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俄羅斯人評價斯大林共產主義之犯罪行為

  • 白樺 莫斯科

90年代初的戲劇海報,名叫‘在鐮刀和錘頭之下’. 戲劇根據諾貝爾文學獎得主,俄國 作家布寧的散文改編.

90年代初的戲劇海報,名叫‘在鐮刀和錘頭之下’. 戲劇根據諾貝爾文學獎得主,俄國 作家布寧的散文改編.

民意調查顯示,愈來愈多的俄羅斯人主張不應忘記歷史,而應更多地討論和譴責斯大林政治迫害。分析人士說,俄羅斯目前缺乏在國家層面上對斯大林政治迫害和共產主義犯罪行為做出評價。
古拉格集中營分佈圖

古拉格集中營分佈圖


俄羅斯主要民意調查機構“里瓦達中心”剛剛發表的一份民調說,愈來愈多的俄羅斯人主張譴責和討論斯大林政治迫害,他們認為,不應忘記那一段歷史。有將近一半49%的人堅持這種觀點。相比之下,一年半前持這一觀點的人為44%,而5年之前為42%。與此同時,仍然有37%的人認為,對那一段不堪回首的歷史最好不要再提起。

在有關是否有人需要為斯大林的犯罪行為懺悔和認罪的問題上,民調顯示了俄羅斯社會的分歧,人們立場混亂。有28%的人強調無需懺悔認罪。有23%和21%的人分別認為,曾經簽署處決令參與政治迫害的共產黨領導人,以及那些命令的執行者應該對此認罪。還有11%的人認為,所有的俄羅斯民眾應對此承擔責任。同樣有8%的認為,當今的俄羅斯政治領導人應對政治迫害行為道歉。還有7%的人認為,需要認罪的是當今的俄羅斯安全部門領導人和共產黨領袖。

專門研究和調查斯大林政治迫害問題的“紀念碑”人權組織的主要成員拉欽斯基說,俄羅斯領導人應該出面公開譴責斯大林政治迫害,這樣能減少人們思維混亂。
索洛維茨克石頭。背景是前蘇聯秘密警察克格勃總部。在去年紀念斯大林政治迫害受 害者的儀式上,人們宣讀受害者名單。

索洛維茨克石頭。背景是前蘇聯秘密警察克格勃總部。在去年紀念斯大林政治迫害受 害者的儀式上,人們宣讀受害者名單。


拉欽斯基說:“迄今為止,俄羅斯還沒有一座由中央政府出面設立的國家級別的紀念碑,悼念斯大林政治迫害的受害者。這個象徵性的姿態十分重要,它能反映當今的俄羅斯政府對過去的極權專制體制的立場。這雖然是個象徵性的舉動,但可深深影響社會民意,能鞏固對共產黨專制政權犯罪行為的譴責。”

主持這項民意調查的“里瓦達中心”領導人古德科夫說,民眾一直主張應更多地談論斯大林政治迫害,不應迴避歷史。但目前的問題是,俄羅斯領導人或是其他有影響力的人士很少站出來公開譴責斯大林政治迫害,並評價共產黨統治歷史。古德科夫說,雖然人們都同意斯大林政治迫害是國家犯罪行為,但僅有少數人能公開講過去的共產黨體制是犯罪制度。

紀念碑人權組織的拉欽斯基認為,在蘇聯解體之後的90年代初期,當時的俄羅斯議會曾通過專門法律譴責過斯大林政治迫害。目前仍然健在的斯大林政治迫害的受害者,或是他們的子女也可獲得一些賠償,或是社會福利方面的照顧,儘管這些賠償和福利優惠現在看來都少得可憐。
拉欽斯基

拉欽斯基


拉欽斯基說,民間上俄羅斯社會中的許多人都在譴責斯大林的政治迫害,人們積極研究那段歷史,俄羅斯全國各地有許多同斯大林政治迫害有關的紀念碑或其他紀念性建築物。但在官方層面上,隨著俄羅斯政治氣候的變化,對斯大林政治迫害的談論和譴責愈來愈少。

拉欽斯基說:“在莫斯科就有不少悼念斯大林政治迫害受害者的紀念碑或紀念物。比如在瓦甘斯克,在頓斯克公墓,在布特沃區都有紀念碑。在莫斯科市中心的前蘇聯秘密警察克格勃總部前的廣場上,豎立著從當年的索拉維茨克勞改集中營運來的石頭。在莫斯科一些同斯大林大清洗有聯繫的大樓的面牆上,也有一些紀念牌匾。但這些紀念物都是民間發起設立的,同政府和官方都沒有關係。”

批評普京的俄羅斯自由派政黨“正義事業聯盟”領導人格茲曼說,這個社會民調反映了俄羅斯仍然有很多人不理解討論和譴責斯大林政治迫害必不可少。他認為,自從去年年底爆發反政府示威後,普京當局加大了對反對派人士的鎮壓,許多人覺得,俄羅斯現在愈來愈倒退回過去。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