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俄羅斯漢學研究第一府-喀山大學 審視俄中日關係

  • 白樺 莫斯科

喀山大學孔子學院教室旁俄羅斯學生寫的漢字。(美國之音白樺拍攝)

喀山大學孔子學院教室旁俄羅斯學生寫的漢字。(美國之音白樺拍攝)


俄羅斯與中國和日本之間的複雜三角關係也體現在教育交流領域。在俄羅斯的喀山大學,愈來愈多的俄羅斯和中國大學生在那里學習對方語言文化。中國也在積極利用孔子學院擴大在俄羅斯影響。同時,俄羅斯同日本的領土糾紛根本未影響雙方科技交流。在日本的俄羅斯學者說,日本同中國等亞洲近鄰的領土糾紛緊張程度要遠遠超過俄羅斯。
喀山大學附近的喀山市中心。(美國之音白樺拍攝)

喀山大學附近的喀山市中心。(美國之音白樺拍攝)


位於伏爾加河畔的俄羅斯著名高等學府喀山大學過幾天之後將迎來該校209年校慶。
1804年由沙皇亞歷山大一世下令開辦的這所大學當時是沙俄帝國最東部的高等學府。

在19世紀中葉之前,喀山大學一度曾是沙皇俄國的東方學研究中心。

伴隨沙皇俄國領土擴張達到頂峰,為了更多了解位於東方,以及成為鄰居同時也是對手的中國,沙皇政府1827年在喀山大學開設了俄國第一家中文教學和漢學研究室。俄羅斯也成為繼法國之後,世界上第二個開設漢學研究的國家。
喀山大學國際關係與東方學院教師馬丁諾夫。(美國之音白樺拍攝)

喀山大學國際關係與東方學院教師馬丁諾夫。(美國之音白樺拍攝)


但後來漢學研究從喀山大學遷到了聖彼得堡。在經過了一百多年的停頓之後,隨著今天俄中各種交流日益活躍,喀山大學從2000年起又重新恢復了漢學研究和中文教學。

喀山大學國際關係與東方學院研究中國問題的教師馬丁諾夫透露,現在學習中文的俄羅斯學生愈來愈多。他們同中國的湖南師範大學有交流合作關係。每年都派遣大約15到20名左右的俄羅斯學生去中國湖南進修。路費由學生自理,在中國的費用由中方負責,這些學生在中國都能呆上一年。

馬丁諾夫說,當地對中文人才的市場需求愈來愈大。中文畢業生中,大約一半人從事翻譯工作,其他人進入當地的政府機關和企業。還有一部分人畢業後去中國大陸,香港,美國等地發展。
喀山大學學生宿舍。曾是今夏世界大學生運動會運動員宿舍。(美國之音白樺拍攝)

喀山大學學生宿舍。曾是今夏世界大學生運動會運動員宿舍。(美國之音白樺拍攝)


中國近些年來在俄羅斯各地大量開設孔子學院,喀山大學是其中之一。馬丁諾夫說,在雙方的一些交流項目中,有的由孔子學院資助。孔子學院有兩名院長,一名來自俄方,另一名來自中方。馬丁諾夫說,他很難預測孔子學院的未來,因為這主要取決於雙邊關係如何變化。

馬丁諾夫說,他們的工作與有中國官方背景的孔子學院相互平行。但在交流和中文教學等活動中,孔子學院有時能幫得上忙。

馬丁諾夫說:“孔子學院在這裡當然有它自己的使命,它的首要任務就是從事宣傳,宣傳中國,宣傳中國成就,以及中國文化,學習中國語言等等。對我們來說,孔子學院的作用就是扮演道路碾壓機的角色。在雙方的交流活動中,孔子學院可為我們首先碾壓出一條道路,然後我們再跟上自己走下去並抓住機會。”

在俄羅斯漢語熱升溫的同時,大批中國學生也前來俄羅斯學習俄語。一名中國彭姓留學生透露,在喀山大學的中國留學生有兩百多人。最近兩個月,又有數十名來自中國湖南,河南和哈爾濱等地留學生抵達喀山大學。他們首先學習俄語,然後選擇專業。

河南的李姓,張姓等同學說,他們在國內收集了許多資料。選擇喀山大學是因為這所大學出名,而且與莫斯科和聖彼得堡不同,喀山當地的生活費用和學費都比較便宜。
喀山大學的中國和其他國家留學生。前排右起第四人是耿同學。(美國之音白樺拍攝 )

喀山大學的中國和其他國家留學生。前排右起第四人是耿同學。(美國之音白樺拍攝 )


在喀山大學讀博士的耿姓女同學說,她在俄羅斯已有7年,前幾年是作為中國石油大學的公派學生來俄留學,後來讀研究生轉為自費。她明年畢業將回國到大學當教師。

耿同學介紹說:“像我們博士生一年的學費是三萬多不到四萬人民幣。然後加上生活費,一年也就是5萬塊錢。學費主要是靠父母支持。在俄羅斯讀博士可以相對地做一些教學類的工作,會有一些工資,生活費基本上就可以自理。”

耿同學說,如果想學習語言,最好還是出國。她說,莫斯科和聖彼得堡確實排外情緒嚴重,也有光頭黨襲擊外國留學生的事件發生,但俄羅斯其他地方相對好一些。
喀山剛剛在今年夏季舉辦了世界大學生運動會。中國留學生居住的學生宿舍曾是運動員村,他們對住宿等條件都感到很滿意。

俄羅斯和中國頻繁的教育交流反映了兩國不斷升溫的政治關係。但俄羅斯同時也在積極密切同日本的政治關係,這同樣也反映在兩國的教育和科技交流上。喀山大學國際關係和東方學院的馬丁諾夫說,他們未來計劃開設日語教育和日本研究。喀山大學同日本在蛋白質,生物工程等領域更有許多合作研究項目。
現在日本,來自喀山大學的學者古謝夫。(美國之音白樺拍攝)

現在日本,來自喀山大學的學者古謝夫。(美國之音白樺拍攝)


喀山大學派出的訪問學者古謝夫在日本已經生活了10多年。他通過視頻電話表示,俄日之間的領土糾紛根本沒有對他在日本的工作和生活產生任何影響。

古謝夫說:“俄日領土糾紛這個政治因素存在。但幸運的是,根據我長期多年在日本生活的內心感受,這個問題僅局限於日本政界,它也是日本的政治口號之一。但我的感覺是,日本同它的亞洲近鄰的領土糾紛緊張程度要遠遠超過俄羅斯,俄羅斯在這個領域遠遠地被放在了最後面。”

在回答日本人如何對待從俄羅斯來的學者這個問題時,古謝夫說,日本社會非常特別。在日本,中國人,俄羅斯人,美國人都一樣是外國人,通常很難融入當地日本社會。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