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中國改變國際秩序後 對西方形成的挑戰


前澳大利亞總理陸克文(左)和美國公共電視台主持人查理‧羅斯2015年2月17日在亞洲協會對談 (美國之音方冰拍攝)

前澳大利亞總理陸克文(左)和美國公共電視台主持人查理‧羅斯2015年2月17日在亞洲協會對談 (美國之音方冰拍攝)

前澳大利亞總理陸克文星期二在紐約呼籲美中兩國領導人採納他的“建設性現實主義”方案,建立互信,找到對亞洲未來的共同看法(Common Narrative)。不過,儘管他相信美中加強合作可以避免衝突,他承認,中國改變現存國際秩序對西方形成了巨大挑戰。

一月剛履新的紐約亞洲協會政策研究所負責人陸克文星期二首次登台亮相,與被稱為美國“採訪第一人”的公共電視台主持人查理羅斯在亞洲協會進行了一場對談。

能講流利普通話的陸克文被認為是最懂中國的西方政客之一。因而,羅斯所提的問題幾乎全部圍繞中國。

陸克文自離開澳大利亞政壇進入哈佛大學肯尼迪政府學院擔任高級研究員以來,所研究課題就是未來10年的美中關係。他認為,亞洲未來的和平與穩定關鍵繫於美中之間能否避免衝突、加強合作。

他說,對此他有很多思考,“過去一年裡去過中國十多次,華盛頓也很多次,跟雙方領導人交談,私下聽取他們的意見。”他認為對此是有解決之道的,如果雙方都能採取他提出的“建設性現實主義”方案。

*建設性現實主義*

他解釋,所謂現實主義,就是找到雙方在地緣政治、政治價值以及其它一些問題上的分歧,找到管理分歧和減少衝突的機制。

所謂建設性,就是雙方就意見一致的部分展開合作。他說,美中合作範圍廣,可以推進雙方國家的乃至世界的利益。從氣候變化,到逐步建立安全機制互信,如救災合作、避免海空擦槍走火機制、雙邊投資協議等。他說12月在巴黎舉行的氣候變化會議,中美,加上印度,將決定這次會議成功與否。

他說,從以上兩個層次可進入第三個層次,即,如果雙方在長期建設性合作中獲得足夠多的政治、外交資本,就可能利用這些資本來解決那些存在的分歧和無法解決的問題。

憑藉對美中兩國的密切聯繫和深入了解,陸克文認為其第三方的身份,更能客觀地觀察美中關係。

*建立互信才能提升美中關係*

陸克文認為,美中兩國關係現狀自奧巴馬在加州庄園接待習近平,到兩國在去年6月至11月經歷了因南海主權爭端陷於衝突,直到去年底奧巴馬與習近平在北京舉行峰會,宣佈在氣候變化上的重大合作,在工作層面的雙方關係可以做到相互尊重。但是他說,要上升到合作層面還需建立雙方的戰略互信。
他認為,中國領導人把美國看作對他們未來最重要的關係。中國宣佈了9月習近平將訪美。他認為美中兩軍之間就如何預防和管理海空事件的透明計劃能否達成,不僅關係維持地區穩定,而且是雙方能否邁出建立互信的重要一步。

不過他同時表示,中國崛起對美國和西方世界形成的巨大挑戰是中國試圖改變現有的世界秩序。他說,中國不會如許多發展中國家接受國際體系的現有規則。中國認為二戰後由西方建立的國際體系需要不斷審議和改革,“習近平最近的講話就尖銳提出國際體系需要改革,以使其更公正,使各國更平等。這對西方和美國是個巨大挑戰。”

不過,陸克文不同意西方世界反對中國建立亞洲基礎建設銀行的立場,“鑒於國際基礎建設缺乏在亞洲的投資,可能的資本來源都應該受到歡迎,只要其遵循長期的專業管理規則。因此我認為,在對中國的倡議僅僅說‘不’的時侯要小心一點。”

*中國須應對的經濟大挑戰*

羅斯問陸克文,再過25年,即2040年時,美中兩國會怎樣?陸克文說,回答這個問題的前提是北京和華盛頓都沒有發生重大政治變化,即便如此,他擔心“雙方漸進、緩慢的小衝突會不斷發生”。他認為,未來25年,作為世界強國,中國在繼續崛起的過程中,需要應對大約6到7次重大的經濟和人口挑戰,以使自己能繼續崛起。

他認為,在25年裡,“美中兩國領導人早晚要建立起對未來的共同看法(common narrative)”。如果雙方能循著他提出的建設性現實主義的原則。

他說﹕“我可以坦率地說,將可保證該地區長久和平與穩定。” 他表示,作為地處亞洲的澳大利亞,“我們確實希望看到美中之間能夠有這樣一個對未來的共同看法。”

在聽到陸克文數次提到對習近平而言確保共產黨執政是其最重大事項後,羅斯問陸克文,“對中共形成威脅的究竟是甚麼?甚麼是可能的威脅?如何解釋這種偏執(paranoid)?

*時刻不忘對黨構成的威脅*

上世紀80年代,習近平任廈門市副市長時就與之相識的陸克文稱,如果你從習近平的角度來觀察,中共面臨的威脅是巨大的。

他說﹕“他每天、每周的最高優先事項是確保黨的統治,念念不忘對黨的絕對統治地位構成的威脅。因此,我們看到他對社會環境的控制愈來愈嚴:從大學裡的活動,到文化上、政治上的異議人士的活動;第二,是當局對在中國興起的宗教團體的懷疑,認為這是產生異議的溫床;第三,是他們集中精力關注的新疆和西藏的分離主義活動,尤其是新疆,其聖戰形式的暴力在中國各地出現;這些是最大關切。”

陸克文說,“最後,中國的高度警惕是山姆大叔在積極地支持這些活動,以及對防止中國崛起採取的政策圍堵。這些評估是中共黨內對其維持執政的最大關切,再加上對環境污染和經濟增長的關切。”

因此,為建立戰略互信,陸克文建議習近平和奧巴馬不妨帶著一些問題到智庫去了解一下:“美國是否在破壞中國的穩定?”“美國是否在圍堵中國的崛起?”“有哪些證據可以支持以上的問題?”

陸克文從2007年到2010年,以及2013年,兩度擔任澳大利亞總理,並於2011至2012年擔任外長。他領導的工黨執政地位被反對黨推翻後,他離開澳大利亞前來美國,並誓言告別澳大利亞政治舞台。有報道說,陸克文很可能在2016年爭取成為下任聯合國秘書長的候選人。不過這種機會要在世界五大區輪流當選規則的實施陷入僵局後才有可能出現。

亞洲協會由洛克菲勒三世於1956年創建,旨在促進和加強美國與亞洲之間在商業、文化、教育和政策方面的相互理解。亞洲協會政策研究所成立於去年4月,在紐約和華盛頓設立機構。這個研究所的宗旨是,在中國崛起導致亞洲和世界平衡被打破後,探索避免衝突、促進合作的政策方案。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