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從藏木水電站看西藏面臨的生態危機

  • 林楓

藏木水電站

藏木水電站


在 這座大型水電站投產發電之際,加拿大記者、自由撰稿人、孤獨星球(Lonely Planet)第一本西藏旅遊指南作者邁克爾•巴克利(Michael Buckley)接受了美國之音的專訪,談「世界屋脊」青藏高原面臨的環境和生態危機。巴克利剛剛出版了他的新書《消融的西藏》 (Meltdown in Tibet),講述建壩和採礦給西藏生態系統和藏人獨特文化帶來的災難性破壞。他在這本書中提出,中國目前對西藏的掠奪式開發正在對當地構成「生態滅絕」 (ecocide)。

*電能將被用於中國內地*
中國官方的新華社報導說,「藏木水電站的投產將從根本上解決藏中電網的供電難題。」但巴克利表示,西藏原本並不缺電,新開發的電能將被用於開礦,或者輸送到中國內地的工業中心。他說:「水電站發的電將被被輸送到中國東部,或者是四川成都、重慶這些有大工業基地的地方。”
*水電未必清潔*
新華社援引西藏自治區政府主席洛桑江村的話說,「水電建設是發展清潔能源的良好表現。」但巴克利認為,並不是所有水電專案都是清潔的。他說:「和煤電相比, 他們說水電是清潔的。但這是個謊言,水電工程、特別是大型水電工程並不清潔。水電工程需要建設大型水庫,產生沼氣、破壞生態多樣性。我可以提供一個長長的 清單,告訴你大型水電工程都有哪些問題。”
邁克爾•巴克利的新書《消融的西藏》
​ ​雅魯藏布江是一條發源於西藏,流經中國、印度和孟加拉國的國際河流,全長3848公里,是世界最長的跨國河流之一,在印度被稱為布拉馬普特拉河 (Brahmaputra River),在孟加拉國被稱為賈木納河。作為上游國家,中國在這條國際河流上修建大壩一直備受關注並飽受爭議。按照中國國務院頒佈的能源發展「十二五」 規劃,中國還將在雅魯藏布江上游再興建至少兩座水電站。
*或引發國際用水危機*
據印度時報報導,藏木水電站的落成必然加劇印度和孟加拉國對山洪暴發、泥石流等地質災害的擔憂,因為這關乎下游數以百萬計人口的生計。孟加拉國也對中國在雅 魯藏布江幹流修建水電站可能會環境和生態構成影響表示嚴重關切。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在一次例行記者會上被問到有關問題時回答說:「中方對跨境河流開發 利用一貫持負責任態度,實行開發與保護並舉的政策,會充分考慮對下游地區的影響。規劃中的有關電站不會影響下游地區的防洪及生態。”
中國官方的說法是藏木水電站是一座徑流式水電站,沒有蓄水功能,因此不會給下游產生任何影響。但連官方的環球時報也承認如此規模的水電工程不可能對下游完全沒有影響。德國之聲援引國際水資源問題、水利工程專家王維洛的話說,「具體影響是在缺水時增加爭水的矛盾,發生洪災時增加洪水的威脅。”
巴 克利對美國之音表示,中國沒有與鄰國簽署國際水資源分享協定,這將增加未來中國與印度爆發水資源危機的風險。「聯合國有一份國際水道公約,是在1997年 提出的,就是讓有關國家分享水資源,但這份協定用了17年才開始實施,因為沒有國家簽署。亞洲唯一一個在這份公約上簽字的國家是越南。其它國家都沒有簽 署。簽署這份公約實際上對各國來說是有好處的,但其它亞洲國家沒有簽署。但說到底,這份公約也沒有任何約束力的,而且中國也完全不受類似協定的限制。”
*中國水電的問題是提前完工*
巴克利表示,西藏的環境問題沒有得到足夠的關注,這在一定程度上是因為西方媒體記者無法自由進出西藏報導。他說:「來自西藏的新聞報導不多,因為我們在那裡 沒有記者。西方記者不能到那裡報導。只有獲得北京審批的記者才能去西藏,他們都是親中共的。所以西方媒體上關於西藏的報導不多,我們只能看中國媒體的報 導,但這些報導並不客觀。”
巴克利認為,問題的另一方面是因為中國的很多大型水電專案都在暗地裡先行上馬,工期進展迅速,從而避免抗議和麻煩。他說,當中國宣佈要進行一個專案時,這個 專案可能都已經開工很長時間了。以藏木水電站來看,新華社稱該工程耗時八年,但實際上該工程2010年7月才正式獲得國家發改委批准,同年9月正式開開 工。
「在中國,建設水電站的問題是他們不但能夠準時完工,而且往往是提前完工,這在西方是聞所未聞的。比如中國說要在2006年前建成一條通往拉薩的鐵路,他們一 定說到做到。實際上他們可能在2005年就能完工,是提前完工。中國將傾盡全力。中國提前完工的一個原因是他們不想看到抗議。因此要在抗議出現前就儘快完 工。這是中國的策略,就是偷偷摸摸地把工程完工。因為一旦工程完工了你再抗議也來不及了。」 巴克利說。
*水電利益巨大*
巴克利表示,這些大型專案背後有巨大的經濟和政治利益,涉及到很多大型的中國國有企業。「他們需要這些工程,他們要不停地建大壩,因為水電工程需要很多水泥、需要很多渦輪機,這就帶動了這些行業,這是個賺錢的行業。建水電站是個賺錢機器,它需要很多原材料。所以中國要不停地建水電站,不然工程就做完了。建 設水電站背後牽扯很多利益。”
在巴克利看來,包括這些大型水電專案在內的對西藏自然資源的過度開發等同于對西藏進行生態滅絕。他說,生態滅絕不僅是對生態的破壞,而且是對整個生態系統的全面毀壞。他表示,這樣的毀壞正在西藏發生。
「世界很多地方的大型水電站都出現了問題,因為大型水壩影響整個生態系統。生物多樣性沒有了,當地人流落他鄉,而且是大量人口流離。小的水壩還好,但大型水壩的影響是巨大的。」他說。
*出路在中國民間*
巴克利認為,解決西藏面臨的環境危機只能依靠中國內地的力量,因為藏人自己不能組織環保團體,他們也不能舉行抗議。他說:「我認為唯一的辦法就是中國內地發出聲音。中國內地的環保團體必須發出聲音說,這麼做行不通。藏人是無法抗議的,否則他們可能會被抓起來、被失蹤,甚至開槍打死。但中國的環保團體是可以做 一些事情的。他們也的確做成過一些事情,迫使一些大壩停建。”
今 年8月,青藏鐵路的重要支線—拉薩到日喀則鐵路開通運營,另外一條從拉薩到林芝的鐵路也開建在即。巴克利表示,青藏鐵路延長線的修通將加劇西藏的生態和環 境危機,因為鐵路的開通將使得在西藏自然資源豐富的山南地區開礦和建壩更加便利,成本也更低,將會有更多來自中國內地的移民湧入西藏各地。他說,這就像打 開了「潘朵拉盒子」一樣,讓問題變得越來越難以解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