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民主噩夢? 得到選票失去家園

  • 默多克

數以千計的尼日利亞男女自願擔任“尼日利亞民間糾察組織”.

數以千計的尼日利亞男女自願擔任“尼日利亞民間糾察組織”.

烏巴‧薩尼曾經是卡杜納城南的一名推銷員。 2011年,當尼日利亞選舉演變為暴力的時候,他和幾萬人一道離家逃亡。

如今,薩尼在卡杜納北邊的一座營地棲身,這裡有幾百名流離失所的人。他說,他幾乎沒甚麼家可回了。

他說:“我們的財產被燒了,所以的車子都被燒了。他們在那兒還殺我們的人。那次危機中有將近一千人被殺。”

不過,薩尼說,假如他手裡有錢,假如尼日利亞安全部隊能夠保護他倖存下來的家人,他還是願意離開營地,重建家園。

“在那場危機中,我失去了一個兒子和五個弟弟。”

不過,宗教界領袖說,除非尼日利亞政治運作方式有所改變,否則,在卡杜納這樣的城市舉行選舉仍將充滿危險。在卡杜納,北邊主要是穆斯林,南邊主要是基督徒。

在卡杜納的一座花園裡,“尼日利亞和平復興與和解基金會”的牧師尤汗納‧布魯說,政治人物把爭奪政治權力和經濟資源跟尼日利亞根深蒂固的宗教信仰捆綁在一起,結果在基督徒和穆斯林之間造成了嚴重的隔閡。

他說,如果人們憑著宗教信仰堅信自己的正確性,那就甚麼事都幹得出來。

布魯說:“因此,尼日利亞多數政客都是政治天才。他們基本是利用宗教來達到自己的目地。”

基金會的另一位領導人伊瑪目‧薩尼說,雖然眼下相對安寧,而且過去幾年來一直有和解努力,但尼日利亞2015年的總統選舉已經在使人群兩極分化。

他說:“我憂慮重重,心懷恐懼。為甚麼麼?因為我看到一些人,---他們有些是政治人物,有些是投票的選民,我看到他們開始把宗教引入政治。”

卡杜納官員說,他們將加強安全並起訴任何犯有選舉暴力罪的人,希望這些措施能夠在明年避免發生安全危機。不過,國際人權組織“人權觀察”說,自從2010年爆發教派暴力以來,已經有數以千計的人遭到殺害,但幾乎沒有任何人被追究責任。

民間保安組織,比如這幾十名穿著制服的受訓人說,讓卡杜納變得安全的唯一方式是,先下手為強,在犯罪發生前就將其制止。

“尼日利亞民間糾察組織”的領袖之一、退役海軍上校烏瑪爾說,他們的組織正在加強巡邏,並且收集信息與安全部隊分享。

他說:“我們蒐集當地情報,在犯罪還沒開始,還在策劃階段的時候,我們就將其製止。”

2015年的選舉暴力在卡杜納有可能避免,這是因為人們已經按族群自我分離了。跟尼日利亞多數地區一樣,這裡也是基督徒在南,穆斯林在北。

在臨時棲身的營地裡,薩尼說,危機過後三年,逃離社區的人只有幾百人留了下來。他說,對他們來說,就算選舉完全是和平的,那也換不回他們失去的家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