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法律窗口:美中經濟間諜目的不同

  • 美國之音

天津大學校門 (美國之音拍攝)

天津大學校門 (美國之音拍攝)

華盛頓- 包括天津大學教授在內的幾名中國公民因涉嫌竊取經濟機密被美國司法部起訴後,一些人士提出,美國以及很多國家都在從事經濟間諜活動,美國對這個問題的處理存在雙重標準。但是,另外一些人士反駁說,美國的經濟諜戰與中國的有著根本性不同。

天津大學否認間諜指控

美國司法部5月19日以經濟間諜罪起訴包括天津大學教授在內的6名中國公民之後,天津大學校方在否認有關指控的同時聲稱,此案涉及版權問題,而非經濟機密,並且保留使用法律手段維護學校名譽的權利。

目前,這件案件已經進入司法程序,美國司法部的聲明也表示,起訴書提出的只是指控,被告在被證明有罪之前,仍假定是無罪的。

對於美國指責中國從事經濟間諜活動,中方的反應通常是反過來批評美國對其它國家大肆從事間諜活動,並且以斯諾登泄密一案說明,美國在這個問題上採用了雙重標準,因此沒有資格對中國指手劃腳。

美中諜戰之間的根本區別

“傳統基金會”高級研究員成斌(Dean Cheng)指出,從2014年5月5名中國軍方人員因網絡經濟間諜罪被起訴,到今年5月天津大學幾名教授因經濟間諜罪被起訴,美國的證據顯示,中國政府參與了系統化的經濟間諜活動。

成斌說:“是的,很多國家都從事經濟間諜活動,但不是每個國家都動用政府資源去這樣做。這是一個關鍵的不同之處。中國政府看上去樂於全力動用政府資源,例如軍隊、國企和大學,來獲取經濟訊息。”

前美國國土安全部負責政策事務的副助理部長、“紅支法律咨詢公司”創辦人保羅羅森茨維格(Paul Rosenzweig)指出,中國的不同之處在於它竊取商業機密為其企業牟利,相比之下,美國經濟間諜活動只停留在戰略層次上。

他說:“作為政府政策,美國不會為了給本國公司牟利而去從事針對別國私營公司的經濟間諜活動。它不會竊取阿里巴巴的商業機密,轉手送給思科公司或谷歌公司。相反,中國政府卻非常樂於從美國公司盜竊涂料配方、家具設計以及其它智能產品,而這些公司在軍事防御或國家安全方面幾乎沒有任何戰略意義,中國這麼做純粹是出於經濟利益。”

“傳統基金會”高級研究員成斌解釋說,美國之所以這麼做與其體制有關。

他說:“勢必會有公司,例如百事可樂出來說,可口可樂,政府給了你好處,但沒有給我好處,這會在美國國內激起各種法律訴訟。因此,美國政府在很大程度上會避開這類經濟間諜活動,因為我們實行的是私有制經濟,公司一旦發現政府以某種方式偏袒競爭對手,會毫不遲疑地提出起訴。”

專家呼籲嚴格定義經濟間諜

近年來,一些美國國會議員對中國政府違背國際慣例的做法深感不滿,提出擴大“經濟間諜法”(Economic Espionage Act)對美國公司的保護範圍,實施更嚴厲的懲罰。“經濟間諜法”是美國國會1960年代通過的一項法律,它把外國人來美從事盜竊美國公司商業機密和知識產權的行為視為違法。

加州聖迭戈大學法學院教授奧利魯伯(Orly Lobel)指出,10年前,包括中國在內的一些亞洲國家在知識產權侵權案件中更多處於被告的位置,如今,他們越來越多地站在原告席上,而法律界對哪一方侵權,哪些商業機密應被列在受保護的範圍之內存在很大爭議。魯伯表示,在人員、資本以及知識流通和交換日益增多的全球化經濟當中,嚴格定義經濟間諜行為非常重要。

她說:“並非所有交流內容,並非所有東西,例如一個人從其它國家的大學和行業中學到的知識和技術都應該被定義為商業機密。我認為,商業機密和非法盜用的定義範圍應更窄一些,我們把被稱為經濟間諜的知識範圍擴大化了。”

魯伯教授希望,儘管發生了上述事件,美國在嚴格法律保護自身經濟利益的同時,還應繼續對國際間日益增加的交流與合作持開放態度。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