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川普與中國之五: 外交孤立主義對中國有利?

  • 莉雅

川普在華盛頓市發表競選演說

川普在華盛頓市發表競選演說

華盛頓 - 隨著美國共和黨總統參選人川普成為推定的共和黨總統候選人,他問鼎白宮總統寶座的可能性進一步增加,他的言行也受到外界更嚴肅的審視。在競選中,川普不斷的談到中國。那麼川普究竟怎樣看待中國﹖他與中國是一個甚麼樣的關係?他在中國為何會比他的競爭者希拉里克林頓更受歡迎?川普當選後會採取甚麼樣的對華貿易政策?在今天的系列報導中,我們討論的是川普式的外交孤立主義是否有利中國。

川普在競選中除了即興提出他的一些外交政策主張以外,並於今年4月27日在華盛頓的五月花酒店首次正式發表了“美國優先”的外交政策演講,全面闡述他的外交政策目標。

在這個演講中,川普對奧巴馬總統的對華政策提出批評,指責他‘允許中國繼續對美國的就業和財富進行經濟上的攻擊,拒絕實施貿易協議以及對中國施加必要的壓力來掌控北韓’。他說,奧巴馬‘甚至允許中國通過網絡襲擊來盜取政府秘密以及對美國與我們的公司進行工業間諜活動’。

不過,川普並不主張與中國發展敵對的關係。

他說:“我們希望和平的生活並與俄羅斯和中國發展友誼。我們與這兩個國家存在嚴重的分歧,我們必須要睜開眼睛來對待他們,但是我們並不注定是對手。我們應當在共同利益的基礎上尋求共同點。”

川普在其競選網站上提出的對華政策包括加強美國在東中國海和南中國海的軍事實力,阻止中國可能威脅美國利益的冒險主義,提高美國的談判優勢。

川普的外交政策主張還包括威脅退出北約、允許日本和南韓建立自己的核武庫,獨自應對中國和北韓的威脅,認為沙特應該派遣地面部隊打擊敘利亞和伊拉克的‘伊斯蘭國’組織,或‘大幅補償’美國對這一激進組織的打擊等等。

在很多官員和分析人士看來,川普“美國優先”的競選綱領的成功預示著美國的盟國要面臨為獲得美國軍事保護而付出代價或是在貿易上做出妥協。

川普堅決維護美國利益的立場已經導致一些官員重新審視奧巴馬總統最近對美國在歐洲和波斯灣的盟友發出的批評,說它們是在‘搭順風車’。奧巴馬對中國也提出了這樣的批評。

《紐約時報》援引直到2014年一直擔任北約秘書長的前丹麥首相拉斯穆森的話說,川普對北約提出的要求是奧巴馬政府鼓勵北約成員國分擔更多責任的行動的升級。但是他認為,這些要求新添了一種孤立主義色彩。該報導指出,川普提出的“美國優先”可追溯至林德伯格在30年代領導的一場旨在讓美國遠離歐洲的戰爭的運動。

美國卡特中心中國項目主任劉亞偉博士也認為,川普的外交政策主張與孤立主義是一脈相承的。

他說:“在外交政策上,他有點自相矛盾。一方面,他是說‘再度振興美國’,另一方面又有點孤立主義的衝動。”

英國《金融時報》認為,川普式孤立主義已經影響了華盛頓的戰略思維。在他的影響下,美國從東亞部份收縮的可能性已增加,而這對北京極為有利。報導說,他們將川普的孤立主義及其倡導的“做交易”視為一個難得的機會,希望可以借機打破美國自二戰結束以來在東亞構建的安全協議網絡,北京方面認為華盛頓一直在利用這個網絡來遏制中國獲得地區主導地位的本能性抱負。

川普要求將駐扎在南韓和日本的美軍撤回美國的主張儘管符合中國官方不公開表明的立場,但是他認為日韓應自我發展核武器以自保的建議則讓北京感到憂慮。

劉亞偉博士認為,川普有關從日本和南韓撤軍的建議一方面可以打消中國有關美國的很多陰謀論,但是如果真是實施,後果如何是很難預測的而且會帶來很大的不確定性。

他說:“至少中國的很多陰謀論就不成立了。以前你說我駐軍在這,不是為了北韓,還是為了遏制中國。尤其是現在南北北韓有可能統一,然後美軍就到了鴨綠江邊。這些都不成立了。雖然南韓和日本都有很多反美的情緒在那,我不覺得他們可以處理這個。如果真的美國從那撤軍的話,那這兩個國家的安全保障從哪里來?是不是他們都要有自己的核武器了還是怎麼樣。”

在他看來,儘管川普可能會是一個比較有靈活性的總統,會聽得進別人的意見,但是從總體上來講,川普式孤立主義不符合中國的戰略利益。

他說:“奧巴馬說中國是一個搭順風車者,中國經濟、整個起飛是因為有一個國際警察在這。如果美國不做國際警察, 可能會更混亂。中國顯然不能走出來承擔國際警察的角色,那是一個更加混亂更加扑朔迷離的世界。那中國的戰略機遇期就不復存在了。”

美國的中國勞工問題專家史凱文(Kevin Slaten)擔心的是川普尊重實力的一些說法,包括對普京以及中國政府鎮壓六四事件的態度。

他說:“搞不好,他以後跟習近平、跟普京,跟類似的集權領導會更友好。”

對於他來說,川普只重視實力而不重視美國價值觀的傾向令他擔憂。

不過,華盛頓威爾遜國際學者中心基辛格中美研究所的榮譽創辦人芮效儉認為,現在很難評估川普當選總統在戰略上對中國是有利還是不利。

他說:“總統候選人與總統的聲明之間存在很大的差別。總統的聲明可以成為理解總統在某個問題上的政策的一部份,但是你不能從總統候選人在競選期間的言論來確定他當選後的政策。一個人當選總統後,他所說的話會有相關的責任。”

這位獲得職業大使頭銜並擔任過負責情報與研究的前助理國務卿表示,總統候選人可以隨意的就很多問題發表看法,但是很多候選人發現,他們不認為當選總統後兌現他們的競選諾言符合美國的國家利益。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