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從利比亞大選 看中國全面民選途徑

  • 陸揚

利比亞國民議會7月7日民主選舉結束﹐圖為選民在排隊投票情形

利比亞國民議會7月7日民主選舉結束﹐圖為選民在排隊投票情形


利比亞國民議會民主選舉7月7日晚間結束,這次選舉將開啟卡扎菲政權倒台之後的權力交接程序,也被認為是後卡扎菲時代利比亞的第一次民主嘗試。觀察人士指出,相比之下,中國的民主選舉進程非常緩慢,中國在可預見的將來實現全面民選非常渺茫。

*利比亞全國大選 首次民主嘗試*

利比亞國民議會選舉已經結束,利比亞人正在慶祝這一來之不易的民主選舉。這是利比亞40多年來的第一次由選民的選票決定議會議員。

統治了利比亞43年的前總統卡扎菲去年年底被推翻,利比亞目前處在20個月的過渡期,而這次民選被認為是利比亞在後卡扎菲時代的第一次民主嘗試。

中國曾經是利比亞的長期盟友,利比亞獨裁政權倒台之後,在很短的時間內舉行民主選舉,那麼中國的民主選舉到底還有多遠?

*姚立法:中國選舉立法缺陷 民選不樂觀*

中國的民選專家姚立法7月8日接受美國之音采訪時指出,卡扎菲政權倒台不到一年,利比亞就舉行了民主選舉,儘管選舉存在缺陷;而中國改革開放30多年,卻仍然對老百姓參與人大代表選舉畏首畏尾,地方政府打壓基層人大代表獨立參選人的事例經常被披露。

依據中國相關法律,中國農村中的村委會和城市裡的居委會以及縣、鄉兩級的人大代表,可以由老百姓直接參與產生。

談到中國離民主選舉還有多遠,姚立法認為,民選產生人大代表,民選產生行政官員是中國老百姓的願望。不過他說,從目前看,他對中國近期實現這個願望並不樂觀,最大的問題在於選舉法的立法方面。

姚立法說:“現在中國的選舉法非常糟糕。表現在兩點,其一它的表述不具有可操作性,它說的很原則;第二,老百姓的選舉權和被選舉權,在法律上沒有保障。因為,選民的選舉權和被選舉權受到傷害的時候,以及選舉委員組織非法選舉的時候,法律沒有賦予公民去訴訟他們。最大的問題在這里。”

姚立法認為,中國國內社會矛盾重重,政局亂象叢生,高層內鬥加劇.在這種情況下,他認為,如果沒有突發事件,如果沒有有膽魄的人物出現,中國在可預見的將來實現民主選舉,是不樂觀的。

*邱岳首:中國式民選是做秀*

旅居澳大利亞的學者邱岳首對美國之音說,從非洲的利比亞到亞洲的緬甸,都實現了民主選舉。但是這個步伐在中國走得太慢,政府在民選問題上做秀的成分大。他形容中國政府對民主選舉的態度是,只聽樓梯聲,不見人下來。他說,利比亞的民選應該對中國是個觸動。

邱岳首說:“利比亞這個事情是個觸動。特別是緬甸,繼選舉之後,還取消了新聞審查。東亞地區的民主進程也在動起來。顯然中國政府是在拖延民主進程,不願邁出大的步伐。“

邱岳首說,從目前講,他對中國的民主進程還看不到曙光,不過他相信,這個曙光一定會顯露出來。

*姚立法:中國民選不及阿富汗*

姚立法指出,除了立法存在缺陷,中國媒體被禁止監督基層選舉,而民選缺乏媒體監督是不可能公正的。姚立法說,去年4月到今年年底,中國已經進行和正在進行縣、鄉兩級人大代表選舉,但是中國所有的媒體對此幾乎是隻字不提。姚立法認為,中國目前的民選處在非常落後的階段,甚至還不及常年戰亂的阿富汗在民選方面的表現。

另一方面,美國總統奧巴馬星期六晚間對利比亞舉行民選表示贊賞,稱這是利比亞民主過渡的又一個里程碑。

國務卿希拉里.克林頓星期天在東京也祝賀利比亞成功民選。

她說:“經過40多年的威權統治之後,利比亞各地人民得以自己決定他們的未來。這是人民的意願,不是獨裁者的心血來潮。”

據利比亞選舉委員會提供的數字,將近300萬利比亞人注冊投票,星期六的選民投票率大約60%。利比亞投票結果預計這個星期晚些時候揭曉。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