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評中國高官死於任內

  • 陳蘇

《晚年周恩來》的作者高文謙( 資料照)

《晚年周恩來》的作者高文謙( 資料照)

中共中央機關報人民日報旗下的人民網刊登題為《幹部人事解讀:多位高官任內逝世引發關注》的文章。這篇求關注的文章顯然引起了關注。

人民網輿情監測室主任分析師單學剛10月16日發文,列出一個長達36名官員的死亡名單,稱這是據不完全統計,2008年以來在任期內因病逝世或因事故不幸遇難的黨政軍企領導幹部。他們多是50多歲,60出頭的年紀,最年輕的一位僅49歲。文章說,這些領導幹部的“早逝令人惋惜,也讓人再度把視線轉到黨政機關領導的健康問題。”

這篇求關注的文章求仁得仁,數家媒體轉載此文,多位網友發帖評論。

除了個別網友對高官早逝表示“悲哀”、“領導太操勞了”之外,幾乎沒有網民關注文中提到的這些任內逝世的官員給各個省市做出的貢獻以及他們的去世給各個行業造成的“重大損失”,更多的則是揣測官員的死因到底屬“正常死亡”還是“非正常死亡”。

*高危行業 高危人群*

網友“心遙”說:“沒做上大官的時候著急,當上了大官壓力就大,送禮的不收,你裝,收了又怕那天暴露,你說做官容易嗎,壓力過大的就英年早逝了。”

網友“山花”說:“有些官員,大吃大喝導致高血壓、高血脂,收受賄賂提心吊膽導致冠心病,才成了任內死亡。”

網民“偉自由毛毛188”說:“多位高官任內逝世引發關注,最年輕者不足50歲:這不足為奇,其原因很好解釋:‘公款吃喝撐死的,夜間風流累死的,黑心錢拿了太多閻王爺收去的,為官不正該死的,騎在民眾頭上作威作福作死的,總之該死!’”

《晚年周恩來》的作者高文謙一直關注中國官場。他認為,網民幾乎一面倒地對高官的任內去世不抱同情,反而冷嘲熱諷,反映了中國社會矛盾激化,官民對立尖銳和官場腐敗黑暗的問題。

高文謙說,毛時代的政治盡管黑暗,但官員畏於毛的威力,收斂行為。鄧小平時代,中國在鎮壓六四後意識形態破產,很多官員除了金錢不再信仰任何主義。到了江澤民、胡錦濤時代,官員這個行業已民心喪盡,威信盪然無存。他認為,前不久墜落的中國高官薄熙來就是他們中的典型。

高文謙說:“薄熙來表面上是唱紅歌,實際上以紅掩黑,行事沒有任何底線。官員的高危死亡跟整個官場的腐敗墮落、病入膏肓的大背景是連在一塊的。”

中山大學教授艾曉明以學者的嚴謹對人民網的有關報道提出質疑。她對美國之音說,這篇文章提出的問題與人們的常識不符。眾所週知,中國官員的職位愈高,他們享有的待遇愈好、福利範圍愈廣。

艾曉明說:“在這種情況下,還出現高官高死亡率的情況,就向全社會敲了一個警鐘,我們的權力是不是放在了健康極其脆弱的人的身上?這個國家在一群極不健康的人的管理下是一件非常危險的事。”

艾曉明對人民網此文作者希望傳遞的信息表示質疑,她說:他是想說高官的藥費報銷少了?待遇不夠好?還是想說高官的工作時間長了?她質問此文的作者,到底還想要人民拿出甚麼東西來保障高官們的生命與健康?

中國網民在人民網的跟帖中也在質疑文章作者此文的目的,並質問為甚麼不去關注更應該關注的人群。

網友“憤怒的小松”說:“這叫甚麼狗屁新聞啊?今年以來,任內非正常死亡的還有,勤勞樸素的環衛工人,朝不保夕的煤礦工人,嘔心瀝血的人民教師,汗滴下土的農民兄弟,建築工地的土木瓦匠,保釣先鋒的漁民大叔。他們最年輕的不足二十歲。”

網友“明月清風”則子跟帖中細數從事義務教育的英年早逝人群:“義務教育的很多老師沒有超過50歲就死亡了,卻很少有人關注。我記得的其中一位(曹忠林)在邊遠山區工作了兩年就死了,年僅22歲。還有一個在學校突發心髒病死亡,(朱仁江)年紀不到40歲。去年一個朱啟華46歲死在單位上,李金明死亡51歲。朱書友死亡50多一點,僅一個鎮統計。”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黃菊據信是中國改革開放30多年來在任期內死亡的職位最高的中共領導人。黃菊於2007年6月病逝北京。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