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觀察人士對於烏坎人達到維權目的感到悲觀

  • 黎堡

廣東烏坎村村民趕走前村官,2012年3月2日投票選舉出新的村委會(資料照片)

廣東烏坎村村民趕走前村官,2012年3月2日投票選舉出新的村委會(資料照片)

中國廣東省烏坎村的村民在經過幾個月的激烈抗爭後早前已成功舉行村委會選舉﹐然而村民們抗爭的根本目的是收回土地。學者和觀察人士說﹐烏坎人達到這個目的的機會不大﹐烏坎模式難以向全國推廣。

在世界媒體的聚焦下﹐一個原本很不起眼的烏坎村以村民的生命和街頭抗爭換來了一個村民們自己選出的村領導班子﹐被村民們指責非法賣地的前任村官員甚至有關的上級官員也在上個月受到處罰。

在一些人看來﹐烏坎人的抗爭取得了勝利﹐甚至認為可以將烏坎模式向全國各地推廣。但是﹐熟悉烏坎事件的一些學者﹑參與者和新聞工作者星期六在香港大學舉行的一場討論會上說﹐烏坎村民的核心目標是收回被佔據的土地﹐這一目標還遠遠沒有實現。

烏坎村民抗爭事件暴發後﹐北京新啟蒙公民參與立法研究中心主任熊偉前往烏坎村﹐幫助村民組織各項選舉﹐並在那裡與村民居住了好幾個月。前不久才離開烏坎村的熊偉說﹐村民收回土地的努力正遇到挫折﹐新選出的村領導班子正面臨治理危機。

熊偉說﹕“烏坎現在可能面臨治理危機。其外在的具體表現是土地都沒有收回來。大家如果了解情況﹐跟村民有些接觸的話﹐會知道現在烏坎並不是表面上看到的風平浪靜。”

有村民說﹐如果新的村委會沒有能力收回土地﹐村民們會繼續敲銅鑼﹐上街遊行﹐要求中央直接處理村民的要求。

曾對烏坎事件做過大量報道的香港《陽光時務》執行主編張潔平說﹐她對烏坎村民成功收回土地不感到樂觀﹐就算他們再次走上街頭抗議。

張潔平說﹕“我覺得烏坎接下來的發展趨勢很大程度上取決于政府想要烏坎往哪個方向走。農民可以自己用的(方法)基本上用盡了﹐再走上街頭也就這個樣子。”

廣州中山大學政治與公共事務管理學院教授郭巍青認為﹐跟全國各地的鄉村一樣﹐烏坎的村民在爭取收回土地時遇到一個難以逾越的法律障礙--土地所有權究竟歸誰﹖

郭巍青說﹕“如果你講現在這個法律﹐它肯定了50年代的土改。土改是革命﹐土改是政治。它通過政治和革命把這個地全部拿到國家手裡。我們的法律是這個基礎上的法律。農民並沒有一個法律上契約可以說﹐‘這個地是我的’。”

廣東商學院法學院博士塗四益也對烏坎模式能否向全國推廣持懷疑態度。他說﹐在國家現行的制度下﹐村民試圖通過自治方式解決土地問題的想法猶如天方夜譚。

烏坎村村民們說﹐至少有2萬畝他們的土地被非法霸佔。有跡象顯示﹐其中大約3000畝土地有望不久後回到農民手裡。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