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美國農場主在不知情中觸犯了反恐法律

  • 亞微
  • 張松林

蘭迪‧索爾斯的農場 (VOA衛視 張松林拍攝)

蘭迪‧索爾斯的農場 (VOA衛視 張松林拍攝)


馬里蘭州的一位小農場主在渾然不知的情況下觸犯了針對恐怖分子的“銀行保密法”之後,他的律師試圖和馬里蘭地區的聯邦檢察官交涉,希望政府能夠網開一面。但是,檢察官還是沒收了他的相當一筆存款作為懲罰。

蘭迪‧索爾斯(Randy Sowers)是馬里蘭州弗雷德里克郡米德爾敦鎮一名普普通通的小農場主,他家祖祖輩輩都生活在這片風景宜人的土地上,以從事農耕和飼養家畜為生。

1981年,蘭迪和妻子凱倫還是20多歲的年輕人的時候就開始經營這片農場。一晃30多年過去了,倆人現在都接近花甲之年,對農場的熱愛和辛苦的勞作為他們結出了可喜的成果。

綠油油的玉米田和大豆田

現代化的奶牛場和養雞場

一輛輛整裝待發的送貨車

農場雖小,遠近馳名,每天吸引很多孩子來這兒給牛犢喂奶.

蘭迪‧索爾斯 說﹕“我們最初只有100頭母牛,120英畝土地。多年來,我們進行了各種嘗試。我們簽定了養雞合同,飼養了10萬隻雞,所以,我們每天都要收集雞蛋。1999年,我們決定把自己飼養的母牛所產的牛奶裝入玻璃瓶對外銷售。我們從那時開始就銷售乳制品了。如今,我們已有300頭母牛,加上牛犢,一共有1,000多頭牲畜。我們還提供送貨上門服務,把裝瓶的牛奶運送到大華府地區大約8,000名客戶的手中。這些年間,我們又購買了4個農場,土地面積600多英畝,它們離這裡大約4英里。”

蘭迪和妻子為這個農場付出了辛苦的汗水,也享受了成功帶給他們的幸福和滿足。但是,2011年,一起突發的事情在他們一向寧靜的生活中激起了巨大的漣漪。

蘭迪‧索爾斯說﹕“有一天,我太太去銀行存錢。由於農貿市場都是用現金進行交易的,所以,我們必須把錢存入銀行。多年來,我們存錢時從未遇到麻煩。那一天,我太太正好帶了1萬2千美金去存。銀行出納為了確定她身份的真偽就向她要社會安全號。我太太問出納,過去從未問過她的社會安全號,為甚麼現在的作法和過去不一樣了。出納回答說,因為她的存款超過了1萬美元現金。出納還建議她存款要少於1萬美金,這樣他們就不必填表申報,也就萬事大吉了。”

在2011年5月到2012年2月期間,蘭迪夫婦在不同的賬號里存入了36筆不超過1萬美金的存款,直到有一天,聯邦調查人員突然來敲他家的房門,告知他政府凍結了他的賬戶,並扣押了將近7萬美金之後,他才知道遇到了麻煩。更令他震驚的是,他們因此受到刑事和民事指控。

蘭迪‧索爾斯說﹕“在這之前,我聽人說過如何把錢存入銀行。但是,我從來沒有聽說有這樣打擊存款的法律。我們存款時從未遇到任何問題。我們沒有甚麼好隱藏的。我們只是覺得,以這種方式存款可以給銀行省去一些麻煩,這樣,他們就不用填表申報了。”
華盛頓律師保羅‧卡米納(VOA 衛視 張松林拍攝)

華盛頓律師保羅‧卡米納(VOA 衛視 張松林拍攝)


據首都華盛頓的律師保羅‧卡米納(Paul Kamenar)介紹,蘭迪在不知情的情況下觸犯了不為大眾所知的“銀行保密法”。

他說﹕“銀行保密法是一項聯邦法律,它要求任何人若銀行存款超過1萬美元現金以上,就必須通過存款銀行填寫一份申報表交付美國財政部,這麼做是為了確保這筆錢不是從毒品走私而來的贓款,不會拿去從事恐怖主義之類的活動。”

卡米納律師說,這個法律使很多小企業主不知不覺落入圈套。

他說﹕“這個事件反映出美國法律制度的一個問題是,它很明顯地使勤勞無辜的美國人陷入圈套。這個法律本來是用來對付恐怖分子、洗錢人員和毒品走私犯的。政府應該看到並承認,小企業主和農場主沒有在出售毒品和大麻,也沒有在資助恐怖活動。所以,這方面的法律最終懲罰的是老老實實的美國人。”

這個事件後,蘭迪逢人便訴說自己的遭遇。
華盛頓律師保羅‧卡米納(VOA 衛視 張松林拍攝)

華盛頓律師保羅‧卡米納(VOA 衛視 張松林拍攝)


蘭迪‧索爾斯說﹕“我逢人便說自己的事情,我希望大家知道, 這麼做會讓你遇到麻煩。讓人難以置信的是, 美國會這樣對待自己的公民!實際上,我們甚麼壞事也沒做,這比其它任何事都讓我感到不安。”

蘭迪農場的律師戴維‧沃特說﹕“在我們和聯邦檢察官最初的交談中,他明確告訴我們,他不覺得蘭迪有任何犯罪動機和應該受到刑事處罰的犯罪行為。他明確表示可以通過協商解決民事沒收錢款的問題,這也就是說,雖然蘭迪夫婦不是故意犯法,但是從技術上來講還是犯了法,因此在檢察官已經扣押了蘭迪夫婦存入銀行的所有錢款的情況下,作為懲罰,民事沒收的錢款將作為對這些存款收入的罰款。聯邦檢察官告訴我,他會就罰款金額與我們進行商議,但是他暗示金額會很少。”

戴維‧沃特律師說,聯邦檢察官得知蘭迪在事件發生後接受了媒體的採訪後態度急轉直下。

他說﹕“這件事之後,聯邦檢察官的語調突然改變。他不再提協商和小額民事沒收的事情,而是直截了當提出罰款金額,並且說,如果我們不接受,他們會訴諸法庭謀求判決。我問他事情為何發展成這個樣子,為甚麼不能再進行協商了。我提出,雖然我的當事人接受了媒體的採訪,但是法律事實並沒有改變。後來,他發電子郵件對我說,這是因為我的當事人向媒體說了話。”
蘭迪農場的律師戴維‧沃特(VOA 衛視 張松林拍攝)

蘭迪農場的律師戴維‧沃特(VOA 衛視 張松林拍攝)


沃特律師認為,聯邦檢察官的做法違反了美國憲法,因為蘭迪有發表自己言論的權利。

最後﹐政府從蘭迪被扣押的存款中沒收了將近3萬美元作為懲罰﹐才使問題得到了結。對此﹐蘭迪夫婦無奈地接受了。

麗茲‧萊茲格(Liz Reitzig)是一位全職母親,而且是一個支持小農場和小農場產品消費者組織的創辦人之一。她對政府處理像蘭迪這樣的小農場主的方式感到失望。

她說﹕“這件事對我們的小農場主來說非常不公平,他們因為許多微不足道的小事就被當作罪犯對待。政府對他們的處理同樣令人沮喪,因為這個人沒有做錯任何事情,但是他從事的一些從根本上來看完全屬於正常、自然與和平的行為卻被定為犯罪,他本人也因此受到嚴厲的處罰,好像他是一名罪犯似的。”
小農場主權益活動人士麗茲‧萊茲格(VOA 衛視 張松林拍攝)

小農場主權益活動人士麗茲‧萊茲格(VOA 衛視 張松林拍攝)


馬里蘭地區聯邦檢察官在通過電子郵件發給美國之音記者的一封聲明中表示,人們把大筆現金存款破開,以1萬美元以下的金額存入銀行,通常是因為他們知道金融機構會把超過1萬美金的現金存款上報美國稅務局。聲明指出,大多數情況下,結構性存款的動機是為了遮掩犯罪所得的贓款或是逃避交納合法收入的稅款。聲明說,聯邦檢察官始終願意考慮被告無不良動機的證據,但被告必須在案子了結前提交證據。

據一些法律專家介紹,美國目前有4,500條成文的聯邦刑法,30多萬條規定,其中很多是用來調控小企業和房產主的,任何人只要觸犯其中一條,就有可能被關入聯邦監獄,即使此人事先並不知道有這個法規。

在經歷了這場風暴後,蘭迪夫婦又回到了每日忙碌的生活中。蘭迪說,他每天半夜12點半要查看牛棚,清晨5點左右才能去睡覺,而到早上8點多鐘,他就又要起來幹活了。

蘭迪說:我半夜12點半到這兒來,幹完活後,如果有時間,我會開車到玉米地安靜地坐上15分鍾,聽聽蟋蟀的鳴叫聲...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