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馬丁•路德•金演講50週年━ 回顧南部種族隔離

  • 西姆金斯

馬丁•路德•金演講50週年━ 回顧南部種族隔離

馬丁•路德•金演講50週年━ 回顧南部種族隔離


50年前,馬丁•路德•金博士在美國南部為種族平等而奮鬥。當年因為地方及州政府的種族歧視法律旨在隔離黑人與白人,非洲裔美國人沒有基本人權與自由。美國之音記者西姆金斯到當地採訪,回顧當年。

阿拉巴馬州居民傑夫•德魯說:“這是伯明翰市中心北街,是種族隔離界線。”

德魯說:“這是阿瑟.肖爾斯的房屋,60年代3次被炸。”

傑夫•德魯不會忘記60年代美國南部種族隔離生活的滋味。

德魯說:“當時我躺在地板上看電視,突然間我和電視機都飛到了天花板。其實是從地板上被炸得飛起來。我第一次嚐到炸藥爆炸的滋味。”

德魯和家人在白人區不受歡迎。他父親決心堅守家園,於是就採取行動,防範仇恨團體襲擊。

德魯說:“建那堵牆的目的是為了防止3K黨的子彈和炸藥。”

法蘭姬•約翰遜在密西西比州長大。當年,種族隔離的標誌處處可見。

法蘭姬•約翰遜說:“白人有權利、黑人沒權利。生活中充滿了標誌符號,顯示白人這邊、黑人這邊。”

美國之音記者西姆金斯說: “伯明翰被稱為南方種族隔離最嚴重的城市。這裡的一個例子在歌劇院。白種人觀眾可以通過前門進入戲院,而黑色種族觀眾必須繞過街角的一個巷子裡進入一個門口標明只有有色人種可以進入的戲院入口。”

美國南部很多社區都通過法例,規定在學校、餐館、戲院和很多其他地方,分隔白人和黑人。

美國國會議員約翰•劉易斯說:“我當時就不高興。我看到那些標誌寫著:白人男士、有色男士、白人女士、有色女士白人等候室、有色等候室。”

馬丁•路德金說:“密西西比州一貫抵制任何行動,不願意消除種族主義。”

密西西比民權活動家霍利斯•沃特金斯記得當年一些不成文的規矩。

民權活動家霍利斯•沃特金斯說:“如果你在人行道上遇到白人,就要閃到旁邊低下頭,讓他們先過,否則就是不敬,遭到拳打腳踢或者坐監。”

1963年一名白人男子說:“我不贊成撤銷隔離,我贊成隔離,到死的那一天都讚成隔離。”

阿拉巴馬州州長喬治•華萊士說:“現在種族隔離,明天種族隔離,永遠種族隔離。”

1963年阿拉巴馬州長喬治•華萊士阻止兩名非洲裔美國人進入全是白人的阿拉巴馬大學就讀。在聯邦法警和國民警衛隊介入之後,華萊士退讓。這對他的女兒佩吉來說是一段痛苦的回憶。

阿拉巴馬州前任州長的女兒佩吉•華萊士•肯尼迪說:“當然它玷污了阿拉巴馬州,這也玷污了華萊士的餘生,即使後來華萊士改變了他對種族問題的感覺。”

美國前總統約翰•肯尼迪說:“我們有權期待黑人社區會負起責任,遵守法律。但非洲裔美國人他們也有權期待法律公正、憲法不分膚色。”

美國1964年通過民權法案之後,種族隔離的標誌就開始消失。數以百萬的非洲裔美國人,開始享有與當時佔人口多數的白人一樣的自由與權利。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