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揭黑記者赴港 到廉政公署舉報華潤集團高層

  • 海彥

前山西晚報揭黑記者李建軍走出廉政公署(美國之音海彥拍攝)

前山西晚報揭黑記者李建軍走出廉政公署(美國之音海彥拍攝)

最早在中國大陸揭發央企華潤集團下屬華潤電力涉嫌百億元溢價收購山西爛煤礦事件的前山西晚報揭黑記者李建軍,星期一下午前往香港廉政公署和警署商業罪案調查科,舉報共有5家公司在香港上市的華潤集團的董事長宋林及其他華潤高層。


最早在中國大陸揭發央企華潤集團下屬華潤電力涉嫌百億元溢價收購山西爛煤礦事件的前山西晚報揭黑記者李建軍,星期一下午前往香港廉政公署和警署商業罪案調查科,舉報共有5家公司在香港上市的華潤集團的董事長宋林及其他華潤高層。有香港大律師表示,如果廉政公署根據舉報證據立案調查華潤集團的話,這將是非常重大的事態發展。

多次揭黑的公民反腐記者李建軍8月4日上午在香港高等法院旁聽了由華潤電力6名小股東起訴公司董事官司的開庭。下午2點多,李建軍前往位於北角的廉政公署總部,舉報副部級的華潤集團董事長宋林等華潤高層。

李建軍在廉政公署外接受媒體採訪(美國之音海彥拍攝)

李建軍在廉政公署外接受媒體採訪(美國之音海彥拍攝)

據報導,4個多月來,李建軍一直通過互聯網指責華潤集團董事長宋林涉貪。華潤是中國最大的國企集團之一,擁有近50萬員工,旗下資產價值約1200億美元,在今年《財富》雜誌的世界500強榜單上排名第187位。

李建軍稱,宋林應為華潤集團旗下華潤電力的幾宗可疑交易承擔責任。香港上市的華潤電力曾以逾100億元收購山西省幾個煤礦,收購價是煤礦真實價值的幾倍。

最初,李建軍的指控沒有造成太大影響。但是在新華社下屬的經濟參考報記者王文志7月也通過博客實名舉報此事後,引起全國媒體廣泛關注。

華潤集團7月17日發表聲明,指“近期的報導、評論及所謂實名舉報,其中諸多揣測、臆斷乃至惡意誹謗之辭”,並歡迎各界人士提供舉報線索。宋林本人拒絕就事件發表評論,但上月接受媒體採訪時說他仍在香港正常辦公,並未像傳言所說已經逃走。

李建軍在廉政公署內待了1個多小時出來後,向等候在門外的媒體簡單介紹了情況。他表示,根據香港法律,他對向廉署提供了甚麽證據、說了甚麽、廉政公署如何回應等情況都不能透露,但是他向廉署介紹了案情,提供足夠立案的證據以及一些線索。廉政公署記下了他的聯繫方式,會在48小時左右通知他是否立案。

李建軍表示,他手中的證據包括國家審計署內部調查華潤電力收購案的報告、諸多煤礦買賣的協議書與支付票據證據等。

李建軍表示,他獲得的審計署的內部調查報告是由華潤集團內部的一位高層通過中間人轉給他的,但是他也不知道這位高層具體何人。

他說,他有理由相信,華潤集團董事長宋林的後台也是相當硬的,可以操控局面。
他說:“現在不能說到甚麽級別,我只能說,審計署兩次調查,都拿到了很讓人震撼的證據,居然被緊急叫停。甚麽人能對審計署施加如此大的影響?審計署到現在也忿忿不平。”

李建軍表示,他多年來揭黑反腐,遭受極大壓力,受到山西省公安廳數次立案調查,北京警方上門騷擾等等。不過,他表示,近年來中國公民社會的逐步形成,以及一些企業家意識到社會法治對於保護他們財富的重要性,讓他得到許多支持。

媒體在香港警察總署外等候李建軍向商業罪案調查科舉報(美國之音海彥拍攝)

媒體在香港警察總署外等候李建軍向商業罪案調查科舉報(美國之音海彥拍攝)

他說:“在中國大陸一般現在並不是說,你作為舉報人,根據你的舉報,我們把腐敗分子給剷除了。更多出現的是把反腐敗的人給處理了。那麽這麽多年來,我一直處在被處理的邊緣,就是山西省公安廳對我的專案組3次,查我的問題,就是我舉報別人腐敗,他要查我有沒有問題。在中國大陸沒有證人保護制度的,我們現在也不敢奢望證人保護製度。你公權力不要參與迫害我們就可以了,你不要成為腐敗分子的幫兇。”

李建軍此前接受媒體採訪時曾表示,華潤的宋林至少有3項行為涉嫌犯罪,一是竊取審計署調查報告並試圖掩蓋真相;二是在華潤電力收購金業資產過程中,多次干預付款程序,提前付款;三是協助了山西聯盛集團董事長出逃。李建軍稱,聯盛集團在華潤電力收購煤礦案中充當中間人角色。

對於有人猜測支持李建軍舉報的背後勢力,包括動機和經費等,李建軍星期一中午在接受美國之音電話採訪時表示,促使他堅持揭露華潤真相,一是央企對社會缺乏責任感,成為社會的禍害,二是股民被欺騙,三是作為公民和記者的責任感。

他說:“他要給你妖魔,意思是說,你是受他的政治對手的僱傭呀,或經濟勢力的僱傭呀,給你散佈各種謠言。但是反過來說,不管舉報人出於甚麽目的和動機,你先說說舉報是不是事實吧。脫離基本的事實而去探討你背後有甚麽人,何況我就沒有呢,不像他們所說得那樣。”

李建軍表示,在經費方面,他沒有接受任何買通,除了3月底召開記者會,是中國大陸的和君創業出資,其他費用都是他自己的。

李建軍對記者表示,他不對中國內部對華潤的調查抱有希望,但對香港廉政公署也不抱過高期待,儘管他表示,他感覺廉政公署人員遠比他接觸過的香港其他機構的人員更專業。

他說:“單靠大陸的調查,我很難相信會給我們一個公正的結果。那你說依靠香港嗎?據我所知,雖然廉政公署有很好的歷史聲譽,但是在面對華潤這樣一個龐大的帝國,尤其考慮到香港和大陸中央政府的關係,它能否進行認真負責的調查,我也不敢抱希望,但是程序一定要走,要求他們履行職責。”

李建軍還表示,他計劃將接觸香港的機構投資者,為其今後成立沽空機構做準備,只要法律允許,他就會這樣做,支持他未來更多對國企的揭黑行動。他表示,成立沽空機構有利於揭露更多央企交易黑幕,因大量資本的保護比單槍匹馬的調查更安全。不過他說,這不是他此行的重點。

香港立法會議員、大律師何俊仁星期一對美國之音表示,他與李建軍有接觸交談,但沒有提供任何協助。不過他表示,如果香港廉政公署根據李建軍提供的證據決定調查華潤集團的涉嫌貪腐,那將是重大的新聞。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