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香港“國民教育課程”備受爭議

  • 黎堡

香港立法會舉行六四事件二十二週年辯論。民主派議員借此機會批評特區政府計劃在學校推行的國民教育課程將淪為讚美中共統治的政治課程﹐建制派議員則敦促市民全面客觀地看待歷史問題﹐為國家的繁榮富強而努力。

香港立法會第13次將平反六四議案納入正式議程﹐並在星期三舉行了大約三個小時的辯論。期間﹐近二十名議員發言﹐其中絕大部份是支持議案的民主派議員﹐不支持議案的建制派議員只有兩人在會上發言。

很多民主派議員在辯論中說﹐立法會每年就勿忘六四議案舉行辯論對香港的年輕人來說是一個很好的國民教育機會。

張文光是代表教育界的民主黨議員。張文光說﹕“今天是八九民運的二十二週年﹐平反六四是香港人的堅持。立法會年復一年的辯論是遺忘與反遺忘的抗爭﹐顯示港人拒絕遺忘的意志﹐也是重要的國民教育﹐讓薪火相傳﹐直到六四平反的那一天。”

根據香港特區政府去年提出的施政報告﹐香港教育局這個月初推出了國民教育的課程指引咨詢文件﹐並決定明年秋天在全港五百多所小學推出國民教育必修課﹐一年後再在幾百所中學推出。

課程指引咨詢文件沒有提到教師是否可以講授1989年發生的六四事件和中共一黨專制等重大話題。

許多人很擔心香港政府推出的國民教育會淪為讚美中共統治的政治課和洗腦課程﹐而在一九八九年學生民主運動和六四天安門鎮壓行動這些重大的歷史事件上會閉口不談。

民主派議員黃毓民擔心香港國民教育課程的教師帶着學生到天安門遊覽時不會提起二十二年前發生的慘劇。

黃毓民說﹕“這個國民教育科目的內容會不會讓老師帶一班學生到大陸遊覽的時候﹐經過天安門講述我剛纔說的那些事情呢﹖如果不會﹐那這是什麼國民﹖這是有尊嚴的國民嗎﹖什麼叫真正的中國人﹖對自己的歷史文化沒有尊嚴的自覺﹐沒有獨立的思考﹐這是不是中國人呢﹖”

稍早前﹐教育局課程發展部負責人和德育及國民教育專責委員會的成員都表示推行國民教育課程的目的並非洗腦﹐教師可以自行決定是否向學生講授六四事件等敏感課題。但是﹐中國中央政府駐香港聯絡辦公室主管宣傳工作的郝鐵川在微薄上表示﹐香港中小學即將實行的國民教育就是要洗腦。他還說﹐香港的德育及國民教育如果不聽中央政府就不叫國民教育。

跟以往一樣﹐特區政府沒有派官員出席星期三在立法會進行的這場辯論﹐被民主派議員指責政府放棄了討論國民教育的一個良好機會。

親北京的幾十位議員也只有兩人在辯論中發言。曾經因為不滿北京當局鎮壓八九學生民運而舉家從香港移民到新西蘭的潘佩妤說﹐六四事件只是中國歷史長河中的一片波浪﹐香港人應該認識到國家過去幾十年來在經濟和民生方面取得的巨大進步﹐並與國人一起集中精力應對未來的挑戰。

潘佩妤說﹕“現在我們正面臨國家發展的關鍵時刻﹐大世界的局勢詭異莫測﹐國家需要集中精神﹐小心應對。我們香港人應該在這個時候﹐與全國億萬個同胞以及全世界的炎黃子孫在這個千年一遇的時代﹐一起為振興我們的中華民族﹐我們的子孫后代謀幸福﹐出一番力。”

香港民主派人士說﹐中國經濟快速發展與政治專制的結合﹐帶來的是官商勾結﹐官員貪污腐敗嚴重﹐民眾貧富差距日益擴大﹐怨氣此起彼伏。他們說﹐中國政府只有平反八九民運﹐並尋求政治改革﹐才能帶來國家的長治久安和人民的幸福安樂。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