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基辛格為美中關係對新總統建言

  • 莉雅

前國務卿基辛格博士11月17日星期四會晤美國當選總統川普。圖為基辛格資料照。

前國務卿基辛格博士11月17日星期四會晤美國當選總統川普。圖為基辛格資料照。

美中關係可以說是世界上最重要、也是影響最為深遠的雙邊關係。如何處理好這個雙邊關係無疑是美國當選總統川普所面臨的一個主要挑戰。美國新總統該如何與中國領導人習近平打交道?他應該從美中兩國過去的交往歷史和政策失誤中吸取甚麼經驗教訓?在這些問題上,前美國國務卿基辛格對川普提出了甚麼建議呢?

為美國總統尼克松1972年訪華並打開美中關係大門發揮了關鍵性作用的前國務卿基辛格博士日前在美中關係全國委員會主辦的一個市民大會上與該委員會會長歐倫斯就美中關係的各個方面進行了一場對話。

*美中過去的交往對今天的啟示*

這位被認為是美國外交教父的人物如何看待美中兩國過去交往中的教訓呢?

他說:“最重要的教訓是,中國與美國有著不同的歷史和文化。我們一直生活在安全的環境裡,而中國周邊總是有敵人。所以,中美兩邊的人了解對方是重要的,而兩國的政治領導人理解對方的思維方式則尤其重要。尼克松做的最好的一點是,在我們最初舉行的會談中,我們沒有談論我們雙方之間的差異,而是談論我們的目標,看這些目標是否可以能夠和諧。”

至於美國在處理對華關係上有甚麼失誤,基辛格說,中國領導人一般來說對美國干預中國內政非常敏感,而對於美國總統來說,他們不可能不涉及人權的問題,因此如何滿足雙方的需求是一個很重要的問題。在他看來,美國並沒有能夠總是很好的處理這個問題。他舉例說,在克林頓總統上任初期,美國公開要求中國當局改變他們的一些做法,但是兩年後,克林頓總統改變了這種做法,之後美中關係發展良好。在他看來,美國目前在南中國海問題上的一些做法也有失妥當,例如讓電視攝像機跟拍美國戰艦在南中國海的巡航行動,向中方發出在他看來應該避免的挑戰。他還認為,美國政府允許台灣總統李登輝1996年訪美繼而引發台海危機也是一個失誤。

*對新總統的兩點建議*

鑑於美中交往中的這些經驗教訓,基辛格對美國當選總統川普應該如何處理美中關係提出了他的建議。

他說:“我要告訴他們的第一件事是,把一個了解中國歷史與文化的人放在他的個人班子裡,作為美國與中國政府之間的聯絡人。這個人應當關注正在發生的很多事情以確保它們遵循連貫性。”

除此以外,他認為,美國領導人應該認清這個國家根本的國家利益是甚麼,而不是被雙方之間目前存在的一些紛爭擋住視線,從而影響到看問題的角度。

他說:“總統應該做的第二件事是,不是就雙方之間在貿易、南中國海或是任何其他甚麼地方發生的任何一個爭論進行裁決,總統應當試圖與他信任的一些關鍵的人坐下來問這些問題:我們的目標是甚麼?我們要得到甚麼樣的結果?我們要防止的是甚麼?然後試圖就這些問題與中國領導人展開對話。因為不然的話,總是存在這樣一個危險,即當你們如此相互聯繫在一起的時候,就像我們現在在交流與貿易等方面這樣,很多爭端會出現在表面上,這些都是完全合理的爭端,但是它們妨礙你獲得一個正確的視角。”

*陽光之鄉的會晤模式值得川普借鑒?*

在奧巴馬總統任內,他在加州的陽光之鄉與習近平舉行了非正式會晤,使兩位領導人更好的相互了解。川普在上台之初是否可以借鑑這樣一個模式與中國領導人習近平打交道呢?

基辛格認為,這是一個好的模式,但評判一個模式的好壞要看他們對對方說了甚麼,因為這種首腦會晤總是存在搞公關和宣傳的人事先為他們寫好劇本的危險。

*基辛格如何看待中國領導人?*

基辛格見過自毛澤東以來的中國五代領導人,與他們進行了長達40多年的對話。他認為,所有中國領導人都有對秩序崩潰的恐懼,怕亂,而且他們都非常注重概念。

他說:“我所見過的每一位中國領導人,在某種程度上都比美國領導人更加概念化。其中一個原因是:美國人認為一個穩定的世界是正常的,所以當這個世界不穩定時,這是一個問題。當有問題時,你解決這個問題,然後接著去做其他的事。中國領導人認為,一個問題的假像是走向另一個問題的門票。所以我所見過的每一位中國領導人都從概念上把政治看作是一個過程,而不是一個項目。在這個意義上,他們都很類似。”

至於成為中國第五代領導人核心的習近平是否具有毛澤東的一些特質,基辛格說,毛澤東更加意識形態化,在這方面,習近平與毛澤東有很大的不同。

基辛格在被問到他與中國領導人見面時建議他們採取甚麼行動使美中關係更有建設性和富有成果時說,他從來不會對中國領導人進行說教,而是真實的表達他對一些問題的看法。他認為,中國領導人不應當採取聖人的姿態或是帶著優越感採取行動,而我們則不應當教訓他們如何在國際上行事。

*美中關係面臨的挑戰*

在奧巴馬任內,美中兩國在氣候變化、伊朗核項目等國際問題上進行了良好的合作,但是在北韓核項目和網絡安全等問題上存在分歧,而最近一兩年兩國在南中國海爭端上爭鋒相對,使美中關係陷入緊張。

基辛格認為,美中關係在近期將面臨的最大挑戰包括南中國海問題、美中兩國能否發展出一個對付北韓的共同對策以及如何與一個演變為超級大國的中國打交道的問題。

他說,他贊同習近平有關美中建立夥伴關係、不搞對抗,實現互利共贏的看法。在他看來,在沒有努力建立一個比現有的國際秩序更可信賴、更加穩定和更加平衡的國際秩序的情況下,美國如何對待中國這樣一個超級大國將是一個巨大的挑戰。而在擁有目前複雜技術的兩個大國之間的互動沒有經受實踐考驗的情況下,如何處理好這個關係是對政治才能的巨大挑戰。

當然,基辛格認為,美中兩國今後也有很多可以合作的領域,包括絲綢之路、阿富汗以及打擊海盜的國際維和行動等。

*擔心中俄接近?*

針對中國與俄羅斯日益靠近的問題,基辛格說,在他看來,中俄接近是很自然的事。

他說:“中國和俄羅斯有很長的邊界而且有很長的交往歷史。所以,他們進行合作是很自然的。當然,我們不希望它們都成為美國的敵人。在正常情況下,我們傾向於和它們都保持友好的關係。我想,任何有思想的美國總統也會做出這樣的決定。”

秉持現實主義外交政策的基辛格對美國目前的外交孤立主義傾向感到擔憂。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