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專家:把中國吹捧為全球化旗手是個錯誤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年會開幕式上發表主旨演講。

美國新總統川普星期一(1月23日)宣布美國退出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議(TPP)。同一天早些時候,中國外交部一位官員表示,中國已經準備好承擔世界領導者的角色。中國外交部國際經濟司司長張軍說:“中國無意領導世界,但如果其他國家想後退,中國有可能不得不承擔起這一角色。”

張軍是在美國總統川普保證“美國第一”後,同時也是在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上星期在達沃斯發表了“引人矚目的演說”後作出這一評論的。就在他做出這番表態後不久,川普總統簽署行政令,宣布美國退出12國簽訂的TPP。

時代催生中國當世界領導者?

習近平在那次演講中把中國塑造成世界全球化的領導者,指出,唯有國際合作才能解決問題。習近平還敦促各國要反對孤立主義,“顯示北京願意在國際舞台上發揮更大作用。”

根據這一基調,張軍說,中國無意尋求國際領導者地位,但是,“如果有人說中國正扮演著世界領導者的角色,我要說,並不是中國要衝到前面,而是前方的領跑者退後,給中國留了位置。”他還補充道,“如果被要求發揮領導作用,那麼中國將承擔起自己的責任。”

觀察人士指出,上述評論的潛台詞是:第一,中國當世界領導者是時代的需要(“歷史的選擇”);第二,中國已經準備好承擔世界領導者的責任。

然而美國著名智庫外交關係協會亞洲項目主任、中國問題專家易明(Elizabeth Economy)指出,“習近平正走在一條危險的道路上”。

易明說,許多觀察者很快地對中國自稱世界領導者表示支持,不僅因為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想做,而且因為美國似乎不願做。但她指出,“無論華盛頓選擇哪條道路,把中國吹捧為全球化旗手將是個錯誤”。

美國外交關係協會亞洲部主任易明(外交關係網站截圖)

中國未表現出解決全球問題的能力

首先,全球化時代的領導者必須既要願意也要有能力把各國帶到談判桌上以應對世界最緊急關切的問題。

易明說,雖然中國在氣候變化、伊波拉病毒和北韓核項目等問題上和美國一起作出了努力,但是,中國是在美國和其它國家的刺激、推動,有時甚至是在對中國羞辱之下才做了正確的事情的。比如,中國在對抗伊波拉病毒的開始階段,其援助規模甚至不如古巴;直到最後,中國資金援助額也只是美國的3%。

而在制裁北韓發展核項目方面,中國雖然逐漸加強了對國際制裁的承諾,但在涉及制裁自己國家公司時就不知所措了。

易明說,“全球領導者必須超越僅優先自己的國家利益。”她說,有很多全球性的問題中國至今還未完全介入,比如當今最具破壞性的難民危機,雖然美國做得也不好,只接受了一萬名難民,但習近平只是口頭上說局面令人痛心,並沒有在解決難民危機上發揮中國的領導作用,也沒有對應對這 一危機作出多少承諾。

習近平內外有別的兩副面孔

其次,易明認為,有越來越多的證據顯示,中國過去幾年在習近平領導下,其本身距離全球化就十分遙遠。“中國政府通過了很多法規,限制教科書、非政府組織、媒體和娛樂中來自海外的對中國社會的影響”。

習近平在達沃斯會議上說,“想人為切斷各國經濟的資金流、技術流、產品流、產業流、人員流,……是不可能的。”

但易明說,在中國,事實上政府竭力所做的卻正是如此:對資本流出中國,對有可能佔據中國市場的外國科技公司的機會,作出各種各樣的嚴格限制;或者,強迫外國公司把高科技轉移給中國公司。中國還利用貿易和投資來制裁被認為違反了其政治規矩的小國,如菲律賓和挪威。

作為全球化的基本要素——信息的自由流動,正是中國國家主席上台後不斷收緊的領域。易明說,習近平“可以在世界上尋求中國的話語權,但他根本無意允許不同思想和理念去影響中國人民。”中國的互聯網被活躍人士稱為“中國網”,中國網民與世界的聯繫通道正變得越來越窄。

犧牲環境和人權的世界領導者不可取

最後,易明認為,稱中國為全球化旗手的誤導性還在於所謂的“中國模式”。易明問道,“中國發展模式帶來的結果使中國現在正面臨著環境、公共衛生和其他方面的社會挑戰。這樣的模式值得仿效嗎?對侵犯人權緘默不語,而且自己就有大量不承認和不解決人權問題記錄,這個世界能有這樣的領導者嗎?”

易明總結道,中國也許在某些方面——當它言行一致時——可以在未來成為全球化的拯救者,但是全球領導者地位的取得必鬚根據其良好的品質,而非僅靠其願望和迫切。她說,“這個世界必須認識到具有中國特色的全球化就絕對不是全球化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