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法律窗口:走進馬里蘭州的監獄工廠(2)


馬里蘭州羅克斯伯利監獄(視頻截圖)

馬里蘭州羅克斯伯利監獄(視頻截圖)

華盛頓 - 在美國,犯人在服刑期間往往要從事各種形式的監獄勞動,通過勞動,他們不僅能夠得到少量的報酬,還能學到一技之長,並打發在監獄中寂寞難耐的時光。下面的法律窗口節目,我們要播出監獄勞動系列的第二集:走進馬里蘭州的監獄工廠。

羅克斯伯利監獄位於里蘭州的黑格斯敦,屬於最低和中等警戒度的監獄,最多容納2,100名左右的犯人。大多數犯人在服刑期間要接受監獄管理人員的指派從事某種形式的低酬勞動,這樣做不但可以維持監獄的正常運作,還能避免犯人終日無所事事。

除此之外,犯人還可以申請從事傳統的州用監獄產業工作。州用監獄產業類似自負盈虧的私營公司,勞動產品僅供監獄系統內部使用或者面向政府以及非盈利機構出售,而不進入市場。

州用監獄產業工作因技術工種和等級的不同,犯人的勞動報酬也不盡相同,每天2到5美元不等。犯人如果要申請得到這個工作,必須滿足一定的條件,例如表現良好,並具備高中文憑等。

在監獄官員的引導下,記者首先來到有77名犯人的肉類加工廠。走進車間,濃烈的熏制香腸的氣味撲面而來。從凌晨5點到下午1點多,犯人默默無聲、井然有序地從事著去皮、切肉、絞肉、灌制和熏制香腸以及包裝入箱的工作,所有工序都在此完成。

對於這樣年復一年、日復一日的勞動,犯人做何感受呢?經過監獄部門的許可,記者在現場採訪了肉類加工廠的三名犯人。

詹姆斯布伊因企圖謀殺罪而被判無期徒刑。他在這兒工作了將近4年,具體從事食品安全和質量管理工作。

他說﹕“我學到了很多關於食品安全的知識,這個工作肯定比掃地更有意義,它可以幫助我的大腦不去胡思亂想。”

托馬斯哈德遜因持械搶劫罪已經服刑了10年。他說,如果一切順利,他18個月後就能出獄了。

他說﹕“這兒教會了我市場所需要的技能。我回家後可以用這個技能養活自己,我相信自己有能力從事同樣的工作。”

因企圖謀殺罪而服刑的泰龍阿靈頓在肉類加工廠工作才1年半,每天的勞動報酬僅1美元多。但是,他說,這里的工作可以幫助他樹立良好的職業道德。

“在這里工作是一個非常難得的機會,任何來到監獄產業肉類加工廠工作的人,我都會告訴他,你會在這里學到很多東西。”

緊接著,記者被帶到金屬加工廠參觀,這兒一共有83名犯人,他們每星期工作4天,每天10小時,從凌晨5點到下午3點。

沃爾特史密斯經理表示,監獄勞動可以使犯人掌握一技之長,出獄後成為有生產力的公民。

“這個鐵板要被切割、切口、沖壓和修邊。現在,工人要將其拉彎,做成床底層的儲藏箱。”

史密斯經理說,犯人的勞動和安全標準嚴格遵守有關的聯邦法律。

“噪音如果太大,有隔音保護,眼睛有安全眼鏡的護目鏡的保護,呼吸裝置則防止粉末進入他們的肺部。”

經過板金加工、粉末噴涂後,就是把成型的單人床送入烤爐烘乾。

沃爾特史密斯說:“這些就是生產完成的單人床,我們首先把它們涂漆、晾乾,然後包裝,打上標簽,最後,我們把它們裝箱運走。”

工廠不僅要達到犯人的安全標準,還要保證分發的工具萬無一失。

這是一個存放了大約1,300件工具的工具房,犯人報到時,監獄主管會發給他一個工具袋,並且專門簽在他的名下。收工時,犯人必須如數歸還,在通過搜身檢查後才能返回牢房。

最後,記者在室內裝潢廠經理羅恩里弗斯的引導下來到他們的車間參觀。在這里,布匹和皮革被剪裁、縫制並制作成沙發座椅罩。

里弗斯經理介紹了犯人到這里工作需要滿足的條件。

“犯人必須擁有高中畢業文憑,如果沒有,我們會通過‘監獄產業關懷項目’幫助他們得到和高中畢業文憑相當的普及教育證書。得到這個證書後,犯人就可以在這兒工作了。”

里弗斯經理說,他們設立了包括大型家具、室內裝潢、縫紉、木制和運輸在內的11個分部,培養犯人的主人翁意識和自豪感。

“當人們問他:你今天做了甚麼?他可以回答說:我是一個多種族、多族裔、多宗教和多背景的團隊的一個成員。今天,我沒有選擇拿工具袋里的榔頭去從事破壞活動,而是拿它去製造了一件東西。因此,我是有價值的。”

格里格豪普特是馬里蘭州監獄產業的地區部經理。他說,州用監獄產業工廠的很多犯人獲釋後不一定從事同樣的工作,他們在監獄工廠更多學到的是勞動道德觀念。

“我們所做的是教導他們聽從主管,每天準時上班,培養勞動道德觀念,知道該如何工作。無論將來他們從事甚麼行業,這些技能都能用得上,例如聽從指令去從事某項工作等。”

豪普特進一步介紹了馬里蘭州監獄產業的性質。

他說:“我們是一個自給自足的行業。我們雖然在馬里蘭州安全和勞教部監獄系統的旗下,但我們不拿任何納稅人的錢資助我們的項目。我們生產出售勞動產品,所得利潤反過來用於行業和項目的自養。”

據馬里蘭州監獄產業公共訊息部官員蕾納塔西爾格介紹,馬里蘭州盡量保持每月有2,000名犯人參加監獄產業勞動。她說,州用監獄產業在控制累犯率方面非常成功。

“越多犯人被州用監獄產業雇佣,獲釋後重返監獄的人數就會越少。在馬里蘭州,再犯罪率大約為百分之41,換句話說就是,有百分之41的獲釋犯人會重返監獄。如果這些犯人在服刑期間也為州用監獄產業工作的話,那麼再犯罪率就會減少一半,大約為百分之22。”

蕾納塔西爾格說,州用監獄產業不僅對州監獄系統,而且對犯人自身來說,都是一個雙贏的局面。

“我們在為州政府以及非盈利機構提供服務的同時,也培養了監獄犯人的勞動技能和道德觀念,使他們成為更好的人。大多數犯人最終都會獲釋,而且會成為我們的左鄰右舍。我們希望確保他們做好了重返社會的準備,而且不再因犯罪而重返監獄。”

結束了監獄的參觀和採訪,走出這個酷似城堡的監獄,記者再次想起監獄官員最初的介紹,這里的主建築是犯人早年一磚一瓦建造起來的。如今,當一個個沙發、一張張桌子、一把把椅子、一個個書架從這里運出去的時候,犯人們的勞動成果不僅促進了監獄系統自身的生存和發展,也為政府和非盈利機構提供了所需用的產品。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