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令完成引渡案會影響美中關係?

  • 莉雅

令完成(網絡圖片)

令完成(網絡圖片)

了解有關令完成引渡談判進展的人士表示,中國政府威脅說,如果美國聯邦檢察官不同意遣返令完成,中國將終止與美國的司法合作。不過,有分析人士認為,中國的這個威脅只是虛張聲勢而已,因為美中之間基本上沒有什麼司法合作,而且,兩國關係已降到鄧小平改革開放以來的冰點。

英國《金融時報》以及網絡媒體“中國話題”援引知情人士的話說,中國警方告訴美國警方,如果美國這個月不在原則上同意遣返令完成,中國將停止與美國的司法合作。

令完成的哥哥令計劃曾經擔任多年的中共中央辦公廳主任,是習近平發起的反腐運動中落馬的最高層官員之一。令完成後來逃到美國。由於他被認為掌握了中國最高層大量的機密,如果他在美國尋求政治庇護,可能成為中共建國以來最具破壞性的叛逃者之一。

《澳洲人報》曾報導說,中共政法委書記孟建柱在一個內部談話中表示,叛逃到美國的令完成已將核武密碼等多項中國最高機密洩漏,並稱這是1949年以來“殺傷力最大的叛國罪”。報導還指出,華盛頓從令完成處獲得的機密包括中共官員的個人情資、通訊密碼、核武發射程式以及中南海領導層的退休計劃。

旅美評論人士何清漣女士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中國要停止與美國的司法合作的威脅只是虛張聲勢而已,不會奏效。她說,美中之間的司法合作主要是克林頓執政後期美中兩國所展開的為期十年的對華法律援助計劃,包括資助中國的法律人士來美國學習美國的司法制度以及為中國培養律師群體,但是這種司法援助雖然推動了中國維權律師團體的興起,但是目前已經停止了。

她說:“當時美國人是希望通過經濟發展促進中國走上民主法治的道路,所以有了這樣一個長期合作的計劃。但是中國在2005 年開始,中國成為世界工廠,開始崛起,中國自稱和平崛起,胡錦濤表示要防止外國NGO(非政府組織)的滲透,對中國實行顏色革命,法律援助實際上在中國已 經困難重重。”

她說,中國大量抓捕維權律師雖然是美國所不願意看到的,但是你抓的是你自己的人,對美國並沒有造成實質性的影響。

在令完成出逃後,中國當局一直向美國施壓,要求遣返令完成。中國安全人員也試圖在美國秘密追捕令完成。中國當局這種不經過美國司法當局而在美國境內執法追捕貪官逃犯的做法引起美國的不悅。奧巴馬政府曾因此向北京發出警告。在習近平進行反腐後,中國當局分別在海外展開“獵狐”和“天網”行動,捉拿外逃的貪官逃犯。

美國司法部的發言人曾經表示,“美國不是任何國家逃犯的避風港。”這位發言人說,如果中國想讓美國協助追捕逃犯,北京必須向美國司法部提供證據,而太多的時候,中國沒有提供美國要求的證據。

在習近平去年9月對美國進行國事訪問前夕,中國公安部長孟建柱先期訪美,其中討論的一個話題就是令完成引渡案,但無功而返。據稱,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也多次與奧巴馬提及令完成案。

這個月初,中國公安部國際合作局局長廖進榮前往美國,商討遣返令完成事宜。

媒體援引知情人士的話說,中國警方告訴美國聯邦檢察官,他們懷疑令完成參與了至少3起貪腐案,並且洗錢金額高達10億美元。這三起貪腐案包括,令完成投資娛樂網站樂視網(LeTV)、被反貪調查人員拘留的中國證監會前主席助理張育軍案,以及與一家美國上市公司相關的調查。樂視網已否認自己成為貪腐調查的對象,或跟令完成有任何瓜葛。

今年1月,負責調查令完成案的加州薩克拉門托聯邦檢察官尼拉夫•德賽(Nirav Desai)及其團隊訪問過北京,並獲准約談了令完成涉嫌捲入的三起貪腐案中的十幾名中國證人。

金融時報的報導說,美國官員無法找到令完成曾處理或積累這麼大一筆財富的證據。他們也認為,中國公安部引述的三個案子之中的兩個並不足以引渡令完成。但是,他們仍在對牽涉一家美國上市公司的第三項指控進行調查。

《中國話題》的報導在這個問題上稍微有所不同。報導說,到目前為止,美國官員說,他們沒有找到令完成積累10億美元巨額財富以及捲入中國方面所說的三個腐敗案子的證據。不過他們表示,也可能進行第三次調查。

《中國話題》援引令完成的律師、曾經擔任過白宮法律顧問的史密斯(Greg Smith)的話說,“對令完成有很多虛假的信息洩露,先說他在洩露國家機密,現在又說他涉嫌腐敗。”

中國當局拒絕對令完成案發表評論。中國當局今年年初首次承認令完成住在美國。中央紀委國際合作局局長劉建超今年一月在一場新聞發布會上回答提問時,沒有提到中國是否尋求遣返令完成以及會採取怎樣的手段,只是說“中方正在處理,也在和美國進行溝通”。

美國司法部也不對正在受到調查的案子發表評論。

美中之間並無司法引渡條約,而是本著一案一議的原則處理引渡案。

中國法律問題專家、紐約大學法學院教授孔杰榮曾經撰文分析了美國向中國遣返逃犯所面臨的法律與道德困境。他說,他是美中合作的虔誠信徒,也是習近平反腐運動的支持者,他也樂於見到美國擺脫從中國或其他國家潛逃來美的真正腐敗的逃犯。但是他說,在中國的刑事司法制度仍然沒有達到法律正當程序的國際最低標準而且敗壞法治的行為仍然繼續凌駕於法律之上的情況下,美國不會強迫任何外國人返回一個無法提供公正審判的國家。

一直關注令完成案的何清漣表示,鑑於美國情報界認為令完成是美中情報戰之間近20年來最大的成果,美國將他遣返回中國的可能性不大。

她說:“如果美國要是答應過令完成,交出情報來就給庇護,那麼又把令完成交回去,美國就等於很失敗。為什麼呢?因為以後就不會再有人冒險帶情報投奔美國了。我覺得就算是奧巴馬總統認為終止法律援助很重要,情報部門也不會答應。”

何清漣表示,中國手上雖然也抓了一些被指控為美國作間諜的人,但是她還沒有看到中國手上有什麼可以和令完成作為交換籌碼的人。她還表示,在引渡令完成的問題上,儘管中國方面曾經答應接收美國遣返的幾百名中國非法移民,但是美國方面還不會愚蠢到用令完成來和這些非法移民作交換的地步。

她還認為,令完成案對美中關係的影響也不會有太大的影響,因為目前的美中關係已經降到自鄧小平改革開放以來的冰點,尤其是今年是美國的選舉年,因此美中關係要等到明年新總統上任以後才會有重新出發的基點。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