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兩會直擊:兩高借709案聶樹斌案表功 不提雷洋案

  • 葉兵

中國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檢察院(簡稱兩高)的領導人星期日在人大會議上宣讀工作報告,兩者都將維穩列為首要工作重點,並將709維權律師案中的周世鋒等顛覆國家政權案列為首要政績,而對去年震驚中國社會、警員涉嫌違法打死人命和污蔑個人名譽的雷洋案隻字未提。

最高法院院長周強和最高檢察院檢察長曹建明都在報告中將維護國家安全和社會穩定並列,作為頭等大事,都把709維權律師案作為去年審結一審的一百一十一萬六千宗刑事案中第一個具體案例。

709案作維穩首要案例

周強表示,嚴懲危害國家安全犯罪,依法審結周世鋒等顛覆國家政權案。他接著說,加大對暴力恐怖、邪教犯罪等懲治力度,積極參與社會治安綜合治理,保證國家長治久安、人民安居樂業。

上述話語出現在周強報告的第一章節第一段,這個章節的小標題是認真貫徹總體國家安全觀,依法懲罰犯罪、保障人權。兩份報告對於引起社會強烈反彈的警員涉嫌害死人命侵犯人權大案 - 雷洋案則不置一詞。

在周強的報告中,涉及極為嚴重貪贓枉法的原中共高官郭伯雄、令計畫、蘇榮等重大職務犯罪排在第二項具體案例之列。

最高檢察院檢察長曹建明在其報告的第一章節第二段中說,天津檢察機關依法起訴周世鋒、胡石根等顛覆國家政權案。

周世鋒、胡石根、翟岩民、勾洪國是2015年7月9日開始的拘捕、軟禁或約談律師和維權人士行動中首批被判決的四人。他們分別被以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七年半至判三緩三不等的刑罰,均未上訴,並且分別在官方媒體報導中表示認罪。

律師:周世鋒等4人案辦案程式違法

關注709案的廣州律師陳進學目前正在代理被控顛覆罪的維權律師江天勇案。他對美國之音表示,周世鋒、胡石根等人的案件是一個冤案,他們在整個辦案過程中都被拒絕自行聘請或委託家人聘請律師,而且遭受了媒體審判,被迫進行了自證其罪,這些都是違反了中國法律的。

陳進學說:“他們這個起訴的證據很顯然是不成立的麼,因為他們沒有任何的違法犯罪的行為。像周世鋒律師,他就是代理,律師所的主任就是代理案件嘛,主要就是他們跟胡石根吃了一餐飯,就被定位一個什麼顛覆國家政權的什麼犯罪集團,這非常荒唐可笑的。然後就是他這個事情上,程式上一直沒有讓這些被告人能自己聘請或者讓被告人的家屬聘請律師進行會見,一直是不允許家屬給他們聘請的律師跟他們會見,來為他辯護,開庭也沒有提前通知,沒有充分地保障當事人各項訴訟權利,而且還上電視,來問罪,來公開審判,這根本就不是一個依法治國或者是什麼司法進步的一個表現。包括他放在第一個案例,表明他在維護國家的安全,是展現他司法進步嗎?”

709家屬要求調查酷刑

過去一年多來,709案被捕者的家屬們一再反映受到當局維穩人員的騷擾、監控、逼遷或不准年幼兒童入託等虐待。她們多次發表公開信,強烈質疑709案辦案過程中司法人員動用酷刑,要求展開公正獨立調查,追究相關人員責任,並保障709案被捕者及其家屬的人權。

709案被捕人士之一、長沙律師謝陽通過代理律師控訴,他在長達6個月的指定監視居住期間,遭到李克偉等9名警方辦案人員暴力毆打、剝奪睡眠、坐吊吊椅、煙熏眼睛、威脅家人生命、阻絕律師會見等刑訊方式逼迫他自證其罪、誣陷同仁。

仍在獄中的謝陽已經通過律師提起訴訟,對涉嫌嚴重犯罪並侵犯其人權的員警追究刑事責任。
因709案被捕的維權人士吳淦(網名超級低俗屠夫)也發佈公開信,揭露一年多被關押期間一些公安人員對他刑訊逼供。

維權律師李和平和李春富兄弟二人2015年7月先後因709案被捕。李春富被關押一年多後於數周前獲得取保候審,但他由家人領回後就被精神病院診斷患了精神分裂症。

律師:誇耀聶樹斌案平反令人悲哀

在平反冤假錯案方面,兩高的報告都把延宕21年、歷盡艱難曲折才獲得平反的河北聶樹斌故意殺人、強姦案當作首要典型案例。

陳進學律師指出,聶樹斌和家人20多年的沉冤剛剛昭雪,製造冤案的那些司法人員仍然沒有追究責任,就把平反聶樹斌案這樣一個錯殺無辜年輕人的冤案當成中國司法的一項政績來誇耀,是一件很悲哀的事情。
陳進學說﹕“2016年平反了聶樹斌案和江西樂平的冤案,按說這個冤案早就應該平反了,拖了這麼多年,那你看聶樹斌案拖了20多年,現在才平反,而且他這一個司法體制是不斷每天在製造新的冤案啊,這是最可怕的一件事情了,平反一個冤案很難,但是這個司法制度在不斷地又製造新的冤案。”

雷洋案、賈敬龍案未見諸兩高報告

對於最高檢察長曹建明未提北京豐台檢察院對雷洋案5名涉嫌故意傷害致死和偽造證據誣陷死者的員警不起訴的決定,陳進學律師指出,這是當局出於維穩考慮不得不花錢消災而製造的另一個奇冤大案。

陳進學說:“(笑)曹建明應該沒有臉去提這個案件吧。這個案子要是提了,不是要打臉了嗎?它的不起訴決定書已經陳述了這麼多員警對雷洋的暴力行為,雷洋最後死亡了,檢察院作出不起訴決定,這不是太荒唐可笑了嗎。”

石家莊市郊發生的因報復強拆而使用射釘槍殺死村官的賈敬龍案去年在中國社會引起強烈關注,但賈敬龍在輿論強烈要求寬赦後仍然被執行死刑。周日人大會議上,兩高報告也均未提及此案。

中國特色司法獨立

周強院長被一些分析人士視為有望進入中共19大政治局的熱門人選。他不久前曾高調表示,要對司法獨立亮劍。中國國內法學界人士掀起強烈批評聲浪,認為周強作為最高法院院長,公然否定司法獨立原則,嚴重不適合擔任其現有職務,要求他引咎辭職。
不過,周強星期日宣讀的報告中提到了堅持依法獨立公正行使審判權一說,只是把這句話放在堅持党的領導和人民代表大會制度之後,後面又跟上一句堅定不移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治道路。

關於中國有沒有司法獨立的問題,美國之音在會後採訪了一些與會人大代表。

安徽人大代表薛江武說:“司法獨立我覺得從憲法和法律都堅持的很好,法律維護人民法院獨立行使審判權,也支持檢察院獨立行使檢察權,這些在憲法和法律上都給予了很好的保障,在現實中黨委政府也給予了很大的支持,感覺落實還是不錯的。”

另一位人大代表則對司法獨立的說法表現得敏感而警覺。

這位人大代表說:“他沒有講司法獨立這個詞,中國的司法有中國特色,中國的社會肯定是在党的領導下,所以做到西方的那種司法獨立是不現實也是不可能的,他也沒有那種論述。”

中國的公檢法機關在中共政法委統一領導下開展工作,這是長期存在的具有中國特色的事實。
周強院長在報告中也承認人民法院工作還存在不少問題和困難,其中包括有的法官辦案品質和效率不高,特別是研究新情況解決新問題的能力不足,基層法院管理有待加強,隊伍素質有待進一步提升,有的法官以案謀私,充當訴訟掮客,以及對司法權的監督還存在薄弱環節等。

星期日的兩高報告是本屆中國人民代表大會的最後一次最高法院和最高檢察院工作報告。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