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法律窗口-馬里蘭州小社區恢復治安和寧靜

  • 亞微
  • 方正

警民合作小社區恢復治安和寧靜

警民合作小社區恢復治安和寧靜


馬里蘭州蒙哥馬利郡的一個居民區雖然住戶不多,規模也不大,但是在與當地警方合作維護社區治安方面,卻走在了很多社區的前面。

“溫沙廣場公寓房”是一個擁有51棟連棟房的小社區。最近,這個社區迎來了40周年紀念日。男女老少聚集在一起,享受誘人的美食、動感的音樂和奔放的拉丁舞。

郡負責人以及警方也前來祝賀。

很難想象一年前這個社區因曾被一個毒品戶所困擾。

威廉姆.海伯恩(William Haybyrne) 是“溫沙廣場公寓房”房主協會董事會的主席。在這個社區,單元房的房產權屬於每位房主,戶外場地和停車場則歸社區房主協會所有。房主向房主協會交納管理費,房主協會反過來為房主提供服務。

海伯恩說﹕ “大約三年前,一個名叫彼得的年輕人買了這裡的一棟房子後,搬到我們社區。後來,我們發現,他是個癮君子和販毒犯。他不僅自己帶給我們很多麻煩,還召來一群狐朋狗友住到這裡。”

2011年4月的一天,警察對彼得的房子實施了搜查,發現彼得種植並生產毒品,警察逮捕了他以及房子裡的其他幾個人。對於犯罪事實,彼得供認不諱。最後,他被判處13年有期徒刑,法官考慮到他是初犯,判予他緩刑。

在緩刑期間,彼得把房子租給一名刑滿釋放的性犯罪人員,這令房主們非常擔心,因為他們出外上班、購物或是居家休閒,都沒有安全保障,既不能對此視而不見,又不能把他趕出社區。

馬里蘭州房地產律師羅杰‥溫斯頓說﹕“性犯罪人員被判罪後,如果服刑期滿,有些人在得到心理治療後,情況可能會出現好轉。房主能做到的是看護好自己的孩子,並對這個人的情況保持警惕。但是,他不能歧視這個人,也不能對他說,因為你是被判罪的性犯罪人員,所以你不能住在我的社區。如果此人再從事犯罪,他就要蹲監獄,但是,任何社區都必須尊重一個人的房產權和民權。”

令房主們不安的是,隨著進出彼得房子的陌生人日漸增多,喧鬧以及震耳欲聾的派對打破了社區的寧靜。於是,房主們請求警方提供幫助,並且向警方提供了可疑人物的特徵以及車牌號碼。

溫斯頓律師:“公寓房扮演的不是實施公共法法規,而是實施房主協會規定的角色。這個房主被指控在他的單元房出售和生產毒品這一事實更多地應該是警方,而不是房主協會所關注的問題。但是,當房主的其他行為干擾到其他房主時,就成為房主協會所關注的問題了。”

據海伯恩介紹,彼得和州檢察官簽署了一份協議,保證兩年內不把房子租出去。如果在這兩年中,他將房子出售或者房屋被收回,州政府不會因為他的犯罪指控而給予他刑事處罰。如果兩年時效一過,在他還未處理掉這所房子的情況下,彼得雖然可以返回社區,但州政府會以犯罪指控對他進行刑事處罰。

現在看到的就是給這個社區製造了很多麻煩的房子。根據社區規章,由於彼得拖欠地產評估費和管理費,房主協會通過法庭收回了他的房子,並且交由銀行拍賣。至
此,困擾了該社區許久的毒品戶問題終於得到解決。

提及那段經歷,凱西和她90歲高齡的母親仍心有餘悸。

凱西:“那糟糕透了。”

凱西在“溫沙廣場公寓”居住了近30年,與彼得是只有一牆之隔的鄰居。

凱西說﹕“媽媽的睡眠比以前好了,但她會做惡夢,有時候,我們聽到外面的噪音,會誤以為他們回來了。真是糟糕透了!”

這個女孩子剛剛從美國海軍學院畢業,今天她回到從小生活過的社區,探望她的母親。

凱西說﹕“我雖然本人沒有見過彼得,但我知道社區裡發生了甚麼事,因為媽媽會跟我抱怨這兒的事。現在,我覺得安全多了,特別是對我媽媽來說安全多了,因為她還在這裡居住。”

凱西: “我們對警方和便衣偵探深表感謝。新上任的社區房主協會董事會積極應對,工作頗有成效。消防員和醫護人員也多次來幫助我們,我們真的非常感激。”

海伯恩 “溫沙廣場公寓房”房主協會董事會主席。

他說:“我們在這裡慶賀兩件事,一個是社區成立40周年,另一個是在與販毒犯鬥的爭中所取得的勝利。我們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對此我們心滿意足。為此,我們非常感謝蒙郡警方提供的幫助。”

約翰‥達姆斯基(John Damskey)是馬里蘭州蒙郡第四區的警監,領導了大約160名警察。他談了警民合作的重要性。

他說﹕“你愈了解我們就愈信任我們,你會意識到,我們不只是警察,還是你的鄰居。我就居住在這條街上,我的孩子和你的孩子同上一所學校,我的朋友也是你的朋友。當你開始意識到我們是一樣的時候,這更有利於我們傾聽並重視你們的問題。”

露絲:“如果你四處看看,就會發現這個小區管理有序,我們有非常棒的房主協會,他們的工作非常優秀。 我不會搬走,我要在這兒住到我死,這的確是個好地方,每個人都非常好!”

這棟曾經由毒品戶居住的房子現已空置下來,等著銀行拍賣,“溫沙廣場公寓”的住戶們正滿懷希望等候著下一個房主的到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