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馬來西亞是否也“棄美親中”

  • 斯洋

東盟峰會上各國領導人手拉手,左起:新加坡總理、泰國總理、越南總理、老撾總理、馬來西亞總理、緬甸總理、文萊蘇丹(2015年4月27日)

東盟峰會上各國領導人手拉手,左起:新加坡總理、泰國總理、越南總理、老撾總理、馬來西亞總理、緬甸總理、文萊蘇丹(2015年4月27日)

馬拉西亞總理納吉布目前正在中國訪問。星期三(11月2日)兩國簽署了一系列協議,包括能源和首次國防合作協議。由於馬來西亞是繼美國長期盟友菲律賓近日“轉向”中國後,第二個與中國發展友好關係的東南亞國家,納吉布的訪華被解讀為東南亞地區“倒向”中國的第二塊“多米諾”骨牌。分析人士指出,奧巴馬政府的‘亞太再平衡’戰略在菲律賓問題上確實遭到挑戰,但是鑑於中馬兩國間的不信任,馬來西亞“棄美親中”還有待觀察。

馬拉西亞總理納吉布從10月31日起到11月6日對中國進行為期六天的正式訪問。星期三 ,雙方簽訂的14項協議,涉及金額高達人民幣2318.3億元。納吉布自己說:“我們今天達成了歷史性的成果。雙方達成的從中國採購近海巡邏艇的協議最引人注目,因為這是兩國之間的第一份重大防務裝備合同。納吉布星期四還將會晤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

納吉布總理訪問中國之前,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剛剛結束對北京訪問,在北京期間,杜特爾特宣告菲律賓與美國“分離”。另外,納吉布此次訪華也正值美國政府因為對與馬來西亞總理納吉布有關的公司採取反洗錢的法律行動而導致雙方關係緊張之際。在這樣的背景下, 馬來西亞被不止一個西方媒體解讀為東盟倒向中國的第二塊“多米諾”骨牌,而納吉布本人也被一些人認為是“杜特爾特第二”。

不過,分析人士認為,納吉布訪華,馬中關係走向“新高點”應該有以下的原因。

*馬來西亞一直與中國交好*

美國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資深顧問和東南亞項目副主任莫瑞希伯特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納吉布總理一直希望與中國保持友好的關係。

他說:“納吉布總理長期以來一直希望與中國保持的良好的關係。他的父親1970年代出任總理,他與中國實現了正常化關係,他是東盟國家中第一個這麼做的領導人,所以,這裡有感情的問題。同時,中國也是馬來西亞的相當大的貿易夥伴,特別是最近5到7年以來,更是最大的貿易夥伴。 從去年開始,中國還成為馬來西亞最大的投資者。這個位置之前一直是美國的。”

他說,這次馬來西亞是希望從中國那裡得到更多的經濟援助。

美國智庫美國企業研究所亞洲問題專家邁克爾奧斯林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指出,納吉布與中國走近並不令人吃驚,至少不像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與美國“分離”那樣令人吃驚, 因為馬來西亞早就表示不在美中之間做出選擇。

他說:“馬來西亞不是美國的正式盟友。美國與馬來西亞的關係在納吉布政府期間得到了加強,但是,馬來西亞早就明確表示,最符合馬來西亞的國家利益做法在於既不與美國走得太近,也不與中國走得太近。”

納吉布2008年上台後,與美國的關係取得了很大的進展。馬來西亞同意加入《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美國總統奧巴馬也曾在2014年和2015年兩度訪問馬來西亞。納吉布甚至與奧巴馬總統互稱“高爾夫球友”。不過,奧斯林說,從華盛頓的角度來說,吉隆坡與北京走近還是值得擔憂的,因為華盛頓不希望看到馬來西亞與中國結成盟友關係 ,雖然這不太可能。

不過,美國國務院發言人約翰柯比星期一表示,美國並不擔心馬來西亞計劃從中國購買軍艦會虛弱美國的亞太再平衡戰略。他說:“我們沒有擔憂。恰恰相反,我們看到了有關報導,我們表示歡迎。”

*納吉佈在國內深陷貪腐醜聞 並遭美國調查*

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的希伯特說,納吉布訪華正值他在國內深陷貪腐醜聞,在國外遭到孤立的時候。

他說:“最近一兩年,很多國家,包括美國,因為1MDB 醜聞,對納吉布都有些冷淡。他身邊的工作人員說,他覺得很受辱。 他去中國, 可能想向世界展示,向馬來西亞人,展示,即便是美國對我冷淡,但是我在中國仍然有朋友,他們願意來我們國家投資。”

希伯特所指的1MDB醜聞被美國司法部長稱之為 世界最大“金融盜竊”的醜聞。 1MDB指的2009年納吉布成立的國際投資基金,一馬發展有限公司。納吉布本人擔任該公司的董事會主席,公司的目的是推動馬來西亞的經濟發展。但是,後來,納吉布則被指從1MDB侵吞了巨額美元的資金。

2015年7月起,因為涉嫌反洗錢一馬公司遭到新加坡、瑞士、美國等六個國家的調查。

2016年7月,美國司法部宣佈啟動國內史上最大規模資產沒收行動 - 將來自非法挪用1MDB資金的資產充公(包括洛杉磯、紐約和倫敦的幾十處高端房產和酒店、梵高和莫奈的畫作、一架3500萬美元的公務飛機,以及2013年首映電影《華爾街之狼》的版權費),金額高達10億美元。

這一醜聞使得馬來西亞和美國關係緊張。不過,今年較早前,馬來西亞檢察官正式消除納吉布的犯罪嫌疑。

*美國可能無法兌現TPP的承諾*

美國可能無法兌現《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的承諾可能也是令馬來西亞轉向中國的一個原因。

美國企業研究所的奧斯林說,美國不能批准TPP 讓美國所有的TPP夥伴都很不舒服, 這是奧巴馬政府的失敗。

他說: “所以,中國現在介入,支持他們希望建立密切關係的國家,以他們一直以來的方式,通過貿易和投資協定。所以這並不令人吃驚,這是美國的一個大問題。 就像你剛才說的,美國無法批准TPP顯示,奧巴馬政府無法兌現承諾,所以其他國家很自然去尋求其他的援助夥伴,毫不猶豫地兌現援助的國家。”

由於目前的共和黨總統候選人唐納德川普和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希拉里克林頓都不支持TPP,TPP的前景更是堪憂。

美國的另一個亞洲盟友新加坡最近就在TPP問題上批評美國。新加坡不止一次警告,如果美國不能批准TPP,那麼,美國的可信度在亞洲就會削弱,也因為著美國在亞洲的影響力會削弱。

*中馬之間也有矛盾*

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的希伯特說,雖然納吉布到中國去尋找朋友了,但是,與菲律賓不同,納吉布並沒有明確表示要和美國分離。

他說:“並沒有證據顯示,他要與美國結束軍事合作。最近幾年,馬來西亞加強了與美國的海軍演習,並允許美國偵察機飛越馬來西亞,他並沒有威脅要改變這一切。至於從中國購買武器的事,馬來西亞總是從很多國家購買武器。”

他說,馬來西亞對中國在南中國海的行動很擔心,特別是擔心中國影響到馬來西亞石油公司的運營。

他說:“是的,他是希望在中國那裡獲得一些基礎設施方面的援助,但是他也會意識到中國在南中國海問題上總是攜帶著大棒,所以,他很可能還是會繼續與美國和日本,以及其他有擔憂的國家一起合作。”

希伯特承認,奧巴馬政府的亞洲再平衡戰略在菲律賓確實遇到挑戰,但是馬來西亞不會有很大的變化。他說, 納吉布可能會對美國有些冷淡,但是國防問題上還是會選擇與美國合作。

*川普若當選,美國二戰以來盟友體系才會遭遇最大挑戰*

奧斯林認為,美國的盟友體系遭遇更大挑戰應該是現在的共和黨總統候選人唐納德川普當選的時候。 11月8日,大選的結果就會出台。

奧斯林說:“確實有這樣一種危險。他已經明確表示,他不支持現在的政策, 他也希望美國的盟友承擔更多的國防費用。另外,他也不支持自由貿易。如果川普當選,這會是一個考驗,可能是美國二戰以來的亞洲政策遭遇的最大考驗。”

他認為,不管美國的盟友是否會選擇與美國分離或是不配合,美國的可信度都是會大打折扣的。他還說,一旦中國選擇更有戰略,更有耐心的策略,這就會根本改變亞洲的版圖,也會影響美國在亞洲和世界地位。
他還說,因為希拉里克林頓反對《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議》,美國的亞洲盟友們與美國在這個問題上也會產生分歧。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