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莫言拒評劉曉波 引發褒貶不一的反響

  • 陳蘇

2012年諾貝爾文學獎者莫言12月7日在瑞典斯德哥爾摩一中學示範中國書法

2012年諾貝爾文學獎者莫言12月7日在瑞典斯德哥爾摩一中學示範中國書法

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莫言12月6日在瑞典斯德哥爾摩記者會上回答記者提出的有關劉曉波與新聞審查制度的答話,與10月份他獲獎的消息一樣,引發褒貶不一的強烈反響。

莫言星期四午間在斯德哥爾摩與近百家中外新聞媒體見面。記者不斷提出有關劉曉波的問題,希望莫言對中國的另外一名諾貝爾獎得主劉曉波的境遇表示看法和立場,追問莫言是否會運用其諾貝爾獎得主的影響力,去爭取劉曉波的自由,還問莫言是否會加入134名諾貝爾獎得主日前發出的要求中國政府釋放劉曉波的連署聲明。

莫言則反覆拒絕就劉曉波問題做出表態。他說,在得知獲獎的當天他就講過劉曉波,記者完全清楚,不清楚可以自己去查,他不再重覆。

莫言10月11日獲得2012年諾貝爾文學獎後,曾經出人意料地就劉曉波的境遇表示過態度。

他在家鄉的一個新聞發布會上說:“我對他後來的很多活動都不太了解,但是我現在希望他能夠儘早地獲得自由、儘早地能夠健康地獲得他的自由,然後,我覺得他完全可以研究他的政治,研究他的社會體制。”

中國官媒環球網12月7日以莫言所說的“當別人脅迫我幹一件事的時候我從來不幹”為標題報道這場記者會。環球網的文章說,面對外國媒體“咄咄逼人的反覆提問”,莫言淡定地回答。

他說﹕“我從來都喜歡獨往獨來,當別人脅迫我幹一件事的時候我從來不幹,逼我表態的時候我從來不表態,這是我幾十年來一貫的態度。”

然而,中國的網民似乎並不認為莫言的回答顯示了他獨往獨來的獨行俠風骨。

深圳網友“意難平”發問:“那你抄寫延安文藝座談會講話是主動獻身的了?”

網友“法學作家明一居士”說:“那就是說,退場是自主的,抄講話是自願的。”

中國網友指的是,莫言在2009年參加德國法蘭克福書展期間,因為異議作家貝嶺和戴晴出席,莫言隨表示抗議的中國官方代表退場;莫言2011年底參加了官方為紀念毛澤東延安文藝座談會講話發表70年而發起的活動,是抄寫毛澤東延安文藝座談會講話的中國百名作家中的一員。

也有網友表示理解莫言不肯討論劉曉波的做法,認為莫言走的是“當今中國社會有良知的人都在走的“微妙路線”,說這種做法“與其說這是一種悲哀,不如說是一種無奈”。江蘇揚州一名網友評論,莫言如果“憑著良心談就不能活著回來,昧著良心談就要背千古罵名,所以只有不談。”

獨立中文作家筆會成員秦耕對美國之音說,從莫言獲獎的那一刻起,如何談論劉曉波的問題就不可避免地擺在他的面前。秦耕相信,莫言獲獎當天有關劉曉波的講話才是他的真心話,現在這樣說是莫言在壓力之下的不得已而為之的繞行,絕不是莫言的本意。

秦耕說﹕“因為他是一個很有個性的作家,我也喜歡他的作品,他獲得諾貝爾文學獎我也覺得很高興,他的作品我也很欣賞。他的回答,作為一個能夠表現人性一面的作家,能夠展現各種環境下人們的生存狀態的一個作家,他心中真正的答案應該和他現在的答案是不一樣的。”

莫言在星期四的記者會上就新聞檢查制度發表的言論同樣受到廣泛關注。美聯社以“莫言說新聞審查是必要的”為題報道說,莫言表示對所有的新聞檢查都反感,而他又將新聞審查與機場的安全檢查相提並論,說如同申請簽證及通過海關的檢查一樣是必要的。

莫言在記者會上否認他曾經讚美新聞審查制度。他說,他從來沒有讚美過新聞檢查,他相信每一個國家都存在,只是尺度及方式不一樣。

莫言說:“但如果沒有新聞檢查,任何人都可以在報紙及電視上污蔑及誹謗其他人,相信任何國家都不容許。但是我想新聞檢查應該遵守的最高準則:只要不違背事實真相的都不應該檢查。違背了事實真相的都要檢查。”

中國知名新媒體人北風對美國之音說,莫言的這番話是中國官方掛在嘴邊的言論,沒有任何新意。北風說,一群靠官方豢養為生的中國作家已經接受了這種新聞審查合理化的說辭,但莫言如是說仍然會造成莫大的影響。

北風說﹕“在他的說法裡面,對新聞審查和不自由給予一定合理解釋的話,當然會對自由創作有莫大的影響,他合理化這種不自由的狀況,合理化新聞審查,在我們看來當然是不可以接受。”

莫言有關新聞檢查的言論遭到中國網民的一致批評,稱莫言故意混淆行政範疇的新聞審查和司法範疇的任意污蔑誹謗。網友“孫旭陽”說:“莫言明顯在以言辭作偽作惡,這下,最鐵的莫粉也不好意思辯護了吧。”

網友“花未央一世”說:“莫言,我不喜歡也不討厭,這段話卻讓我糾結了,沒有新聞檢查媒體就會隨意污蔑別人?這是甚麼邏輯?不綁著你的手就會去隨意殺人?”

網友“江海一蓑翁”說:“莫言的這段話說的實在太沒水準。新聞檢查是行政權力出於意識形態控制目的對新聞的干預,而是否違背事實真相,理應通過法律途徑來解決,這完全是兩碼事啊。”

同時,獨立中文筆會理事趙達功表示理解莫言有關新聞審查下能夠寫出好作品的言論。他對美國之音說,中國的現實社會是高壓的專制社會,作家生存困難,說真話是很難的一件事。趙達功說,莫言正是在中國嚴格的新聞檢查制度下,隱晦地、迂回曲折地表達了他對現實的思考與感受,智慧地運用想像、隱喻、魔幻等手法寫出感人的故事。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