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美國之音專訪美國國務卿克里

  • 斯特恩斯

美國之音駐國務院記者斯特恩斯:國務卿先生,謝謝你接受我們的採訪。

克里國務卿:很高興接受你們採訪。

斯特恩斯:既然協助斯諾登的那些國家認為美國像新華社所説的那樣是“當代網路襲擊方面的頭號壞蛋”,那麼他們的協助有什麼錯呢?

克里:法律就是法律。在當前網路發達的世界上,國際法尤其重要。香港和美國之間有一個引渡條約。應當遵守那個條約。

斯特恩斯:斯諾登先生是揭發者還是叛徒?

克里:我認為他背叛了他的祖國。因為他宣過誓。他誓言他會保守他根據這種信任接觸到的秘密和文件,但是他辜負了這種信任。他完全不像丹尼爾•艾爾斯伯格或 其他人。那些人説政府在撒謊,或是完全曲解了所發生的事情。而這個人泄漏了實實在在的情報。因為他湊巧相信事實不能證明的一些事情。我還認為,他危及到反 恐,危及到一些個人。很可能美國有些人會喪生,因為恐怖分子現在知道了一些他們需要避免的事情,而在斯諾登泄密之前,他們並不知道。

斯特恩斯:在伊朗總統選舉之後,你希望出現什麼情況?

克里:顯然,我和大家一樣,希望伊朗在核項目方面能夠理性化,並且承認他們真正需要帶著提議參加談判。也希望他們抓住機會,通過證明他們的核項目事實上是 和平項目來重歸國際社會。這並不複雜。其他國家有和平的項目,他們能夠證明。這是伊朗人的明確義務。中國和俄羅斯等所有聯合國成員國在這個問題上是一致 的,要求伊朗必須這麼做。這不是美國的要求,是全世界的要求。

斯特恩斯:你在多哈説,敘利亞的反對派武裝如果更強大,就能與阿薩德總統相抗衡。聽聽真主黨和伊朗在這場衝突中怎麼説。但是從短期內來看,這是否比較容易加劇敘利亞的戰事?

克里:不,不是這樣的,原因是無論美國是否參加進來,都會有人資助極端分子,他們將繼續這場戰事。如果放任極端分子,造成的損害可能更大。可以想像,對約旦、以色列和黎巴嫩,從長遠來看對這個地區會造成什麼損害,尤其是如果他們得到化學武器的話。

斯特恩斯:在馬利,達成了一項關於選舉的協議。法國把反叛分子趕出了主要城市之後,願意撤軍。但是,國際社會怎麼能確保馬利的民主制度不會受到更廣泛的恐怖運動所威脅,這個運動對尼日利亞和尼日已經存在的民選政府進行挑戰?

克里: 以某種形式參與去幫助支援新的年輕的政府。我們參與了馬利的事務。法國也有參與。其他國家都在提供幫助。我們需要認識到,馬利對馬格里布基地組織來説已經 成為一塊具有吸引力的磁石。所以這對我們的安全至關重要,因為我們知道,他們打擊的不僅僅是馬利人,不僅僅是那一地區的人。他們準備跟任何地方的恐怖分子 聯繫起來,在每一個地方去傷害幾乎是任何不同意他們觀點的人。

斯特恩斯:有關汶萊舉行的東盟地區論壇。東南亞一些人擔心,奧巴馬政府的第二任期把注意力集中在中東進程和敘利亞問題上,所謂的“亞洲重心”戰略正在消亡。他們擔心中國對南中國海日益咄咄逼人的主權要求也許不會受到追究。關於南中國海,你會對你的東南亞盟國説些什麼?

克里: 這就是為甚麼我來到汶萊。我到這裡是有原因的。我訪問日本、南韓和中國也是有原因的。我還會很快去訪問印尼、越南和其他國家。因為我們關注亞洲重心。

人們需要明白,像美國這樣的國家有能力,而且我認為我們也很善於,在同一時間處理地球上不同地區同時爆發的不同危機。我們過去處理過,現在也一樣。人們不應該認為,我們試圖為一個衝突了30年的地區實現和平,就意味著我們無暇關注其他問題了。

我們剛剛在加州跟中國國家主席進行了重大會晤。美國副總統也訪問過那一地區。他還將前去訪問。我也還要再去。奧巴馬總統一直有參與。所以我認為,大家需要 了解,我們的亞洲核心戰略是認真的。我們將繼續致力於亞洲核心戰略。我們從未動搖過。不過,我們也有能力、有意願關注世界其他需要關注的地區。

斯特恩斯:最後談談朝鮮。有人問,既然朝鮮已經擁有核武器,為甚麼不承認朝鮮為核國家,然後去關注其他問題?你怎麼看?

克里:因為美國和參與六方會談所有各方以及世界上絕大多數國家的政策是,朝鮮應當放棄核項目。我們不承認朝鮮為核國家,我們一定要使朝鮮實現去核化。我補 充一下,這也是中國的政策。中國認為朝鮮必須無核化。當然,朝鮮確實進行了核子試驗,也發射了一些導彈,但是沒有任何跡象説明,他們擁有名副其實的核武器 投射系統。事實是,他們現階段的核項目可以被銷毀,也應當被銷毀。

因為如果不這樣做,韓國和日本就會發展核武器。這個地區的局勢就會變得遠比今天更加危險和動盪不安。這就是為甚麼中國也非常關注此事。我們高度期望,正如中國在美國加州的會談中向我們表示的那樣,中國和這些會談將對金正恩産生影響,他將選擇一條更好的道路。

斯特恩斯:謝謝你,國務卿先生。

克里: 謝謝你。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