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馬里政治陷入僵局


馬里軍政府的首腦薩諾戈上尉4月3日在他的總部召開記者會。

馬里軍政府的首腦薩諾戈上尉4月3日在他的總部召開記者會。

馬里軍政府決定無限期推遲原定要召開的一個全國性大會;大會的宗旨是要討論如何將權力轉交給非軍方人士。這個星期較早時候,由於馬里軍方仍然拒絕下台,西非地區的國家首腦對馬里採取了嚴厲的制裁措施。在軍方說要無限期推遲全國性大會之前,馬里的很多民間活動人士事先就不準備出席這次會議。

參與馬里軍事政變的一位官員星期三在軍方控制的一家電視台上發表講話說,軍政府決定將推遲召開全國大會,是因為需要更多的時間來組織開會。

上星期,在國際社會強烈要求馬里軍方下台的呼聲中,政變領導人薩諾戈上尉做出的回應只是宣佈說要恢復1992年制訂的憲法,並保證要召開有政界、軍界、以及民間活動人士參加的會議,決定如何將權力轉交給非軍方人士、並且籌劃選舉事宜。

*虛幌一招?*

不過,西非經濟共同體認為馬里軍方的表態只不過是虛幌一招,為了拖延時間而已。大多數馬里民眾也不認為這次會議之後,整個社會定會朝著正常發展、向尊重法制的方向邁進。由一些政界和民間活動人士組成的、相當廣泛的聯盟這個星期宣佈說,不會出席軍方說要開的這次大會。

庫里巴里是這一聯盟的成員。他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的時候說:“我們在等待國家的各個機構恢復正常運作。只有這樣,才能想像向前邁進。我們不會參加軍方組織的所謂的全國大會;軍方想要開會的話,儘管開,我們這個聯盟是不會參加的。”

*民眾對制裁看法不一*

自從西非經濟共同體星期一將馬里這個內陸國的邊界關閉、並且不讓任何資金進到馬里政府的帳戶之後,馬里民眾當中,那些有錢的,都在大力購買進儲備食品和汽油。

上個星期,斷電情況很普遍。不過,到星期四早間,首都巴馬科的商店和公共交通設施似乎都恢復正常。不過,大眾對今後幾天、以及未來幾個星期的形勢感到擔心。馬里政府的文職人員說,3月份,他們都沒有拿到工資。

對於西非經濟共同體對馬里實施的制裁,馬里的年青人中有不同的看法。

現年22歲的阿布巴卡爾說,制裁對馬里民眾不利。

他說:“對馬里實施制裁,遭殃的不是那些壞人,而是全社會。我不認為全社會要對眼下的政局負責;我覺得我們現在需要的,不是制裁,而是援助。”

*長痛不如短痛*

不過,另外一個年青人、現年23歲的麥伊加說,西非經濟共同體對馬里實施的制裁,應該說是不僅對馬里有好處,而且對整個區域都有好處。他說,要從長痛或短痛這個角度來看待這個問題。

麥伊加說:“西非經濟共同體的制裁,實際上是對薩哈拉沙漠以南國家的所有軍方發出警告;也就是要讓他們明白,不能想奪權就奪權;要是覺得一國元首有問題的話,要讓廣大民眾來決定怎麼辦,不能說是軍方想怎樣就怎樣辦。所以說,在我看來,制裁措施實際上是在幫助馬里。”

*北部局勢前途莫測*

目前,馬里社會沒有正當首腦。同時,馬里北部地區目前已經被圖阿雷格叛軍以及伊斯蘭武裝人員佔領。圖阿雷格叛軍表示,要在星期四以前,將所有軍事運作都掌握住。至於佔領著北部一些城市的伊斯蘭武裝人員下一步要做些甚麼,外界還不是十分清楚。

星期四,据說是從屬於伊斯蘭武裝勢力的一些武裝人員襲擊並佔領了位於馬里北部城市加奧的阿爾及利亞領館,同時還扣留了一些阿爾及利亞官員。阿爾及利亞和馬里接壤,在反擊兩國交界地區的恐怖主義行動中,阿爾及利亞一直在扮演著頗為重要的角色。

加奧地區的民眾星期四對美國之音說,非常希望有巴士把他們都接走,趕快從這個地方逃走。在馬里首都巴馬科居住的那些祖籍在北部的民眾表示,現在的頭等大事,是要安排一個人道救援通道,將民眾急需的援助送到他們手中。馬里北部地區之前已經遭受旱災、並且面臨著食品短缺。最近的武裝衝突爆發以來,發生了大量的搶劫事件。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