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敘利亞兒童記憶紐帶斷裂 威脅認同感

  • 美國之音

生活在黎巴嫩的敘利亞難民兒童。

生活在黎巴嫩的敘利亞難民兒童。

隨著敘利亞戰爭進入第五年,大約430萬敘利亞人被趕出祖國,新一代人在成長過程中對故鄉只有支離破碎的印象甚至毫無記憶。據估計,黎巴嫩居住著80萬和家人一道逃離戰火的敘利亞兒童。隨著記憶的漸漸消逝,一些有心人利用古代的歷史來重新建立破裂的民族紐帶。

這些敘利亞故居的圖像銘刻在母親的心中,但女兒已經把它們淡忘了。
七歲的拉瑪爾想不起來四年前跟家人逃離的故國了。

她所知道的只是貝魯特貧窮的沙提拉社區裡的難民生活。

敘利亞難民拉瑪爾的母親肯納娜阿卜德阿爾馬塞德說﹕“我問她記不記得我們的房子和她買東西的商店,她說‘記不得了’。如果我們某天返回故鄉,拉瑪爾對敘利亞甚麼也不會記起來的,這讓我感到悲哀。”

肯納納在沙提拉的一處中心工作,這處中心是六十多年前為巴勒斯坦人修建的難民營。在中心裡,人們鼓勵敘利亞兒童通過繪畫來表達自我。
在這之前,繪畫經常表現戰爭的恐懼。這場戰爭把2百多萬敘利亞兒童驅離家園。

如今,戰爭處在第五個年頭了。很多圖畫反映了一個新問題:畫面中沒有任何敘利亞的痕跡了。

敘利亞人道救援工作者阿里謝赫海德爾說﹕ “如今,他們夢想著大房子、寬闊的芳草地、明媚的陽光、蔚藍的天空以及所有他們在難民營裡看不到的東西,這是因為他們的所有記憶都跟黎巴嫩和難民營有關。”

阿里擔心紐帶被切斷所造成的影響,不過他並不是唯一試圖讓祖國重返敘利亞小難民心中的人。

在黎巴嫩城市賽達,非政府組織‘祖國’(Biladi)設計了一個名叫‘我心中的敘利亞’的項目,教育孩子們了解敘利亞的歷史。

雖然互動遊戲探索的是幾千年的歷史,但遊戲設計者卻心繫未來。

‘祖國’組織主席喬安妮法查克巴吉賈利說﹕“把這些孩子們跟敘利亞連接在一起很重要,因為,戰爭總有結束的那一天,沒有任何東西是永久的。如果他們對敘利亞有積極正面的了解,他們就能夠回去以積極正面的方式重建國家。”

沒有人知道這一天何時到來、能否到來。

就目前而言,在沙提拉,肯納娜所能做的就是希望女兒有那麼一天能夠更多地了解敘利亞,而不只是存在手機裡的一張照片而已。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