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毛左抗議茅于軾長沙演講

  • 海彥

毛左人士在長沙抗議 (博訊圖片 )

毛左人士在長沙抗議 (博訊圖片 )

中國一些毛左人士近日在湖南長沙抗議,試圖阻止著名自由派經濟學家茅于軾在長沙舉行公開演講。不過,主辦方在宣佈取消演講後,又臨時改變地點,舉行了演講。
毛左人士在長沙熬吧讀書會招牌上塗畫標語 (微博圖片/@王來扶)

毛左人士在長沙熬吧讀書會招牌上塗畫標語 (微博圖片/@王來扶)


美國弗里德曼促進自由獎2012年得主、一向敢言的茅于軾原定5月4日受長沙熬吧讀書會的邀請舉行演講。但是,一些左派人士趕到長沙舉行抗議,試圖圍堵演講。

這些毛左人士拉起寫有“漢奸過街人人喊打”、“茅老賊禍國殃民”、“反毛澤東思想罪該萬死”等橫幅在市區聚集,並揮舞毛澤東畫像和“毛澤東思想萬歲”的紅旗。

一位熟知情況的長沙網友星期一向美國之音表示,這些毛左人士的做法很有文革時期和重慶唱紅的味道,令人不解。

他說:“消息放出去的比較早,造成這些毛憤提早作了些部署,從河南、湖北和本省的岳陽,很多這樣的毛憤來長沙,準備阻撓這次演講。這也造成熬吧做出決定取消演講。這因為也是受到許多方面的壓力。由於這個被臨時取消,所以許多人都感到很鬱悶。經過組織者慎重商量,改變了地點,如期舉行。”

據報道,長沙警方對這次毛左人士集會沒有干預,警察甚至不曾露面,引起自由派人士和網民的不滿,批評官方有明顯的默許行為,是選擇性執法。

這位參加了演講的網友說,茅于軾的演講非常理性,不過聽眾中也有不同意見者,但是大家是通過平和對話進行溝通。

他說:“參與講座的這些聽眾都是相當理性的,也抱著一些問題來與茅于軾先生商榷,包括在當場聽了茅先生講的有不同意見或有疑惑的,當場向茅先生或其他學者謀求解決。都是在一個很理性、很學術化的環境下交流。我覺得這才是我們開放時代應當有的氣魄。”

毛左派領軍人物司馬南在微博中稱,“茅于軾湖南講座,原本有地方支持\有警察保護\有粉絲起哄\有外媒策應\又有沈陽抓走質疑者的範例在先,但掂量再三,還是自己取消了。詛咒謾罵毛澤東巳成習性,被張維迎等尊為‘人生導師’的茅于軾, 可能犯了一個錯誤:把毛主席家鄉當成‘右派原生態秀場’實屬不智。”

茅于軾受到毛左分子的圍剿已非首次。他2011年發表《把毛澤東還原成人》一文,批評毛澤東在位期間,大躍進餓死3000多萬人,中共建政後因政治原因死亡達5000萬人。茅于軾多次發表反毛言論,受到左派人士的嫉恨,被列入十大漢奸之一。

茅于軾星期一對美國之音表示,有不同看法和意見是正常的,可以進行辯論,但是污蔑對手、亂打棍子,是文革作風,是流氓行為。

他說:“我覺得這些人大部分吧,除了少數,不知道自己的利益在哪兒。有點理性的人應該知道,你給我造謠、威脅我,到我家裡來騷擾,這都是流氓行為。如果你的事業是符合正義的話,你用不著用流氓的辦法嘛,損害你事業的正義性。”

長沙的網友表示,他對一些年輕人標榜信奉毛澤東思想感到不解,認為社會上仍有許多左派人物在誤導年輕人,不讓這些年輕了解文革的真相。

他說:“應該說文革的遺毒還是非常重的,如果這個國家不對文革進行真正的徹底的歷史清算,把這個流毒從後代人的思想裡剔除,由偏執的人還在做這種思想宣傳,他們還是會受到毒害的。這些人他們的行為表現,打的橫幅,所謂的政治主張,打的標語呀,都可以看出思想的極端偏頗。”

84歲的茅于軾說,許多人對現實的貧富懸殊不滿,懷念毛澤東時代和他的思想,是幼稚的。

他說:“以為毛澤東能給大家帶來好生活,這個完全錯誤了。我也感覺現在大陸對毛澤東的客觀評價非常的迫切。”

中共人民日報旗下的環球時報針對茅于軾5月4日長沙演講被圍堵,以及4月25日在沈陽的演講被左派人士鬧場事件,發表“做大眾政治焦點,茅于軾的選擇”的評論。

評論說,茅對政治做了些所有人都“看得很清楚”的涉入。他的“鐵桿”支持者和反對者都有很固定的圈子。前者是中國自由派知識分子、西方一些精英人士。後者是被稱為“左派”或“五毛”中的積極分子。

評論還說,中國輿論場上非常缺乏“政治辯論”的文明,往往爭著爭著就變成了鬥爭,無論左右都如此。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