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南方報業低調面對左派文營圍攻

  • 蕭洵

德國總理默克爾在廣州訪問期間未能如願造訪敢言媒體《南方週末》編輯部。南方報業媒體人坦承訪問計劃“泡湯”是壓力使然﹔而南方報系近期“低調”背後的壓力卻不單單來自官方﹐更與左派文營的大肆猛攻有關。

之前外間有關默克爾總理訪問《南週》編輯部或“見光死”的消息得以應驗。默克爾2月3日在廣州訪問期間﹐沒有前往南方報業。

默克爾訪《南週》未能成行﹐原因不是她太忙﹐而是南方報業太忙。香港英文報紙《南華早報》報道援引《南週》未具名編輯的消息話﹐南方報業方面以“工作忙﹐無法接待”為由﹐拒絕了默克爾的訪問要求。

當然﹐之前曾獨家採訪到訪德國總理的《南方週末》這樣說是言不由衷﹐是在壓力之下不得不這樣說。

南方報業資深編輯鄢烈山說﹐作為《南方日報》的子報﹐《南週》也有上級宣傳部門在管﹔接待或者不接待﹐什麼能說或不能說﹐不是報社單方面能決定的。

曾在2007年和09年默克爾訪華期間兩度與其會面的傳媒學者展江﹐對南方報業拒絕默克爾訪問也不感到意外。他注意到﹐南方報業在壓力之下﹐刻意保持低調。

展江說﹕“其實現在除了官方與媒體的關係以外﹐你知道現在有北大的孔(慶東)教授﹐還有那位去美國傷了腦袋的司馬南先生﹐他們對南方(報)系有很多指責。這個是民間的﹐不是官方的。那麼據我了解到的一點情況﹐就是南方那邊﹐他們現在處在一個比較低調的時期。”

北京外國語大學國際新聞與傳播系教授展江說﹐南方報系的低調表現在﹐挨了罵也不回應﹐也希望避開默克爾訪問這樣的事情。他說﹐南方報業自己會這樣想﹐也可能會得到有關方面的明示或暗示。

南方報業編輯鄢烈山也承認﹐南方媒體當然願意保持低調。他道出了南方報系低調背後的兩重壓力﹕一是宣傳部門從來沒有放松過對媒體的控制﹐這是國際公認﹐也是執政黨並不諱言的﹔而另一方面﹐還有來自民間的壓力。

鄢烈山說﹕“民間的壓力其實當然是多年宣傳造成的﹐還有意識形態主管部門的放縱﹐就是那種民粹主義﹐或者極左思潮回頭氾濫。鄧小平時期就說要徹底否定文革。對毛澤東應當怎樣評價其實黨都是有決議的。但是這些年﹐你看‘烏有之鄉’的那些人﹐特別是以孔慶東為代表﹐非常放肆﹐動不動就罵我們南方報系是漢奸媒體﹐甚至組織了一些行為藝術﹐要火燒南方報業。”

鄢烈山說﹐孔慶東罵香港人是“狗”的言論﹐並沒有真正得到上面的處理。他認為﹐孔慶東們的放肆言論﹐應當是得到上面的默許。

鄢烈山說﹕“他(孔慶東)是那種極左的嘛﹐用中國的話來說就是極左的。但是如果是一種極右的﹐或者另外一種﹐馬上你就要坐大牢了。所以在這樣大的環境下﹐說南方報系是漢奸媒體﹐南方報系也不坑聲﹐假裝沒聽見﹐要保持低調。”

傳媒學者展江認為﹐今年要開十八大﹐官方的邏輯當然是維穩﹐而同時南方報系又受到一些抨擊﹐被貼上“漢奸”﹑“帶路黨”這樣的標籤﹐因此他們在這樣的情況下選擇沉默和不回應是可以理解的。

但是﹐展江認為南方報系的低調意味着官方對其施以更大的壓力﹐而會認為南方報系這樣做是穩妥的。他相信現在有一種“微妙的平衡”。

展江說﹐左﹑右兩派應與其互相攻擊﹐不如各司其職。他說﹐如果你真是一個左派﹐希望社會更公正﹐你有很大的空間﹐因為中國社會矛盾確實很多﹔而作為右派﹐你或許認為公權力不受限制﹐政治改革沒有踏踏實實地開展﹐這可能是主要的問題﹐左右兩方的訴求都是有道理的。

但是﹐他認為在現今中國缺乏公正的情況下﹐左派雖有很大空間和號召力﹐但遺憾的是當真正發生不公正的事情時﹐他們發出的聲音比較少﹐反而是所謂的右派在發聲﹑行動。

南方報業的資深編輯鄢烈山則認為﹐當前極左思潮的回潮有着複雜的背景﹕民間情緒和毛澤東時代的呼應﹐那種對官僚階層的仇恨﹐對富人的仇恨﹐和毛澤東時代是非常吻合的﹐因而毛思想在這個時代得到一些人的呼應是可以理解的。

鄢烈山說﹐官方在這方面左右為難﹐但它繼承的是毛時代的那種“黨天下”和一黨專制的政治體制。他說﹐官方要讓政權合法化﹐就會對毛和文革的錯誤諱莫如深﹐因此對那些歌頌文革的人睜只眼閉只眼﹐以致這些人變得如此囂張。

不過﹐鄢烈山說﹐也不必對此悲觀﹐因為媒體受到的管束雖然越來越多﹐但言論的空間也在變大。他說﹐鑒于當前狀況﹐大家認為不必作無謂的犧牲或者傷害﹐保持低調也是應該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