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聲援南方周末 數十人被警方傳喚喝茶

  • 楊明

《南周》聲援活動,民眾得以用標語、口號等形式發出他們聲援的聲音。

《南周》聲援活動,民眾得以用標語、口號等形式發出他們聲援的聲音。

廣東省在應對民眾聲援敢言的《南方周末》的活動中,沒有採取強硬的鎮壓手段,但是,包括廣州在內的一些地方的聲援《南周》的一些人士,卻被當地公安或國保傳喚或“被喝茶”,有的還被毆打。有分析人士希望中國新一代領導人能給民眾表達意願的更大的空間。

2011年2月,源於中東的茉莉花革命波及到中國,中國當局如臨大敵,在北京等城市的“星期天散步”地點佈置了大批警力,強硬阻撓或扣押試圖攝影、拍照的外國記者和中國公民。當局的高壓政策把中國萌芽中的茉莉花革命嚴厲扼殺。

廣東當局在這次《南周》事件引發的連日聲援活動中,也派出大批公安和國保到集會現場監視和戒備,不過,聲援活動基本上未遭鎮壓,民眾得以用標語、口號等形式發出他們聲援的聲音,以及對宣傳部門插手《南周》新年獻辭的憤慨。

但是,就像以往處理群體事件一樣,當局在給民眾一定表達意願和聲音空間的同時,也對他們認為的重點人員進行嚴密監控,傳喚或“請喝茶”。

1月7日,近千名聲援《南周》的各界民眾來到廣州《南周》辦公樓大院前,表達他們聲援和抗議的聲音。一異議人士、獨立中文筆會副秘書長野渡,只是在現場發微博並拍照,就被警察強行送回家中。

隨後,當地派出所8號以涉嫌“非法集會”傳喚野渡7個小時。在傳喚期間,野渡被警察侮辱性地強制脫光衣服搜身。目前野渡被限制外出自由,他家門外有警方站崗把守。2011年,野渡因參加茉莉花革命的有關活動曾被當局關押了幾個月。

廣東獨立中文筆會會員、詩人浪子9日也被警方以涉嫌“非法集會”傳喚7個小時,並被迫在保證書上簽字,保證3日不出門,不去南方日報社。

杭州民主人士呂耿松與獨立作家毛慶祥8日晚因“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被杭州警方傳喚12個小時,9日才獲釋。他們的電腦和私人物品被查扣。

呂耿松對美國之音說:“他們傳訊我的理由是‘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他們的做法很野蠻,這麼點小事情,你們又是抄家,又是審訊,因此我拒絕回答任何問題。對於你們這種侵犯人權的行為表示抗議。我一直沒有回答,也沒有簽字。所以他們在這麼冷的天把我關了12個小時。”

呂耿松說,被傳喚或被喝茶的杭州民主人士還包括樓保森、鄒巍、戚惠民等。

維權網說,9日上午,聲援《南周》的民主維權人士袁奉初、劉遠東、黃賓被國保上門帶走傳喚。袁奉初和黃賓遭到國保毆打,袁奉初還被強行送上會武漢的火車。

獨立中文筆會理事莫之許認為,儘管當局很快同《南周》的採編人員達成了解決這次事件的協議,避免了報紙停刊的後果,但當局對《南周》的支持者卻採取了一貫的打壓做法。

莫之許說﹕“其實當局採取一貫的做法。這次的訴求比較簡單,針對了新聞自由的問題。可能在南周內部達成妥協,他們已經胸有成竹,覺得這個話題不會再繼續發酵,今天南周已經正常出刊了。所以這次的處理方式跟那個時候(2011年茉莉花散步)不太一樣。”

浙江杭州民主人士呂耿松說 ,目前當局對民眾採取的仍然是胡錦濤時代“維穩至上”的政策,所以在重大事件期間,當局仍對一些重點“對象”採取嚴密措施。他希望新一代領導人在這方面能有所改善。

呂耿松說﹕“我覺得目前還是老的一套,我們也想看看習近平有沒有新的政策,新的措施。我覺得他還是老的一套。表面上似乎有所改變,實際上並沒有怎麼改變。不管怎麼樣,都應該比胡錦濤時代要好一些吧?我們對此還是抱有希望的。”

據不完全統計,中國各界聲援《南周》期間有幾十人被傳喚、被喝茶、被監視、被跟蹤。除野渡、浪子、呂耿松、毛慶祥等人外,還有易小荷、莫之許等等。

另外,未經證實的推特網上的消息說,中國知名房地產商任志強和著名企業家李開復也被喝茶。北京的知名法律維權人士江天勇也被跟蹤。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