有《天安門血腥清場內幕》和《六四事件中的戒嚴部隊》。

吳仁華在流亡22年後,“突破入境限制名單”成功進入中國,是偶然還是私下的默契,目前還不得而知。
著名異議人士王軍濤(資料照)

著名異議人士王軍濤(資料照)


流亡美國的著名異議人士王軍濤表示,中國政府基於人道主義的考量,一直在透過“私底下的安排”,允許流亡海外的異議人士回國探親,不過雙方都達成默契,對“有關安排”保持低調和緘默,如流亡美國的詩人北島等。

王軍濤說﹕“有關案子歸不同級別管,如果是當地管,就看你跟當地關係如何了。這不表明中國對你這個案子的本身看法。”

王軍濤說,中國當局對流亡海外限制入境人員的管理,分為三個級別:中央,公安、安全部和地方。他說,如果吳仁華從上海入境,可能就是上海方面提供了幫助。

王軍濤說﹕“我覺得中央是想淡化六四這個事,但是他們老是怕別人往這上解讀。我個人認為,只要你個人跟他們關係如果不是很僵的話,辦案人員都願意找一些理由幫助你。”

王軍濤表示,這種個案的處理,類似於中共文革後處理冤假錯案的模式。一,高調平反,徹底否定,如文革;二,高調否定,具體案子留尾巴,如反右;三,案子不平反,如高饒集團,但具體人都平反,像習仲勳和韓天石等。

王軍濤說﹕“六四事件,我覺得他們第一步可能會採取第三個模式,六四的案子本身大的東西不觸動,迴避了不談了。但是對具體的人,重新落實政策。中央也不是維持原判,所有的文件不動。繼續保持原有的說法。但是也不再強調了。所以我覺得他們可能第一步對六四中的當事人,如果僅僅是歷史問題,20年前的問題,後來沒有現行的問題的話,可能會採取這個模式。”

中共十八大上,習近平和李克強成為新一代的國家領導人。他們能否在任期內解決前任江澤民和胡錦濤遺留下來的六四事件的包袱呢?

政論家王軍濤說:“我覺得他們現在沒有辦法面對這個問題,原因在於,制度性的資源沒有給習近平足夠的權力讓他解決。所以有人說,他真要這樣做的話,要等到5年後那5個40後的常委下去之後,他才可以。”。

1989年六四事件到現在已經24個年頭了,中國當局仍然禁止一些流亡海外的中國人入境回國。根據楊建利網上提供的一份中國國家安全部“中國人限制入境黑名單”,三類49人屬於入境立即拘留,立即遣返,或視情況處理。楊建利說,中共限制入境的人遠不只這49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