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中東動亂為中國敲響警鐘(一)

  • 張楠

一個月以來,從突尼斯到阿爾及利亞、再到也門、約旦和埃及,反政府示威風起雲湧、此起彼伏。騷亂的起因涉及貪污腐敗、物價飛漲、失業加劇、貧富差距擴大以及獨裁專制、社會不公、缺乏自由民主等。發生在西亞、北非的動亂給存在類似問題的中國敲響了警鐘,引起了中國人的關注和思考。

*小販自焚掀起中東抗議浪潮*

突尼斯的一名26歲男青年,父親早亡,為了擔當起養家的重擔,在街頭擺起了蔬菜、水果攤。但是由於沒有營業執照,他的貨物六次被城管部門沒收。

去年12月17日,為了抗議城管粗暴執法,他點火自焚,後因傷勢過重於1月4日死亡。他的死,讓早已對腐敗、貧富差距、高失業、高物價等問題不滿的民眾憤然走上街頭,引發了突尼斯獨立以來最大規模的社會騷亂。

事情並未就此打住。在短短一個月時間裡,抗議的浪潮席卷了從突尼斯到阿爾及利亞、也門、約旦和埃及的好幾個西亞、北非國家,要求變革的呼聲不絕於耳。

*世俗政權難除自身腐敗成為主因*

中國國際問題研究所副所長、中東問題專家郭憲綱說,二戰后到上世紀60年代,中東很多國家的世俗力量開始執掌政權,現在則面臨著新的挑戰。

他說:“我覺得,最最主要的是,這些世俗的力量,大多數都面臨著自己腐敗的問題。這是這次動亂的一個最根本的原因。它們對自己的腐敗問題解決不了,從機制上各個方面,它解決不了。”

以埃及為例,有報導說,埃及總統穆巴拉克的家產價值估計高達數百億美元。他在埃及有好幾棟豪宅。他的妻子和兩個兒子都是億萬富翁。

美國普林斯頓大學政治學教授阿曼尼 賈邁勒說,穆巴拉克政權貪腐盛行,盜竊公共資源為個人財富。其他中東國家也有類似現象。

*高失業率造成“中東青年震蕩”*

郭憲綱說,那裡很多國家都是家族長期統治,腐敗無能、體制僵化、效率低下,經濟問題處理不好,特別是失業率很高。

他說:“它創造的就業機會很少,而且這個地區的人口增長還是比較快,出生率比較高,年輕人佔的比例很大,找不到工作。輕年人找不到工作,在家裡呆著,那它不出事,還等什麼呀?我覺得,高失業率,這是引起人們對政權不滿的一個最主要的原因。”

聯合國的數字顯示,大約三分之一的中東人口在30歲以下。《紐約時報》的文章說,今天,整個阿拉伯世界有大約一億年齡在15歲到29歲之間的年輕人,他們中許多男青年沒有受過良好教育,因此難以找到好的工作,也買不起房子,甚至難以娶妻生子。

新華社說,儘管突尼斯官方公佈的失業率為14%,但是突尼斯一些經濟學家表示,失業率其實超過了20%,而對於15到29歲的年輕人而言,失業率可能超過了30%。正是這些失業年輕人成了此次騷亂的主力。難怪美國《新聞週刊》把該地區騷亂稱為“中東青年震蕩”。

*貧富差距懸殊令中國游客震驚*

此外,從新聞報導中還能看到這樣一些數字。在阿爾及利亞,四分之三的人在30歲以下,可是許多年輕人沒有工作,全國失業率高達25%;在約旦,物價持續上漲,大約四分之一人口處於貧困線以下,失業率達14%;在埃及,40%的人口每日收入不足2美元,18%的人生活在貧困線以下,通貨膨脹有時高達20%。

貧富差距是顯而易見的。一位最近去過埃及的中國游客說,令她感到吃驚的是,沿海旅遊街道跟近在咫尺的社區形成巨大反差。

這位中國游客說:“沿海的那條街道,完全是西方式的旅游 (區),潛水呀、曬太陽呀,這不是當地人的過時間的那種方式。如果你離開這條街,走到市區的話,我覺得特別震驚:沿海的地方消費的水平是離它很近的那個市區的10倍、15倍。完全是兩個世界!”

*政治改革滯後導致社會問題積壓*

除了貪污腐敗和貧富差距等問題,北京大學教授商德文認為,還有體制問題。

他說:“還有不民主,體制上的問題,就是獨裁專制了,像穆巴拉克,30年他也不選舉,獨裁,還想著傳位給他兒子。發展中國家,隨著資本、市場、民主這些理念的發展,它慢慢地人就會接近西方的一些普世價值。另外,生活上也不夠理想,種種的社會問題積壓。”

《紐約時報》專欄作家弗里德曼說,埃及政府已經浪費了整整30年時間。他們總是用這樣的說法來安慰自己的國民:“要耐心,埃及的發展會像尼羅河一樣,按照自己的節奏前進。”

現在,人民終於不再安於現狀了,他們湧上街頭示威,要求總統立即下台,呼籲進行變革。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