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中東動亂為中國敲響警鐘(二)

  • 張楠

一個月以來,從突尼斯到阿爾及利亞、再到也門、約旦和埃及,反政府示威風起雲湧、此起彼伏。發生在西亞、北非的動蕩給存在類似問題的中國敲響了警鐘,引起了中國人的關注和思考。

*中東騷亂對中國具有啟示作用*

分析人士認為,中東的騷亂對於中國有啟示作用,因為導致那裡反政府示威的諸多因素中國幾乎都有。在中國,腐敗橫行已經成為百姓對執政黨最不滿意的問題之一;物價不斷攀升,漲幅雖不如中東某些國家,但已令低收入人群叫苦不迭;貧富差距不斷擴大,基尼系數超過警戒線,達到0.5,社會處于可能動亂的“危險”狀態。

其實,如果單從經濟增長的角度來看,騷亂國家的表現並不算太差,中國更是獨領風騷。根據美國中央情報局提供的數字,2010年,埃及 GDP增長5.30%,世界排名49。這幾個國家中增長最慢的約旦,也達到3.40%, 高於美國、英國、法國、日本等老牌發達國家。中國則遙遙領先,高達10.30%,增長居世界第五。

*憲政改革滯後導致官場腐敗盛行*

北京政治學者周舵認為,中東國家發生騷亂,國家憲政改革滯後是主要原因。他說,沒有憲政對於政府權力的約束,肯定會出現腐敗盛行、官員濫用權力的現象。從這個角度說,中東的事件對於中國“太有啟發意義了”。

他說:“如果中共不盡快把憲政改革、法制推上軌道的話,將來五到十年之內,就是這個局面。在中國,如果說是某種极端主義勢力上台的話,那就不是伊斯蘭原教旨主義了,那就是‘新毛派’了、‘極左派’了。”

儘管在體制上中國跟這些國家有很大不同,但是往往被歸為同類,都屬於專制政權。根據《經濟學人》雜志的2010年民主指數排名,在184個國家中,約旦排名第117位,在騷亂國家中還算是最靠前的,中國排在第136位,最差的也門則排第146位。

2010年世界新聞自由指數排名也有同樣情況。根據“記者無國界”組織的排名,在幾個騷亂國家中,情況較好的約旦只排在第120位,最差的也門位居第170位。中國則名落也門之後,排第171位。

*中國若不改革將會失去可持續性*

北京歷史學者章立凡認為,現在中國社會已經到了一個節點上了,不改革,將會失去可持續性。

他說:“原有的30多年的中國模式(的)發展已經走到盡頭了。如果沒有新的格局出來的話,按現有的這種格局苟延殘喘下去,這社會是要撕裂了。現在,恐怕最大的問題還是一個利益的格局。就是說,現在社會沒有一個公正的分配機制,沒有一套從憲政角度能夠對政府進行監督的機制,而這個是非常危險的。”

*改革惠及民生 暫無動亂之憂*

但是,這是否意味著,下一個“解放廣場”就是天安門呢?美國《紐約客》雜誌一篇文章的答案是否定的。文章作者在埃及和中國都生活過。他說,埃及是一個處於停滯狀態的國家,無論其基礎設施、經濟還是領導層,30多年來均未有任何重大改善。而中國卻經歷了持續不斷、令人目眩、甚至劇烈的變革。

文章說,中國改革成果的分配並不均等,少數人通過貪腐和非公平手段從中獲益。但是同時,普通中國民眾的生活也在持續改善,其速度之快足以使人們感到沒有必要推翻現行制度。

北京大學教授商德文也認為,“茉莉花革命”至少目前不會在中國發生。他說:“老百姓鬧呢,他主要是經濟問題,吃飯穿衣這一方面。他能生活下去的話,誰起來造反呢?他不會起來造反的。中國目前經濟可以發展,雖然是有些問題,它慢慢地改善。”

不過他認為,政治改革是必要的。他提到,最近一個名叫“延安儿女聯誼會”的“紅二代”組織向中共建言,要求十八大以后逐屆推行全國黨代表直選。

*權貴資本劫持改革旗幟*

1987年的中共十三大就提出要進行政治體制改革,並拿出了一套構想。但是,1989年天安門事件後,改革停擺了。

章立凡說:“現在來看,正是由於這套東西停擺,造成了權貴資本把改革的旗幟劫持,改革已經發生了異化。現在改革在老百姓的心目中已經變成了另一種名詞,變成了一種‘掠奪’的代名詞了。那這樣,你這社會公正又從何實現?”

他提醒執政黨,不要從反面接受中東抗議浪潮的教訓,只知道鎮壓。他呼籲中共要懂得變通,知道妥協,弄清何為民主、何為共和。

*民眾希望改革別再拖延*

在中國互聯網上,人們也在討論這個問題。西蒙周在博文中說,中國現在面臨的問題都是體制性、結構性的。要解決這些矛盾,不能只靠嘴上說幾句動聽的話。

他說,在辭舊迎新之際,中國百姓們不想有埃及的動蕩卻想著自己的國家能穩定發展,更想新的一年自己能生活得暢快幸福,對執政黨唯一的期望則是該改的改起來,別再拖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