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乘革命東風 利比亞少數民族要求平等

  • 裴新

利比亞少數民族柏柏爾人要求平等

利比亞少數民族柏柏爾人要求平等


利比亞革命壯大了國內少數民族柏柏爾人的自信心﹐他們重新要求保護自己的文化和語言權利﹐並全面融入以阿拉伯人為主的利比亞社會。這樣的聲音以前也發出過﹐但這一次﹐當地民眾相信﹐柏柏爾人的目標正在化作現實。

柏柏爾人的耶夫蘭村地勢偏遠﹐乾燥少雨﹐塵土飛揚。

這也是去年利比亞革命的搖籃之一。首波反政府示威發生地點就包括這裡﹐當地還有好幾名革命烈士。

代表柏柏爾人願景的象徵之一是他們的電臺。前獨裁者卡扎菲的安全部隊關閉了他們的電臺﹐而如今電臺再次開播﹐技術人員正在為首次以柏柏爾語﹑也就是當地人說的“阿馬齊格語”播音而接受訓練。

“利比亞阿馬齊格青年大會”創始人之一賽義德‧漢希爾說﹐和所有利比亞人一樣﹐柏柏爾人如今自由了。不過他說﹐他們對新當選的政府還有一些新的要求。

他說﹕“我們要求在原先被邊緣化的阿馬齊格地區得到全面的語言和文化權利﹐不帶任何限制。我們想得到100%的利比亞人待遇﹐而不是少數民族﹐也不要以為我們是假裝利比亞人。”

柏柏爾人是生活在北非各地的古老民族。多少世紀以來﹐很多柏柏爾人堅持保留自己的語言和認同感﹐同時成為所在國的阿拉伯文化的一部份。

漢希爾說﹐柏柏爾人不想在利比亞得到特殊待遇﹐只是希望人們承認他們在革命期間和其他利比亞人結成的紐帶。

他說﹕“我們灑下了鮮血﹐結成了血的紐帶。當利比亞人為2月17日革命而犧牲時﹐柏柏爾人和非柏柏爾人的鮮血就混到了一起。”

在朋友的柏柏爾傳統民居下面的洞裡﹐漢希爾和大家分享茶水和家裡自做的面麵餅。主人比加西姆‧阿里‧馬迪以柏柏爾語﹑也就是阿馬齊格語來自我介紹。

馬迪為對當地文化感興趣的遊客打開了房門。他說﹐在過去﹐這會讓卡扎菲的警察不高興的。

他說﹐“這所房子那時是開放的﹐但不能說是正式開放。安全單位總是會來進行某種騷擾。來訪的遊客會被警察跟蹤或者叫去問話﹐參觀這所房子和其它柏柏爾遺產地點是受限制的。”

如今﹐柏柏爾旗幟和象徵自由之人的柏柏爾標誌在村頭和利比亞國旗並立。當地居民對本民族的文化遺產和利比亞國民的身份都公開而平等地感到自豪。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