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蘇曉康稱 中國較之25年前更差

  • 齊之豐

在六四天安門事件前夕,蘇曉康接受了美國之音記者齊之豐的採訪。

在六四天安門事件前夕,蘇曉康接受了美國之音記者齊之豐的採訪。

二十五年前,蘇曉康是中國名人。他是中國中央電視台播出的影響巨大的電視片《河殤》的總撰稿人。中國執政黨共產黨黨內強硬派認為,《河殤》所表現出的對中國傳統文化的批判是對中共意識形態的一種危險的顛覆。中共1989年5月決定鎮壓要民主、反腐敗的抗議,並把蘇曉康列入抓捕名單。在六四天安門事件前夕,蘇曉康接受了美國之音記者齊之豐的採訪。

齊之豐:“在你看來,今天的中國比25年前的中國好在甚麼地方?壞在甚麼地方?總起來說,今天的中國比25年前的中國是更好還是更壞?”

蘇曉康:“當然是更壞了。這是毫無問題的。

因為中國現在經濟起飛了,錢多了,這就好了嗎?你好看錢都在誰手裡。中國老百姓的生活是比過去有一定的改善。但中國老百姓被欺負得不行,農民隨時房子就會被拆掉,地就被徵走。這是20多年前沒有的。

所以說,中國現在的情況跟25年前相比,我的總結是兩個喪失。一個是中華民族子孫萬代的家園可能會永遠喪失,就是因為這25年掠奪性的經濟高度發展。

現在的權貴集團是拿走利潤,留下垃圾。你看現在中國大的生態環境現在已經完全被毀壞了。我們原來還沒有看到江河污染,洞庭湖,鄱陽湖乾了。後來在有北京的霧霾,而且愈來愈嚴重。

現在已經弄得大家對北京的污染幾乎是沒有人再敢說中國的環境沒有問題了。

我現在要強調的是,現在的環境問題是超越目前人類的智慧的,也就是說人類的現在的知識無法解決環境破壞的問題。中國現在所面臨的環境破壞災難不知道有多麼嚴重。

有人說,工業革命,十八世紀以來,西方的環境也有很大的破壞,現在他們的環境都修復了,等等等等。老實說,現在我們還不知道,這個問題在科學研究方面還沒有解決。因為環境問題是超出人類的知識和能力的問題。這個問題非常大。

中國今天的環境破壞,不知道比西方十八世紀工業革命以來的破壞嚴重多少倍。中國的主要問題是掠奪性。這是第一個喪失。

第二個喪失是這25年來,中國人的心靈被掏空了。他不准你有信仰。人的道德大滑坡。這就是說中國人的心靈家園也沒有了。這兩個嚴重的問題就是六四的結果。”

齊之豐:“假如你現在可以自由返回中國居住,工作,你願意回去嗎?”

蘇曉康:“我頂多回去看看,但不能回去長住了。因為那裡的大環境已經不是我們可以做事的了。即便是中國社會在政治上變成了一個代議制民主制度,至少還需要十年二十年才會形成正規的可以運作的政治制度。

另外,整個社會還需要恢復,整個文化需要回復。我想,這樣的過程就更長了。我今年已經65歲了。我不可能把自己最後這一點時間賠上。我就願意在外面呆著。我該做甚麼就做甚麼,我可以在外面寫我的書。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