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更多俄羅斯軍隊 參加烏克蘭東部戰鬥

  • 白樺 莫斯科

更多俄羅斯軍隊 參加烏克蘭東部戰鬥。(2014年8月24日)

更多俄羅斯軍隊 參加烏克蘭東部戰鬥。(2014年8月24日)

愈來愈多的媒體報道顯示俄羅斯正派出軍隊參加在烏克蘭東部的戰鬥。烏克蘭公佈了被俘的俄軍空降兵錄像。同時,在俄羅斯西部的一個空降兵基地秘安葬了被認為在烏克蘭被打死的士兵。俄羅斯官方否認有軍隊進入烏克蘭。

愈來愈多的跡象顯示,有更多的俄羅斯士兵正在烏克蘭東部參加支持親俄分離勢力的戰鬥。烏克蘭官方星期二公佈了10名被俘的俄羅斯空降兵的照片和審問他們的錄像。這批士兵都來自於俄軍精銳的第98近衛空降師的第331傘兵團。這支空降部隊駐扎在距離莫斯科不遠的伊萬諾沃州和克斯特羅馬州。

被俘的俄軍士兵說,他們是經過4天的行軍從駐地抵達到同與俄羅斯相接壤的羅斯托夫州邊界地區。8月24日凌晨3點,他們緊急集合搭乘裝甲車出發。

被俘一位名叫亞斯諾的士兵說,他們事先根本不知道被派到烏克蘭參加戰鬥。指揮官僅告知他們去參加演習。

亞斯諾說:“當我們進入烏克蘭的村庄後,我們發現了懸掛烏克蘭國旗的坦克,我們就明白我們是在烏克蘭,然後我們受到火力攻擊,我們的裝甲車被擊中,我們立刻跳車逃跑,然後我們被俘。”

亞斯諾說,在出發前,指揮官要求他們每個人把能證明自己身份的軍人證和私人證件留在營地。裝甲車和軍車的車牌號全部用油漆塗抹起來。另外在每個人的胳膊和腿上綁上白色布帶,以便區別敵人和友軍。

另一名被俘的名叫羅卡曼佐夫的裝甲車副車長說,他有一個女兒,妻子過一個月後將生產,俄軍士兵們很少有人願意去烏克蘭參加戰鬥送死。當他們意識到身在烏克蘭處在戰區時,他和戰友們都很害怕。

羅卡曼佐夫說:“因為我們意識到指揮官派我們去參加戰鬥,而對手是我們不應相互殘殺的人,這時我們就感到很害怕。因為我們俄羅斯的宣傳,在我們電視和新聞媒體上的宣傳同實際的情況不相符合。我們慶幸我們被俘,否則我們現在可能不會活下來。”

最新俄羅斯民調顯示,雖然有超過一半多的人主張支持烏克蘭東部的分離勢力,但僅有5%的人主張俄羅斯應出兵烏克蘭。

俄羅斯軍方承認被俘的是俄軍士兵,但強調這些俄軍是在邊界巡邏時可能是在沒有明顯標誌的地區不慎偶然進入烏克蘭的。俄羅斯軍方盡量淡化這起事件。軍方發言人說,有多達500名烏克蘭士兵在最近的幾個月有時攜帶武器,甚至是裝甲車輛進入俄羅斯境內,但俄方並未炒作事件,而僅是把這些烏克蘭士兵遣返。

從上星期六起,烏克蘭東部的親俄分離勢力全部對烏克蘭政府軍實施反攻,並重新控制了一些居民點。同時,多支坦克和裝甲車隊從俄羅斯最近兩天越過邊界進入烏克蘭。烏克蘭同俄羅斯至今有100多公里長的邊界被分離勢力控制。分離勢力和俄軍裝甲車隊的俄主要目標是濱海城市馬里烏波爾。

馬里烏波爾是頓涅茨克州第二大城市。在首府頓涅茨克目前被分離勢力控制後,烏克蘭的頓涅茨克州政府目前臨時在馬里烏波爾辦公。佔領馬里烏波爾不但能擴大戰區和分離勢力控制的地盤,最重要的是能打通從克里米亞和俄羅斯本土經過海陸向東部分離勢力運送補給的走廊。

烏克蘭媒體報道,一支前往馬里烏波爾的俄軍裝甲車隊被擊潰,當地烏克蘭守軍正嚴陣以待。

同時,多家俄羅斯非官方媒體報道,在俄羅斯西部的普斯科夫市郊,大約10多名被認為是在烏克蘭東部的戰鬥中被打死的俄羅斯空降兵在一天前被秘密安葬。有報道說,從烏克蘭返回的運送俄羅斯人道援助物資的車隊運回了這些士兵的屍體。

普斯科夫州議會議員師洛斯伯格對媒體表示,安葬儀式簡短低調,不讓外人進入。

師洛斯伯格說:“葬禮上有許多軍人,有許多警察,也有許多平民。我在當地的教堂裡看到了告別儀式,當時還有空降部隊的儀仗兵。”

普斯科夫是俄軍精銳的第76空降師的基地。烏克蘭媒體最近報道76空降師派出部隊在烏克蘭東部參戰。在一輛被烏克蘭軍隊繳獲的裝甲車上還發現了部隊的番號、俄軍指揮官的一些證件等。

參加頓涅茨克附近地區戰鬥的烏克蘭軍人說,他們的對手的確是第76空降師的軍人。一名烏克蘭士兵說,俄軍空降兵裝備很好,戰鬥也很專業,但感覺不到在戰場上俄軍表現非常勇敢。

幾個月前就有媒體報道俄軍特種部隊士兵在烏克蘭東部活動。但俄軍部隊成建制地一批批進入烏克蘭的報道最近愈來愈多。烏克蘭官方說,如果包括克里米亞,在兩國邊界上目前4萬多名俄軍能隨時入侵烏克蘭。烏克蘭分離勢力領導人扎哈爾前科最近表示,多達1200名武裝人員在俄羅斯經過訓練後最近進入烏克蘭,此外還有30多輛坦克和100多輛戰車。

俄羅斯對有關報道都予以否認。外長拉夫羅夫說,有關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的各種消息很多,但這些消息都不屬實。有關俄軍76空降師的一些報道,烏克蘭方面拿不出證據來。

十多年前車臣戰爭爆發時,俄軍最開始時也曾秘密派兵進入車臣參加戰鬥,但媒體報道後,俄羅斯官方當時也曾否認。

XS
SM
MD
LG