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全球傳媒追訪林榮基 願助港府指認跟踪者

  • 海彥

林榮基(持咪者)參加6月18日抗議遊行(美國之音海彥拍攝)

林榮基(持咪者)參加6月18日抗議遊行(美國之音海彥拍攝)

據報導,在林榮基星期天全天在立法會接受媒體採訪的同時,幾個親中團體的人士到立法會外抗議,指責民主黨何俊仁議員和林榮基等人抹黑中國政府。抗議結束時,這些人被大巴接走。

此外,剛剛休假返港的特首梁振英星期一上午主持跨部門會議後表示,特區政府非常重視銅鑼灣書店事件及理解港人關注。他說,基本法只授權香港執法機關在港執法,其他境外人員在港執法違反香港法律,不能接受。

梁振英還宣布,政府決定採取三個舉措,包括向中央用書面立即反映港人對事件的關注及顧慮;檢討香港與內地的通報機制,務求改善通報的時間及透明度;另外,如有需要會派官員到內地跟進。

民主黨立法會議員何俊仁回應稱,梁振英需要立即同律政司長和保安局長親自到北京,跟進事件,只以書面形式作用不大。

何俊仁強調,通報機制根本沒有被遵守,不是改善問題,而是執行問題,若不被執行,再改善都如同白紙一張。

何俊仁透露,林榮基暫時沒有打算要求警方人身保護或到外國尋求政治庇護,只想在這一輪媒體訪問交代事件後,恢復普通人的生活。何俊仁表示,在聲援林榮基的遊行中,警方指揮官稱想與林榮基見面了解事件。何俊仁說,星期三或四將陪同林榮基與政府官員會面。

林榮基星期六晚接受VOA衛視第一家媒體專訪後,星期天在立法會大樓內接受多家其他媒體的連續採訪,披露了更多詳情,並對近日事件發展做出回應。

綜合媒體報導,林榮基透露,去年10月24日在深圳被拘留時,一位姓李的對他說“我們中央專案組不留情”,而林榮基認出此人正是他2013年帶政治敏感書過關時盤問他的人。因此,他相信銅鑼灣書店事件牽涉到“中央專案組”。

林榮基還詳述,6月14日早上約7點,他由“中央專案組”的陳處長和審問他的史先生等人陪同,乘高鐵從韶關到達深圳。抵港後兩人為避免被拍下照片,沒有同行,但要求他向警方銷案,並要他是用交給他的手機,短訊詳細報告每步舉動。當晚林榮基被安排入住油麻地一家賓館。

返港第二天,林榮基按要求向銅鑼灣書店股東之一的李波索取書店讀者資料的硬盤,發現硬盤不對後,故意拖到深夜才告李波,只為爭取多點停港時間。 16日,林榮基換回裝有資料庫的電腦,放入內地人員交給他的行李箱,準備返回內地。內地人員連續用手機短信追問催促他,約定過關後見面。

林榮基表示,坐地鐵到九龍塘站轉乘回深圳的東鐵時,突然感到壓力很大,不願出賣讀者,於是出站並關手機,接連吸了三支煙,思考了半小時,想到六千港人上街聲援,以及書店五人中他的拖累最少,負擔最小,內地沒有親人,只有一個會對不起的女友,決定不回內地,準備乘港鐵回家再細想。

林榮基表示,在九龍灣站時,他發覺有人跟踪,那人到訪過銅鑼灣書店。林榮基一直緊盯著跟踪者,那人知道被發現不久走出車廂。而林榮基隨後聯繫立法會議員何俊仁的律師樓求助。林榮基向蘋果日報明言,如果港府願就跨境執法問題採取行動,他願意認人。

返港有人監控

此外,林榮基披露,在寧波期間,審問者重點訊問他有關國家主席習近平“七不講”的書籍,以及涉及習近平內容的書刊,包括撰稿人的資料。另外一本被問及的書,林榮基隱約記得是《習近平二十年……》。據悉,銅鑼灣書店曾有售《習近平二十年執政夢》和《習近平二十年大戰略》。

林榮基講述,在寧波被拘留幾個月後,今年1、2月曾有過自殺念頭,表示當時非常難捱,精神壓力極大,把人關到會發瘋。雖然有衫褲可以扭成繩,但房間高20尺,且鐵欄柵被細網封住,無處掛,最終無法實行。林榮基表示,環球時報說他沒有受到虐待,但未提精神虐待,房間三個攝像頭,監控一舉一動,包括上洗手間,牆壁和物件,甚至水龍頭都包上軟布,以及不斷的恐嚇和威脅等。

萌發自殺念頭

在林榮基踢爆真相後,親中的星島日報近日接連採訪銅鑼灣書店的呂波、張志平,以及也受到扣查的林榮基的胡姓內地女友等人,指責林榮基說謊。此外,李波也否認向林榮基稱自己是被擄走,儘管林榮基在記者會上稱李波沒有直說被擄走,但是表述“違反自己意願被帶走”。林榮基星期天對多家傳媒澄清,李波沒有直說,但在談話過程中一兩次講到他被“夾”(挾持)上去之後如何如何,因此判斷李波是不情願地去內地。

在被媒體問及他是否覺得被親中媒體抹黑時,林榮基強調,白就是白、黑就是黑,抹來抹去也就如此。林榮基說,他從開始就表示,開記者會會傷害到書店事件其他人,但認為事件不只涉及書店或個人,而是事關香港社會的自由和一國兩制。

林榮基多次重申,不會就書店其他人和女友的報導對質,因為越對質就越傷害他/她們,要他們繼續違背良心說話,而記者、傳媒和他本人都應該幫助他們那些仍被內地當局操控的人,減少對他們的傷害。林榮基還透露,提審他的人曾透露,在桂民海大約9、10月被判刑後,當局便可以放過其他涉案的、目前都是保釋候審的人。

不願傷害他人

林榮基表示,對香港有信心,不擔心安全,至今也沒有後悔公開事件。林榮基表示,他站出來是希望內地減少插手香港事務和破壞一國兩制,希望港人言論和出版自由不會收縮。

1991年因六四而被迫離開親北京的文匯報的時事評論員劉銳紹,星期天對港台表示,林榮基洩露了銅鑼灣書店的“事件本質”,輿論和實質效果都對北京不利,因此發動常用的宣傳戰和輿論審判,對林榮基進行“人格謀殺”,來為事態“消毒”。

人格道德謀殺

原文匯報副總編輯、前新加坡海峽時報中國特派員程翔,星期一對美國之音表示,內地借助星島日報的獨家報導反駁林榮基的方式,就是一貫所用的“人格謀殺”和“道德毀滅”,一點不令外界感到奇怪。

他說:“這絕對是中共有計劃地對林榮基進行人格謀殺、道德毀滅,就是慣用的把政敵搞臭的辦法。先說你政治上有問題,找不到你政治上有問題呢,就說你經濟上有問題,再找不到你經濟上的毛病,就說你這個生活作風有問題,男女關係這些東西呀。反正就是要搞出一些東西來整你。”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