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美國國會聽證會 專家論亞太再平衡戰略


美國核動力航空母艦“尼米茲”號2013年5月訪問韓國

美國核動力航空母艦“尼米茲”號2013年5月訪問韓國

美國國會重新審議奧巴馬政府的亞太“再平衡”戰略,在國會作證的專家指出,隨著中國國力的日益加強,以及朝鮮不斷的挑釁,美國的亞太“再平衡”戰略是必須的。專家們呼籲美國加大在亞太地區的資源投入,以增​​加“再平衡”戰略的可信度。

美國國會重新審議奧巴馬政府的亞太“再平衡”戰略,在國會作證的專家指出,隨著中國國力的日益加強,以及朝鮮不斷的挑釁,美國的亞太“再平衡”戰略是必須的。專家們呼籲美國加大在亞太地區的資源投入,以增加“再平衡”戰略的可信度。不過也有專家說,亞太“再平衡”戰略的目標以及美國應該扮演甚麼的角色並不明確,引發了亞太地區的軍備競賽。

美國國會眾議院軍事委員會7 月24日(星期三) 就“亞太再平衡戰略以及對美國國家安全的影響”舉行聽證。在聽證會上,專家們稱美國的亞太“再平衡”戰略是必要的,但是擔心美國能否有財力實施再平衡戰略。

美國財力能否跟上

美國斯坦福大學胡佛研究所高級研究員、前美國海軍作戰部長蓋瑞•拉夫黑德( Gary Roughhead)說:“在我看來,再平衡或是再聚焦,不管用甚麼詞,都是必須的。但是,我們的'再平衡'戰略必須是戰略的,而不是表面的;是實質性的,而不是微不足道的;必須是現實的,而不是虛幻的;是樂觀的, 而不是悲觀的。”

他說,美國在亞太地區的戰略目標是維持該地區的穩定,不允許任何一個國家主導整個亞洲。要達到這個目標,美國必須保持影響力和可信度。他還說,在談到美國的戰略、預算以及盟友時,中國是一個揮之不去的元素,但是,中國目前的力量來自經濟,軍事力量的發展還不足以令人吃驚。

中國軍力不足為奇

普林斯頓大學講師、曾主管亞太事務的前任助理國防部長詹姆斯•希恩(James Shinn)說:“首先,'再平衡'也好,'轉向'也好,不管甚麼詞,這是個好主意;第二,宣佈這樣一個戰略,但是卻不把將足夠的資源投入其中,這特別糟糕。第三, 這個問題多麼糟糕,取決於實施戰略需要多少資源, 而我們預算削減的討論和更長期的四年國防計劃重新評估,又可能允許我們提供多少資源。”

未來10年,美國國防開支需要削減將近5千億美元,美國能否有足夠的資源推進再平衡戰略,令美國的盟友關注,甚至中國也在關注。

拉夫海德說:“我們的國防預算案在亞洲得到的關注要超過我們街頭的老百姓對預算的關注。大家都在問我們,是否是認真的。往後看,我們的行動要比語言更加有力。”

來自美國企業研究所的邁克爾•奧斯林(Michael Auslin)認為,美國'再平衡'戰略的另外一個問題是目標不夠明確。

希望看到甚麼樣的亞洲

他說:“奧巴馬政府一再表示再平衡戰略並非針對中國,而是關於整個地區的。總體來說,這樣說是不錯, 但是,我們必須要考慮我們希望看到甚麼樣的亞洲?甚麼樣的亞洲最符合美國的利益,最符合我們在該地區的朋友和盟友的利益。如果不是關於中國,那麼這個再平衡到底是為了甚麼?而且再平衡戰略的安全組成部分,是我們在亞洲的朋友和盟友最盼望的重要部分。”

他說,美國在亞洲的朋友和盟友都在擔心中國的崛起以及中國越來越強硬的態勢,日本和菲律賓因為在東中國海和南中國海與中國陷入領土爭端,對美國的態度尤為失望。

美國到底要介入多深

他說,奧巴馬政府的亞洲再平衡戰略,對美國到底在亞洲擔當甚麼樣的角色也不明確。他說,美國是亞洲的安全保障者,但是,美國到底要介入多深,何時介入,再平衡戰略並沒有明確說明,這甚至引發了亞太地區的軍備競賽。

他說:“我要說的是,也許正是這種不確定性,對我們最終將扮演甚麼樣的角色的不明確性,導致了您剛才提到的問題,軍事化和軍備競賽。如果對這一點沒有問題,我想,你不會看到這些國家在競相購買這麼昂貴和尖端的現代武器系統。 所以,對我們來說,我們應該首先問問我們自己這些原則性的問題,試圖理解我們的角色,然後幫助他們清楚了解我們的角色。”

亞洲軍備競賽的原因

來自美國新美國安全中心高級顧問和資深總監帕特里克•克羅寧(Patrick Cronin)說:“回答奧斯林博士的問題, 亞洲為甚麼會有軍備競賽。答案是不僅是因為他們的經濟在增長,他們同時在防備中國, 他們在防備崛起的中國,以及它的能力,在某種意義上,也是在防備美國,因為他們不能確信美國是否會繼續存在或是遵守承諾。”

在聽證會上,專家們提到, 他們擔心中國與日本就釣魚島,也即日本所稱的尖閣列島所產生的爭端會成為亞洲的新熱點。

7月23日,美國國會議員還寫信給美國新上任的國家安全顧問蘇珊•賴斯,敦促她重新審議美國的再平衡戰略。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