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紐約以抗議 反思與悼念來紀念六四


中國民主黨成員默哀悼念六四死難者。

中國民主黨成員默哀悼念六四死難者。

抗議、反思和悼念三大主題構成了紐約在曼哈頓和法拉盛兩地持續一天的紀念六四25周年活動。年輕人成了紀念活動的主力,他們在了解六四真相後加入了抗議隊伍;對六四歷史真相的研究,顯示政府當年有能力用和平方式解決天安門事件;當年的學運領袖王丹指出,當局開槍絕不是為了奪回天安門廣場,而是另有目的;民運理論家胡平表示,六四屠殺把中國引向邪路,即“槍聲一響變偷為搶”;最後,在紐約時報廣場上,與會者在大雨中用燭光和歌聲完成了對六四亡靈的悼念。

紐約紀念六四25周年的三項活動分別為上午在中國駐紐約總領館展開的“天下圍城”抗議活動,中午在法拉盛召開了以揭示六四真相、反思25年歷史經驗為特點的研討會,以及傍晚在紐約的時報廣場舉行了燭光悼念晚會。

在中國駐紐約總領館前的抗議活動原定上午11點開始,組織者計劃進入領館示威,但紐約市警方調集了數十名警察,阻攔示威者靠近領館,並將他們隔離到一個街區外哈德遜河邊的指定地點。

年輕人成為抗議活動的主力。29歲的孫鈺說,他來到美國後通過網絡和媒體了解了六四真相,對政府用武力鎮壓感到震驚,因此加入了抗議隊伍。

他說:“我來參加是我來盡作為一個中國國民的義務,我要跟我的同仁們一起站在這裡表達我們追求民主自由的願望,和對中共政府的強烈的抗議。”

中國外國語大學畢業現在法院做翻譯的葉楠說,她特意從舊金山趕來。

她說﹕“我認為中共對中國人民的殘害非常深厚,對我們年輕人影響也非常大,所以我特地從舊金山飛過來支持中國民主黨的民運活動,希望我們年輕人能創造中國新的未來。”

對六四歷史真相的研究,顯示當局一直宣稱開槍鎮壓是為了奪回廣場不符合事實。89學院領袖王丹在法拉盛舉行的研討會上指出,數萬野戰軍早已集結在人民大會堂等地下通道,當局完全有能力徒手奪回廣場,

王丹說:“這個問題就來了,你明明部隊已經把天安門廣場包圍了,你輕易就可以奪回天安門廣場,你為甚麼要在長安街上開槍?當時我們在天安門廣場只剩5000人了,而團團包圍的大概是幾萬人之眾,10個人抬一個都可以抬得下來,所以沒有任何的理由說政府逼得好像只能開槍才能把廣場收回來,或者才可以平息。從過去的歷史經驗到客觀的實際情況都不是,政府開槍另有他的目的。”

民運理論家、《北京之春》榮譽主編胡平闡釋了六四屠殺與當今以貪腐為特徵的權貴資本主義之間的關係,用他的話說就是“槍聲一響變偷為搶”。

胡平說:“所謂中國模式,構成了對民主的嚴峻挑戰。在25年後的今天,我們必須說,六四不但改變了中國,而且也改變了世界。六四屠殺不但阻斷了中國的政治改革,而且也把中國的經濟改革引向邪路。”

在紐約時報廣場舉行的燭光晚會上,藝術家薛明德做了名為《六四死了》的行為藝術,展現當年抗議者所抱持的希望在當局的武力鎮壓中破滅了。

活動開始不久下起了大雨,與會者堅持3個多小時,將全部議程進行完畢,表現了他們悼念六四亡靈的真誠。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