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由於西藏因素 達賴喇嘛未獲俄羅斯入境簽證

  • 白樺 莫斯科

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 (美國之音白樺拍攝)

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 (美國之音白樺拍攝)

俄羅斯外長說,考慮到西藏等因素,俄羅斯現在無法給達賴喇嘛發放入境簽證。他同時表示,由於已簽署邊界條約,俄羅斯不擔心中國會索要領土。但他強調,中國出版的一些地圖把西伯利亞劃歸中國暫時喪失的土地,俄方已通知中方,中國會對此糾正。

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星期三在謝利格爾湖畔回答一批青年學生的提問時談到了西藏宗教領袖達賴喇嘛是否能訪問俄羅斯,以及中國是否能向俄羅斯索要西伯利亞等問題。

一名來自西伯利亞的克拉斯諾亞爾斯克國立師範大學的女學生說,中國出版的一些地圖已把西伯利亞劃入中國暫時喪失的土地,她來自西伯利亞,當然關心西伯利亞的命運,因此她問拉夫羅夫,俄羅斯是否應擔心中國的舉動。

俄羅斯開拓西伯利亞紀念碑,位於西伯利亞北部的漢特-曼西斯克地區 (美國之音白樺拍攝)

俄羅斯開拓西伯利亞紀念碑,位於西伯利亞北部的漢特-曼西斯克地區 (美國之音白樺拍攝)

拉夫羅夫回答說,俄羅斯不必擔心。因為俄羅斯與中國已簽訂了邊界條約,而且兩國議會都批准了條約,雙方都會根據國際法嚴格遵守條約,兩國也將繼續發展戰略關係。

但拉夫羅夫強調,針對中國地圖把西伯利亞劃歸中國喪失領土,俄方已同中方交涉,並認為中國會對此糾正。

拉夫羅夫說:“我們已注意到我們的中國朋友所出版的這些地圖。我們已經通知中方我們對此表達關注。我在這裡可以說,這些地圖與政治沒有關係,中方會對此糾正,當然這可能需要時間。”

中國移民,中國威脅,俄羅斯將淪落成為向中國出口能源和原材料的殖民地,以及中國強大後將獲取俄羅斯的遠東和西伯利亞的土地等問題長期困擾著俄羅斯社會。有關議題更經常在各種場合被提出來討論。

俄羅斯學術界也同樣擔心,中國的歷史教科書一直強調認為,清朝政府同沙皇俄國當年簽訂的邊界條約對中國來說是不平等,中國當年曾因此喪失了大片土地。

同時,俄羅斯最近出現了要求中央政府下放權力,反對莫斯科掠奪西伯利亞資源,主張組建從烏拉爾山脈到遠東的西伯利亞自治共和國的呼聲。類似活動受到了媒體關注。正是在這種氣氛下,外長拉夫羅夫談論到了敏感的俄中邊界和西伯利亞問題。

拉夫羅夫當天還對西藏宗教領袖達賴喇嘛是否能來俄羅斯訪問闡述了俄方立場。

來自卡爾梅克國立大學的兩名學生幾乎同時向拉夫羅夫提到了達賴喇嘛訪俄問題。一名學生提問說:“我的問題是,今天究竟是甚麼原因阻撓俄羅斯給諾貝爾和平獎得主,佛教徒的精神領袖第14世達賴喇嘛發放入境訪問簽證?”

俄羅斯佛教徒盼望達賴喇嘛訪問(美國之音白樺拍攝)

俄羅斯佛教徒盼望達賴喇嘛訪問(美國之音白樺拍攝)

拉夫羅夫回答說,諾貝爾和平獎在這個方面不起甚麼作用。考慮到西藏問題,以及達賴喇嘛積极參與政治活動,這些因素都妨礙俄羅斯發放簽證。拉夫羅夫說,達賴喇嘛想要來俄羅斯訪問,就必須放棄政治活動。

拉夫羅夫說:“我們已不止一次地同卡爾梅克,以及其他的俄羅斯佛教地區的領導人討論過有關問題。這裡的主要問題是,如果達賴喇嘛的訪問是純粹的宗教訪問,那麼訪問就應該與政治明確分開。但根據我們的觀察,達賴喇嘛沒有完全放棄政治活動。我們非常理解俄羅斯佛教徒們的失望。”

另一名卡爾梅克學生追問說,達賴喇嘛在2011年就已經全部放棄了在西藏流亡政府中所擔任的職務。

拉夫羅夫說,俄羅斯所關注的是達賴喇嘛不從事政治活動,而並非能聽到達賴喇嘛的一些聲明。

2012年在同樣的活動上,一名卡爾梅克的學生曾向總統普京提出了相同的問題。普京當時回答說,達賴喇嘛訪俄是敏感問題。世界上都把達賴喇嘛當成政治人物而並非宗教活動人士。普京還表示,他理解卡爾梅克等地的民眾等待著達賴喇嘛訪問,俄羅斯也在相關領域做工作。

西藏宗教領袖達賴喇嘛最後一次訪問俄羅斯是在2004年。當時他訪問了卡爾梅克首府埃利斯塔。最近10多年來,俄羅斯三個信奉藏傳佛教的民族共和國卡爾梅克、圖瓦和布里亞特的佛教徒一直在奔走呼籲讓達賴喇嘛訪俄。佛教徒們同時對莫斯科中央政府為了照顧同北京的關係不讓達賴喇嘛來訪感到不滿。一些佛教徒甚至還為此舉行過抗議活動。來自佛教地區的青年學生多次向俄羅斯領導人提出達賴喇嘛訪俄問題,顯示了當地民眾對達賴喇嘛訪俄的期盼。

俄羅斯政府下屬的青年署每年夏季都在離莫斯科400公里遠的特維爾州的謝利格爾湖畔舉辦青年夏令營活動。活動經費來自俄羅斯政府預算。在2005年剛舉辦活動時的目的是為了支持普京。每年都有俄羅斯領導人,政府高級官員,克里姆林宮智囊等到營地演講並回答青年學生問題。普京在2012年曾與青年學生座談,這是外長拉夫羅夫首次參加類似活動。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