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維權人士劉遠東、郭飛雄 獄中身心嚴重受損

  • 海彥

與廣東民主維權人士劉遠東同一看守所的中國知名維權人士郭飛雄(參與網照片)

與廣東民主維權人士劉遠東同一看守所的中國知名維權人士郭飛雄(參與網照片)

據律師消息,兩年半來被關押在廣州市天河區看守所的廣東民主維權人士劉遠東,一直沒有放過風,沒有見過太陽,身體狀況不佳。此外,被關押在同一看守所的民主人士郭飛雄也已經745天沒有放風過,身心受到嚴重損害,引發外界關注。

廣東維權律師劉正清星期六在網上透露近日會見廣東街頭運動最早參與者之一的劉遠東的情況時說,劉遠東自述自2013年3月10日到看守所以來,已有兩年半沒有過放風、沒有見過太陽。

本身是生意人的劉遠東,2013年2月23日在廣州參加一個政治集會後,被以經濟罪名刑拘,後又以他在南方周末新年獻辭事件中表達言論的行為,加了一個“擾亂社會公共秩序罪”。廣州天河法院2014年1月24日開庭審理了劉遠東案,但至今沒有宣判,致使劉遠東一直被關押在天河看守所。劉遠東案開庭當天,一些西方國家駐廣州的外交官到場表達關注。

劉正清律師的情況通報表示,劉遠東還說,他所在的倉號空間狹小,擠滿了人,特別是2015年以來人員爆滿,不足40平方米關了35個人,有時達40人。他呆在裡面身體一天比一天差,二年多來經常拉肚子或者便秘,腸胃病很嚴重,還患上皮膚病,嚴重失眠,經常焦慮恐懼。此外,他從未收到過一封信,自己寫的信也發不出去。他現在記憶力、注意力、智商都大大降低,反應也遲鈍。

劉正清律師還介紹說,他8月20日下午會見劉遠東時,準備將他妻兒的生活照讓他看,剛拿出來就被值班輔警喝止,而隔著鐵絲網的4、5警察似乎早有準備即刻撲向劉遠東,律師還沒來得及跟劉遠東說一句話就被中止了會見。

劉正清找值班領導理論,該領導也表示生活照沒違規,可以給看,並安排周五上午會見劉遠東,但再次會見時又遭獄警刁難,堅持不將劉遠東提出來會見,後經值班領導多次協調,在等上一個多小時後才得以會見。

此外,據網媒等報道,自2013年8月8日被拘捕至今,廣東民主人士郭飛雄(本名楊茂東)在廣州天河看守所被關押745天沒有放風,律師幾經抗議無用。據報,律師在最近的會見中發現他的記憶力、表達和思維都已受到損害。

郭飛雄2013年8月在廣州失蹤,警方多日後證實他的下落。2014年6月19日,當局指控他參與和聲援南方周末新年獻辭事件,以及街頭舉牌,要求官員公佈財產,涉嫌‘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郭飛雄案2014年11月28日開庭審理,至今沒有宣判,仍被關押在天河區看守所。

美國人權組織人權觀察亞洲部研究員王松蓮星期一對劉遠東和郭飛雄在天河看守所長期得不到放風,身心遭受損害表示關注,認為他倆的處境違反了中國自己制定的法律和規定。

她說:“長時間被剝奪放風的權利,還有被迫在擁擠的情況下生活,這些都是違反看守所管理條例的。其實也違反了國際法,因為國際法要求政府必須要保障嫌疑人或是犯人,都必須要受到保護,不受到虐待或者不人道待遇。那就是令人想到,關於劉遠東和郭飛雄的不人道待遇,可能是報復他們的維權活動。”

中國國務院《看守所條例》第二十五條明確規定,‘每日應當有一至兩小時的室外活動’。中國公安部《看守所條例實施辦法》第二十七條規定,‘居住的監室面積平均每人不得少於二平方米’。

記者星期一致電天河區看守所的電話無人接聽,而查號台告知看守所沒有公佈對外電話。記者致電廣州市公安局督察大隊,電話無人接聽,而公安局信訪接聽電話的男子,在表示對看守所的情況不了解後掛斷電話。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